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一脸同情的看着殷珏道:“那好吧……小叔既然不乐意,我就不为难你了,哎……好像要个未来婶婶啊!”

    而后一脸失望的表情,去了外头,开始遣散那些排得老远的大长队伍了。

    对于前面的人虽然没相亲成功,但好歹见到了殷珏本人,而后面的却连见都没见到,一个个的都失望至极得很。

    阮随心突然灵机一动道:“哎……我小叔说年轻的时候有段恋情,有喜欢的女人,那个女人却病逝了……因此 心已死,所以各位,真的是抱歉了。”

    可话虽然这么说着,却在转身要离开的时候,嘴巴里不经意间嘀咕了句:“奇怪了,明明从未听谁说起过,小叔以前有过什么恋情啊。”

    而后叹了口气,摇摇头,一脸失望的离开了。

    众人一听……阮随心作为殷家未来儿媳妇儿,已经都住进了殷家,就连她都没听说过,这是那位殷先生不想相亲,找出来的借口吧?

    所以……难道殷先生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

    莫非那些是同,下半身不遂的传闻,都是真实的?

    殷先生在隐瞒这个?

    一个有了这种想法,就开始影响了很多人了。

    那么多人排队,一起抱怨,消息绝对能传播得飞快……

    导致记者们,离开殷家之后,采访了这些来相亲,却没相成的女人,就有好几个,比较委婉道:“可能殷先生真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对啊……都四十多了,也没有过任何女人和绯闻,刚打听过,我舅舅也是殷先生他们那个年代一起上学的同班同学,从未听说过殷先生年轻的时候,和谁恋爱过啊!”

    “哎,不纠结了,强扭的瓜不甜……殷先生应该是有难言之隐吧!我们能理解的。”

    “对呀,殷先生这么为国为民,都能理解的嘛……”

    “走咯,来一趟殷家,也值了。”

    “哎,我们连院门都没排进去了……”

    “哈哈,好歹咱们也是和殷先生相过亲的人,值了!”

    “对对对,说出去咱们都倍有面儿了。”

    最后,人群都散去,没多久,微博上,网络上就爆出了殷珏难言之隐的事儿。

    算是给殷珏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能有什么难言之隐……不就那些是个同,下半身不遂的谣传吗!

    殷珏知道,差点没气死。

    晚上一家人吃饭的时候,眸光阴郁的看向阮随心道:“你传的?”

    “少污蔑人,我可啥都没干!”

    “我没信。”

    “你信不信关我屁事,反正我没干!”

    “阮随心!别激怒我。”

    “让你属下开枪打我啊!”

    殷珏忍无可忍的站起身道:“你想让全天下的人知道,我喜欢的人,是你未来婆婆厉流香吗?”

    阮随心脸色一沉道:“你若不要脸,老子干嘛要拉着你!喜欢自己亲嫂子,你特么还觉得自己光荣了是吗!”

    而后话落,只感觉周身的温度,都有些冷了下来。

    扭头一看,她家琉璃宝宝已经脸色阴沉到了极致。

    抬眸看向殷珏淡漠道:“不要从你嘴巴里,喊出我妈妈的名字来!”

    殷珏直接翻了个白眼道:“是她逼的。”

    “她可以逼……你不能说,如果真要现在就开始拼得鱼死网破,我也会毫无顾忌的!”

    殷珏似笑非笑道:“琉璃,跟我比你还嫩了些,不过无聊陪你们玩玩罢了!”

    “嗯,现在时机的确还不成熟,随心陪你玩……但小叔你也要玩得起才对!输不起的人,往后只怕没人会跟你玩。”

    “谁输不起了!”

    阮随心立刻道:“你!”

    殷珏语噎,挑眉道:“算了,不跟你们计较了!接下来不玩了,我打算先把伤养好,阮随心你那些小伎俩还是收起来为好!

    若不然,真拿你身边那些朋友开刀,也够你们喝一壶的了。”

    阮随心皱眉道:“你应该还没卑鄙无耻到那份上吧?据我了解,你折腾的都是你憎恶的人,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可没影响到你过。”

    “足以牵制你们,够了!”

    这也是,为什么殷琉璃和阮随心,拼不起鱼死网破的原因了。

    还真是……牵绊多啊!

    法律制裁的手段,算是殷琉璃选择的最好的方式了。

    阮家,妈妈的仇恨,全靠他了。

    默默的在心底同情了殷琉璃一把,阮随心给他夹了一筷子菜道:“琉璃宝宝,吃饭!不理会这种禽兽不如的人去!”

    又给殷骜夹了一筷子才道:“我未来公公你也吃,别被禽兽影响了吃饭的心情,咱们好好过日子就成。”

    殷珏表示对阮随心动不动就骂他已经产生了免疫力了,毕竟,被骂多了。

    晚上睡觉,殷琉璃和阮随心说起明天就要开始上学的事儿。

    阮随心沉默了一下道:“我的转学手续也都办好了,皇家学院,和美丫他们作伴去,如果我们都上学了,白天家里可能就殷骜和殷珏两个人了,这样对殷骜很不利啊!”

    “殷骜可以上班。”

    “对哦!那我们每天看着他去上班离开后,再去学校?”

    “可以。”

    “让殷珏一个人待着吧!也不知道是什么心理,明明相互生厌的人,却非要和我们一起住!烦死人了。”

    “他……羡慕我们。”

    “呵呵,变态有羡慕人的资格吗?自己的人生,自己给玩坏了,跑来羡慕别人?我看只要是他羡慕的东西,全都想毁掉吧!”这话一说,阮随心立刻傻眼了。

    对哦,殷珏是抱着这份心思,才逼迫他们一起住的吧?

    殷琉璃似乎早已明了,淡淡道:“嗯,不能掉以轻心。”

    变态的思想……不喜欢的,让自己羡慕的嫉妒的,全都想要毁掉,眼不见为净的那种心态。

    阮随心直接无语望天花板道:“管他的!老子过自己的日子!”

    直接将被子拉到头顶上,将两人都笼罩在这私密的空间里。

    而后……开始为所欲为。

    整个房间,都是被子里包裹着的两个人,那一块的动静。

    就是动静突然有些大了,滚着滚着就滚床下面去了,却丝毫不影响两人办事儿的进度。 而后是……一室不可描述的画面,不能详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