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046:他活了十八年,第一次遇到这种人

    “不走我继续脱了啊!”

    殷琉璃直接起身离开了……

    算你狠。

    只是——

    这到底是怎样一种奇葩?

    他活了十八年,第一次遇到这种人。

    阮随心见他离开了,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来。

    呵呵。

    跟我斗?

    脸皮厚得过我么?

    将衬衣穿上,扣好扣子,背上书包,她直接大摇大摆的离开了教室。

    此刻整个学校的人几乎都走光了。

    她也不怕人看见,直奔女厕所而去。

    只是在她走后,殷琉璃的身影再一次的出现在教室外的走廊里。

    恰好看见她离开的背影。

    那抹触目惊心的血迹……随着她走路的姿势,在裙摆上舞动着。

    他嘴角不由一抽。

    默默的走进了教室,鬼使神差的将那封静静的躺在课桌上的情书,丢进了书包里头。

    而后,转身离开。

    只是走到一半,他脚步不由一顿。

    回头朝着教学楼的公共女厕所看了过去,眸光不由一凝。

    嗯?

    怕鬼?

    给个教训?

    让她以后收敛一点?

    别总作死……

    于是——

    阮随心在女厕所里换好卫生棉,准备离开学校回家。

    可是……

    尼玛谁把女厕所的门给锁住了?

    我勒个去!

    出不去了怎么办?

    她直接无语望青天了。

    眼看着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她开始有些着急了。

    现在天还算是亮着的,她还不怎么害怕。

    一会儿要是天黑了,这空无一人的学校里,女厕所可是最吓人的地方。

    光想一想就令人毛骨悚然好吗!

    尼玛这到底是谁这么缺德啊?

    居然对她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来。

    不知道她怕鬼么?

    她开始想办法。

    四下一打量,女厕的卫生间除了被锁住的门就是一个通风的窗户了。

    可这里是三楼啊!

    她跳下去必死无疑好吗!

    门也踹不开,因为人贵族学校无论是什么东西,都质量超级好的。

    她试着踹了好几脚,脚都踹疼了,可们却一点都没损坏。

    好吧!

    天要亡我也啊!

    可她阮随心可不是普通人。

    三楼是吗?

    老子不跳,老子爬下去还不行吗!

    她先想办法爬上了比她人还高的窗户上,而后将玻璃窗给移开,朝下一看。

    立刻就胆儿怂了。

    我去。

    这么高。

    这要是一不小心没爬稳当掉下去了,那绝对是要被摔死的节奏啊!

    怎么办?

    天已经快要全黑了。

    她回头打量了一眼阴森森的女厕所,只觉得这里就是地狱。

    想要马上离开。

    深呼吸了一口气,她开始翻了身,吊在窗户的边缘,往下踩去。

    不巧,正好踩到一个空调箱。

    她站稳之后,又继续寻找下一个突破口,恰好二楼教室的窗户台阶在那。

    她又顺着窗户台阶往下爬。

    到了二楼,她也就没那么害怕了。

    这么点儿高度,跳下去应该没事吧!

    也没地方可爬了。

    于是她直接深呼吸了一口气,闭着眼睛跳了下去。

    不巧,下面居然是个垃圾池。

    不知道踩到了什么玩意儿,她脚一歪,扭了一下。

    生疼生疼的。

    尼玛!

    阮随心差点没崩溃……

    因为这地方是个角落,所以贵族学院的垃圾池设立在这里。

    几乎全校的垃圾,都是往这里倒的,包括厕所里的垃圾……

    而后被统一运走。

    完全可以想象得到,到底有多恶心。

    阮随心忍着脚上的疼痛感,差点没泪奔。

    王八蛋。

    若是知道是谁干的。

    老子觉得跟你没完!

    狼狈不堪的爬出了垃圾池,阮随心一瘸一拐的朝着学校的地下车库走去。

    她的跑车就停在那儿。

    此刻离放学时间已经过了将近两个多小时了。

    人几乎都走光了。

    只有依稀几辆车停在那里。

    陈青青从书包里掏出车钥匙,按了一下开关。

    寂静的停车库里,立刻响起一声响亮的“滴“声。

    她一瘸一拐的朝着跑车走去。

    突然,不远处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她脚下的步伐不由一顿。

    这么晚了,学校里居然还有人?

    而下一刻,她就看到了非常奇迹的一幕。

    殷琉璃居然浑身狼狈的朝着这边冲了过来。

    他的脸色很冷,很苍白。

    嘴角有血迹。

    似刚跟人打过架一般。

    只是下一刻,他突然倒地不起了。

    阮随心楞了一下,朝着他走了过去。

    她在他身前蹲了下来,拍了拍他苍白的脸道:“喂……殷琉璃,醒醒。”

    入手的触感,却冰冷至极。

    天。

    这不是死了吧?

    活人身上不可能冷到这种程度啊?

    她心惊肉跳的探了探他的鼻息,发现还是有呼吸的,不由松了口气。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爆呵声道:“一群饭桶,人呢!”

    “跑这里来了,应该走不远,我们快追!”

    “小少爷马上就要回国了,夫人的意思是,必须为他扫清一切障碍!”

    “是,那我们继续追,他身上的寒毒发作了,跑不远的。”

    寒毒?

    殷琉璃么?

    扫清一切障碍?

    夫人?

    难道是家族纷争?

    她来不及多想,因为脚步声越来越近了。

    迅速的搀扶起殷琉璃,朝着自己的跑车走去。

    尼玛听这群人的语气,是想杀人灭口呢!

    殷琉璃,这可是老子第一次救人。

    所以……醒来之后一定要好好感谢老子知道么!

    忍着脚上的疼痛,她举步艰难的将他带到了跑车边,打开车门将他扔进了车里。

    自己也跟着趴了进去。

    而后关上车门。

    因为跑车只有两个座位,且关上敞篷之后,空间很狭窄。

    放在位置上的话,外面肯定能看到里头有人影。

    她不得不将他放到了地上,而后自己整个人趴到他身上。

    感受到被压住,昏迷中的殷琉璃传出一声闷哼。

    阮随心立刻捂住了他的嘴。

    尼玛!

    人都已经靠近了,被听见咱们就全玩完了。

    那几个人说话的凶狠劲儿,绝对是带了家伙的。

    赤手空拳打架,才说不出这种口气呢!

    脚步声靠近,车外传来他们暴怒的声音。

    “没人!人到底给追去哪里了?他一个寒毒发作的人,居然还能被你们跟丢了,简直是一群饭桶。”

    “是不是躲车里了?”

    “一个个的检查!”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