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闵俊挑眉道:“你做不到!”

    殷琉璃这里的人,都不是那种没有人性的人,相反,他了解过,这些人几乎都因为感情用事,影响了很多他们的计划进度了。

    阮随心冷笑一声,直接筷子一拍,蹬蹬蹬的跑上楼,一边道:“你看老子做不做得到。”

    上楼就拿了一根匕首下来,等绿百合被人带来了,冲上去就是一刀插入绿百合的小腹处……下一瞬,鲜血横流。

    绿百合痛苦的闷哼一声,整张脸都快扭曲成一团了……

    “随……随心,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为了逼走你男人啊……讨厌死了,没事啊,一会儿就给你治疗伤口。

    “……哦。”继续保持,一脸痛苦的表情看向李闵俊。

    李闵俊嘴角疯狂的抽搐着道:“抱歉,我闻到了鸡血的味道……”

    众人:“……”妈卖批了,白准备这么久了。

    绿百合索性都不装了,恢复正常道:“你赶紧走吧,别留这里碍眼了,烦你!”

    “要走一起走。”

    “哟呵,还跟我倔上了是吗!”

    “随你怎么说,今晚必须带你回家……还有殷琉璃,我才发现……你女人居然是个奇葩!”

    这种把戏,也能玩的出来,不嫌幼稚吗?

    殷琉璃淡淡道:“我就喜欢这样的。”

    管着吗?

    李闵俊嘴角一抽道:“嗯,你喜欢就够了!”

    “而且……你女人难道不奇葩?”

    “……”也奇葩的。

    全部奇葩到一块儿了,所以才能上演这么乌龙的事情来。

    所以谁都别说谁好吗!都一样。

    阮随心已经习惯别人说她奇葩了,所以很无所谓,对于她来说,奇葩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夸赞。

    毕竟谁能比她更奇葩,不引以为耻只引以为傲了。

    可绿百合却表示不满道:“谁特么奇葩了!李闵俊,你今天还有完没完了……”

    “伤口包扎好了?”

    “关你屁事!”

    “跟我回家……”

    “想都别想!”

    “乖……你想知道的,我全都给你解释一遍。”

    绿百合闻言,有些犹豫了……

    他知道她的一切,她却只知道片面。

    但。

    “抱歉,我不是很敢相信你的话,前一脚说想给我一个家的人,后一脚就变得让我不认识了,没有安全感的事儿,老娘不想干了。”

    “那么……如果我说我什么都不要了,只要你,你也不信是吗?”

    “你能问出这个问题,就足够让人不信服了,李闵俊,你已经彰显出来了你足够的野心了,迟早有一天,我们会为敌!所以,虚话少说……真有那份心,请给我来点实际的。”

    阮随心差点鼓掌叫好了。

    没错,来点实际的。

    这大半夜的,她也算是看出来了,李闵俊对绿百合是真心的,有野心,也是真心的。

    绿百合的要求,还真有点为难他了。

    但。李闵俊却眸中闪过一抹惆怅道:“我可以退让……你跟我出国,国内的事情我不管,但国外之后我们之间的战争,即便没有我,也会开启的……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无论如何,那条路我总要去试着走一走,

    若不能成功,起码也无憾了……殷琉璃,我想若是你,也会如我一般吧?”

    殷琉璃淡淡道:“我不是你,随心也不是绿百合……若是我,我愿为她放弃所有!”

    李闵俊微微眯了眯眼道:“那你倒是放弃啊!”

    “抱歉,那场战争,是她要陪着我去的……我为她而战!”

    李闵俊也是没辙了,无奈,将视线看向绿百合,好声好气的道:“我也为你而战,不好吗?我把世界上最有钱的国家打来,双手奉给你,让你做女王?”

    好吸引人哦……

    绿百合下意识的就接了句:“然后我再养一个国家的男宠?每天不同男人给我上?”

    “……”你想多了!

    阮随心直接哈哈大笑道:“李闵俊,感觉小夫妻平淡的生活,更适合你们!但,你的野心很难被磨灭掉……百合,跟他走吧,去国外,支走他。”

    这么光明正大的说要支走别人真的好吗。

    李闵俊真的是无语了,阮随心这个名字,他早有所耳闻,之前还在一个剧组搭过戏,不过用的并不是这张脸。

    再没有见过这样的女人了……

    绿百合撇了撇嘴道:“算任务吗?”

    “嗯,任务!”

    “行……出任务的话,我还是乐意的……殿主,随心,希望能够帮到你们!”

    “这算大忙了,去吧,等回头给你几个头等功,按琉璃殿奖金方式发放。”

    “哇!发财啦!李闵俊你个鳖孙还不快走!你今晚不跟我从头到尾的说清楚,我只要能从你手中逃掉,便再也不回去了。”

    李闵俊松了口气道:“好好好,什么都告诉你。”

    就听阮随心突然道:“百合,等等……”

    “怎么了,随心?”

    “友情提示……这厮会不断的换脸,你之前上的那些男人……我的意思是,估摸着很久之前,你就被这厮给盯上了,其他的自行想象吧。”绿百合挑眉道:“想到了……这样也好,之前还觉得自己脏呢,现在感觉干净了那么些,随心,殿主……我明天就带他出国,短时间内绝不回来,你们在国外注意安全啊,有事情随时联系,到时候有需要用

    到我男人的地方,随时告诉我,我有的是法子让他出手。”

    这种时候……就我男人我男人的喊了。

    李闵俊嘴角都开始抽搐了……但,也知足了。

    总归承认了是她男人了不是。

    “好,你也是,注意安全,别再做出自残的事情了啊!”

    只觉得,人与人之间的缘分,也是有限的。

    绿百合就那段时间跟了她,后面还没有橙心和紫心在她身边的时间多。

    但终归,只要她好,过的幸福就好。

    因为看出这个男人,是真心在乎她,所以才让走的。

    否则……若是阴险小人,你看今晚能从她手中带走人吗!

    折腾了半个晚上,阮随心打了个呵欠道:“殷琉璃,困死了!”

    “所以尽快解决了?”“嗯?让你属下被带走,不高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