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安歌的心脏一点点的加快,虽然他们已经亲吻很多次,但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还是让她有些紧张。
    紧张到她身体僵硬,不能做出任何的应对措施,就这么任由那两片薄薄的唇落在她的唇上。
    在那一刻,她的一颗心犹如被松脂包裹的琥珀,静谧停顿,无限远。
    周围响起热烈的掌声,如疾风暴雨般的落下来。
    他们只是深情的望着彼此,一眼万年。
    就在大家都沉浸在这份美好当中,突然一个女人端着杯酒朝他们疾步走过来。
    容凌感觉到了,身后急促且沉重的脚步声,他下意识的回头看去,但还没看清是谁,随之而来的是一大杯红酒朝着他们泼过来。
    不!
    准确的说是朝着慕安歌泼过来。
    他没时间多想,更没去看泼酒的人是谁,在感受到危险的时候,发自本能的将慕安歌给罩进自己的怀里。
    就这样,满满的一大杯酒就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全部都泼在了容凌的后背上、脑袋上,甚至流进了脖子里。
    “容凌……”
    慕安歌惊慌的看着他,伸手去拽他的外套,“快脱下来,里边的衬衫应该还没湿。”
    容凌很是顺从的配合着她,一双眼却紧紧地盯着对面站着的女人。
    慕熠南几步跑到慕安歌的身边,拉住了慕安歌的手,“妈咪你没事吧?”
    慕安歌揉揉他的小脑袋,“没事。”
    空气似乎是一瞬间就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众人都被吓得张着大嘴,等着迎接接下来的疯狂暴雨。
    刚刚大家还在说没人敢惹慕安歌,现在容悦不但敢对慕安歌动手,还是当着容凌的面。
    这是不想活了?
    容凌冰冷的声音出口,“你想干什么?”
    “为什么?你为了这个女人都六亲不认了是吧?就算我妈跟你没有血缘关系你不心疼,爸呢?你连爸你都给送进拘留所,你还是个人吗?”容悦气急败坏的朝着他喊。
    容凌一张脸沉如铁铸,“你爸妈一直算计着杀我,送他们进看守所是我,你要是心里不平衡,大可以找我算账,别找别人麻烦!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容悦气疯了,大声嗤笑,“若不是慕安歌丑闻报道的满天飞,你又何至于对我妈下手,你还不都是因为她。”
    她说着,伸手朝慕安歌冲了过去,“你给我过来,你特么有能耐搅事,现在倒是当起了缩头乌龟,你给我出来!”
    慕安歌沉着一张小脸,立在原地连都动没动。
    容凌便一把扣住容悦伸过来的手腕,脸上犹如北风呼啸,“你找死?”
    容悦气的想要把手挣回来,“她就是想搅和的我们这个家不得安宁,若不是她的出现,你会对我妈和爸动手吗?”
    容凌看着她狠狠道:“会!潘辰兰的帐我迟早要跟她算,你最好不要走你妈的老路,否则我同样不会手下留情。”
    容悦看着绝情的容凌,眼泪顿时涌了出来,“你还想赶尽杀绝对我也动手是吧?就为了这么一个女人,你至于吗?”
    容凌道:“这是我的老婆孩子,你说我至不至于?”
    容悦指着慕安歌边哭边骂,“慕安歌都是因为你,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容凌脸色更加阴沉,像是酝酿着十二级的风暴,声音也是寒意蚀骨,“我说的话你听不懂是吧?”
    说完,手一挥,直接将人给扔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