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玉胆怯地低下头,避开了韩尘冰冷的注视,韩尘却还是一动不动的。苏小玉怯得心里头直打鼓。她一贯果断干脆的,可此时此刻却犹豫不决,不知道该强势下去,还是该认怂。如果强势下去,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能跟韩尘杠到什么时候,毕竟,她至今心里头都还当他是师父,至今都是有些怕他的。如果认怂的话,她是真的不甘心呀!她差点就把命都给赔出去才换来归灵丹,总不能败在他这里吧?
    怎么办?
    苏小玉并没有犹豫太久。她最终还是果断抬头看去,道:“这是我卖命得来的,你必须服下!张嘴!”
    韩尘突然开了口,“为什么?”
    苏小玉不解,“什么为什么?”
    韩尘又道:“为什么要这般卖命?”
    苏小玉想也没想就回答:“你是因为救我才负伤的,我自然要报答你。”
    韩尘道:“你受伤的时候还是本尊的徒弟,本尊有责任救你,你不必这么感恩戴德。虽然本尊不喜欢你将来会用到这颗丹药,但是,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苏小玉立马反驳,“秘法是我强求的,失败也是我急功近利,欲速不达!你提醒过我,我没有听话才自食恶果。此事我当自己负责,与你无关……”
    韩尘也要反驳,苏小玉却不给他机会,又继续道:“你跟我已经不算师徒了,也就不相干了。我不喜欢欠不相干的人恩情。”
    一听这话,韩尘骤然蹙眉,呼吸似乎沉了几分。
    苏小玉说的自是气话,见韩尘眸光的冷意更甚,她又一次低下了头。然而,这一回韩尘却靠近了她。他似乎生气了,似乎有话要说,可是,他又迟迟不开口。
    苏小玉并不知道韩尘靠近,她犹豫了片刻,突然抬起头来,就这么毫无预兆地看到韩尘逼近在眼前的俊脸。苏小玉瞬间愣住了。这几年,她从跟韩尘拉拉扯扯到被韩尘明令禁止动手动脚,就从未同韩尘靠这么近过的。这样的距离,她不仅能清清楚楚得看到他那双冷情的眼睛,还能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他扑面而来的清洌气息。
    明明相处了好几年,已非常熟悉这个师父了,可也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苏小玉却觉得陌生。或许也不叫说明,总之她说不明白这种感觉,就好似……就好似韩尘师父是记忆里的韩尘师父,而眼前这个男人是另一个人。
    男人……
    这字眼让苏小玉心跳猛地一咯。一时间,她突然觉得那洒在自己脸上的气息变得炙热了,那盯着自己的眼神也变得灼热了。
    男人,男人呀!
    对,师父是个男人!
    她当然知道师父是个男人了。可她像是突然开了窍,这个时候才意识到师父是个男人那意味着什么,才意识到师父一直强调的“男女授受不亲”不仅仅是礼教,还藏着另一层意味。苏小玉的心跳不自觉快了起来,她甚至有些心慌,可到底在慌些什么,她也摸不着头脑。这种感觉是她前所未有过的。
    苏小玉也渐渐蹙了眉,莫名其妙想退,想躲。这时候,韩尘开了口,他压着怒意,冷冷说道:“本尊不要便是不要,再闹,休怪本尊不客气。”
    苏小玉这才缓过神来。于百感交集,千头万绪里,仿佛过了很久很久,而实际上却不过片刻罢了。她退了,退了好几步,脱离韩尘的气息包围才得以重新呼吸,也才得以恢复冷静。
    她看了看手里的归灵丹,又看了看韩尘,沉默了片刻,问道:“你当真不要?”
    韩尘很绝情,“不要!”
    哪知道,苏小玉更加绝情,她随手就将归灵丹丢了出去,冷哼,“得,丢掉喂狗!”
    韩尘瞬间手握成拳,咯咯作响。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如死水一般的心境早已被这个小徒弟扰乱了。她的一句话,就能轻易激怒他。显然,他并不擅长处理这种情绪,他伸手一隔空虚爪了一把,那归灵丹就飞入他手里,而后选择了沉默,转身就走。
    苏小玉倒是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赢了。她连忙跟上韩尘。步行到拴马处,韩尘仍旧不说话。他牵着缰绳,在树下等着。苏小玉累得要命,一到就跃上马。她想喊韩尘也上马,可转念一想还是作罢了。任由以前韩尘怎么提醒,教育,她都没在意,而如今却是主动避讳了。
    韩尘瞥了苏小玉一眼,确定她坐稳了,便牵着马走。苏小玉知道他是不会再跟她废话什么了,也好,她也不想废话。
    就这样,苏小玉懒懒地趴在马背上,侧头看着韩尘,师徒俩安安静静往最近的城池而去。苏小玉不想废话,可却片刻都没有停止思考。尤其是看着韩尘那俊冷禁欲的侧颜,“男人”这二字就在她脑海里一直挥之不去。最后,她小声嘀咕,“苏小玉啊苏小玉,你完了,你心中有鬼!”
    真正坦荡的人是不会刻意避讳的,心中有鬼的人才会突然主动避讳!
    苏小玉慢慢地直起腰,俯视韩尘。许久,忍不住又小声嘀咕,“师父,你心中有鬼吗?”
    话音一落,韩尘就转头看了过来。苏小玉吓了一跳,身子猛地往另一边躲去,整个人就往下栽。韩尘急了,抓住她的腰带,同时凌空而上,将她整个人带离马背。
    马受了惊吓,跑走了。韩尘带着苏小玉落地,他放开了苏小玉,苏小玉的双手却紧紧攀住他的脖子,整个人挂在他身上。
    韩尘冷声:“放手!”
    苏小玉就算真摔下马被马踩了也不会怕,她怕的是韩尘听到她说的话。她慌张地放手,一屁股摔在了韩尘脚下。
    韩尘低头看她,没由来的烦躁,又冷声,“起来!”
    苏小玉立马起身,也不知道是用力过猛还是太疲惫了,她刚站起来就晕眩了,眼前一阵黑一阵白的,身子晃了晃,就往韩尘身上倒了去。
    苏小玉昏迷了,只记得韩尘任由她靠着,双手一动不动的。在失去意识的那一刹,她还颇为担心韩尘听到她的嘀咕,生气了,把她丢在这荒山野外。韩尘并没有听清楚苏小玉嘀咕了什么,也没有将她丢下,而是喂了苏小玉归灵丹,背着她徒步离开。
    苏小玉醒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抵达城门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