“快,快去看看电闸!是不是电闸又出什么问题了!”
    一行人立刻向着电闸房赶去,他们要搞清楚状况。
    他们在向着电闸房赶的时候,也又人向着他们这里赶。
    “罗队长,不好了,停电了!”
    罗列一听,脸色也是微微一变,这个情况,那是真的不好,因为,现在这样的环境,根本不可能停电。
    要停电,早就停电了。
    火力发电厂的电,那就早就停了。
    但是,他们这里的电,很大一部分都是风力发电,就算没人去管,那也能简直好多年不断电的,怎么可能突然就断电了!
    “你确定是停电了?“
    “能去确定,闸刀全部都是好的,我们也用电笔测试过,外来的线上根本没有电。”
    其他人的面色也难看起来。
    聂雨石这是看着远处,看着市区。
    吴老二的反应也很快,他们刚刚才讨论过一个事情,大家的心里都是有数的,只是没人愿意提起,他推了包老三一下,希望包老三来说责怪话。
    只是,包老三的脑子,那是真的不好。
    “二哥,你这是干嘛,你是停电了,你怕黑吗?拉我做什么!”
    这话一出,吴老二感觉满脸的尴尬,好在天已经黑了,周围的人根本就看不到他的脸色。
    只有老孟,那是站出来说了一句大家都不想听到的话。
    “很有可能真的被我们说中了,夜魔,这是找到我们这里的变压器了,还将其破坏掉了,他很快就会赶过来,牧老大,赶紧让兄弟们做好准备吧!”
    牧场主也是脸色阴沉的看着远处,他又掏出了玻璃光刀,按了一下上面的开关,顿时整把刀就发出了红色的光芒,根本他是的是绿色的光,但是他喜欢红的,就换成了红色的。
    “你们两个队长赶紧吩咐下去吧!今天晚上不会那么好过了!我们要做准备,和夜魔的血战可能就要开始了!”
    夜魔的到来,基本上在大家的预料当中。
    因为大家都知道,他是迟早都要来的。
    只不过夜魔来的速度,还是有点太快了。
    更重要的是,夜魔竟然找到了变压器,还将变压器破坏掉了,这才是最让人在意的地方。
    牧场主的反应很及时,他已经立刻吩咐两个散人队长去办事情了。
    这个时候,大家要做的事情是什么?
    当然就是先集中起来,把火升起来,把木材准备起来。
    眼前的情况,已经是这个样子了,你还想做什么?
    你什么也做不了,唯一能做的事情,那就只有一个,就在夜魔来之前,准备好今天所需要的木材,将火点燃,让火火烈火燃烧起来。
    只有燃烧的火焰,才能阻止夜魔的强大攻势。
    两个散修队长的反应速度也很快,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主要负责联系人的,这种时候,他们丝毫不乱,只要将下面的人联系到,其他的人织染有人去通知。
    不过,已经有自觉的人,开始行动起来了。
    因为昨天晚上有过一次相似经历的经验,灯一停掉,就已经有人在操场里面,开始升起火来来。
    一点点的火星在几个人的包围下,燃烧起来。
    而旁边也有陆陆续续的人在来来回回。
    他们的手里面,都抱着一些东西,有些是布料,有些是泡沫,还有的就是塑料和木材。
    凡是能够燃烧的东西,他们都拿了出来。
    要知道,今天他们大多数人外出所找到的东西,那都是与燃烧这两个字有关系的。
    能燃烧的东西,都是被他们找回来了的。
    这些能燃烧的东西里面,都有些什么呢?
    其实也没有什么,这些东西里面最有的就是布料。
    布料像是不要钱的被人包了一堆堆出来。
    虽然,这些布料都是他们找来的,还真的不要钱,但是,只有布料,那是肯定不行的,布料能燃烧多久?
    布料根本就燃烧不了多久。
    能够燃烧的久的东西,只有煤炭,木材和煤油。
    其他的东西,那都是在点火的时候,会燃烧得很旺盛,可是那段时间一烧过,里面根本就燃烧不气来。
    好在,后面抱着木头出来的人很多,抱着衣服之类的,那就少了。
    三堆火焰,就在昨天点火的那个位置燃烧了起来。
    很快,火焰的光辉就照亮了周围的环境,而火焰的中央,也有着很多的人聚集在一起。
    而聂雨石他们呢,也在搬运木材。
    他是和老孟一起去搬运木材的。
    因为,老孟的工作室里面,有着用来尝试刀快不快,锋不锋利的木头。
    现在,那些木头将会发挥更大的作用了。
    现在,火焰的两边,已经堆起了比火焰自身还高的材料堆。
    不少人也找出一个凳子,在地上坐了起来。
    现在,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聊谈,等待夜魔的到来。
    夜魔没到来之前,他们已经把能做的都做了。
    二十几把玻璃光刀,里面能分配给其他的人,也就不到一半。。
    这些人,都是牧场里面,实力不低于五兄弟人。
    五兄弟当中,包老三的武器,也被分配出去了。
    因为胡老大和吴老二商量过后,得到了这样一个结论。
    这个结论就是,以包老三的脑子,玻璃光剑拿给他用,感觉就是浪费。
    说不定,刀还没有看在夜魔的身上,就不知道在半路被包老三搞到哪儿去弄坏了。
    三堆火焰的中间,全部都是人。
    “哎,谁和我换一下位置啊,我遭不住了,这个火太大了,把我的全身都烤汤了,感觉在这样下去,我就要变成烧烤了,谁和我换一下位置?”
    “不换,你自己换个面啊,要烤熟,那就让两面都烤熟啊,只烤熟一面不好!”
    “要不要我去找点孜然过来?撒上一点,更有味道一点。”
    因为夜魔迟迟不到,这些人已经开起小玩笑,让现场那紧张的气氛得到了不小的缓解。
    然而,这个缓解并没有什么用处。
    会紧张的人,还是会紧张,特别是遇到一些古板的人,还是会让气氛更紧张。
    “你们在开什么玩笑,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吗?也不知道夜魔是不是在旁边看着我们,要是在大家都笑呵呵的时候。”说话的人咽了口唾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