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珏,殷骜,殷琉璃三人脸色不由一变。

    殷骜最先惊诧出声道:“爸,你要做什么?”

    殷琉璃也皱眉道:“爷爷别乱来。”

    就见殷老爷子一脸苍凉道:“不乱来,琉璃无需担忧……和随心那丫头一起去外头等候着吧!”

    “不……”

    “这个时候,犯个什么倔?”

    就见殷琉璃眸光暗淡道:“我妈妈跳楼前,哄我睡觉……那种不安的预感,我又有了。”

    殷老爷子苦笑道:“有了又能如何!琉璃,这世上,很多事情发生后,就真的再也回不去了!既然你不肯出去,那便留下吧!

    殷骜,殷珏,给你们用完家规之后,心里服气吗?”

    殷骜垂着头道:“服气。”

    殷珏眸光阴郁的看着他,没有说话。殷老爷子淡淡道:“殷珏,看来你是不服气的!罢了,也不重要了……殷家祖传下来的家规,子不教,父之过!我殷战养出来的两个儿子,犯下这么多不可饶恕的错,都是

    我这做父亲的责任,

    殷珏,你心里有多少恨意,冲着我来!

    今日,我必然给你一个交代!”

    说着,那手中的匕首突然间高高举起,对着自己的手臂,就是重重的一匕首下去。

    下一刻,鲜血横流……

    “爸!”

    “爷爷!”

    “殷老头儿,你干啥呢!”

    疯了吗!

    就连殷珏,都有些傻眼了。

    这老头子,居然对自己下狠手……

    “不许过来!”殷老爷子一声嘶吼,殷琉璃脚下的步伐止住。

    阮随心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死老头子,这是想虐谁呢!

    就听殷老爷子继续道:“殷骜,这是还给你的!子不教父之过……我对于你的亏欠和过错……”

    而后,那匕首从手臂上抽搐,飞溅出血花。

    殷琉璃飞速的冲过去,将殷老爷子拿着匕首的手腕捏住道:“爷爷,不可!”

    “放手!”

    “不……爷爷若心里有气,可插我一刀,您年纪大了,受不得这种伤害。”

    “我殷战就没想过要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放手!”

    “不……”

    “琉璃,听话!我殷战,这辈子不想欠任何人的,到死都不会欠!都说儿女都是前世的债,我全部都还清楚还不成吗!

    放手!”

    殷老爷子双眸赤红的瞪着他道。

    殷琉璃被殷老爷子眸中所散发的决绝,惊得愣住了。

    殷老爷子立即趁机将手腕给恢复了自由,下一刻,那匕首不是朝着手臂插去,而是自己的腹部!

    又是重重的一匕首插入。

    这下就连殷珏都嘶吼出声了。

    “殷战,你疯了吗!”

    就见殷老爷子嘴角勾起一抹苍凉的笑容道:“殷珏……你会在意吗?”

    “你是神经病了吗,要这么做?”

    “我就问你,你在意吗?”

    “在意个屁!我巴不得你们全部都死了,死光了才好!”“哈哈哈哈哈……你是觉得死我一个,都不够给你偿命的吗?殷珏,这是我还给你的……无论是前世欠你的,还是这一世欠你的,都还给你……我赐予你生命,最后还你一条

    老命……够吗?

    不够你说,我再来一刀……我殷战,不想活着看到明天的太阳,

    所以,今日谁也不许送我去医院,我不接受任何治疗!”

    阮随心眼泪都流出来了。

    “殷战,你这又是何必呢!”

    “丫头……你不懂,那心口,就跟压了快滔天的大石头一般……只想,将那块石头搬走,哪怕是死,都想能活得轻松点……不想带着那么大块石头一起死。”

    阮随心喉间一哽道:“那么,你轻快点了吗?”“好多了……殷珏,你走吧……走的远远的,从今晚后,你已经被殷家除名了……再也不是殷家子孙了,殷骜这一代,一脉单传,琉璃这一代,也是一脉单传……殷家已经没

    你一席之地了……走吧,

    再也不要回来了,也不要伤害殷家任何人了……否则,我老头子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欠你的都已经还清楚了,滚吧!

    殷珏默默的起身,眸光复杂的看了他老人家一眼道:“殷战,如果我说,你所做的这些,全部都是无用之功,你会气吐血吗?”

    “我老头子问心无愧便罢!滚吧!”

    “哈哈哈哈哈,好一个问心无愧,那么,我也想说,我所做任何事也全部都问心无愧……”

    “滚!”一口鲜血,从口中喷涌而出。

    殷老爷子觉得自己做完这么多之后,真能无心无愧了,能够不被气到了,该做的已经都做了。

    但依旧吐血了。

    简直作孽啊!

    阮随心已经忍无可忍的冲过去道:“殷珏,再不滚,老子保证你没机会滚了。”

    殷珏挑眉道:“嗯,阮家大小姐说这话,我信!只是你们确定要放我走么?确定想清楚了吗!”

    “今晚,谁都不会违背殷战想要做的事情……你明知道,何必在这里问!”

    “呵呵,一个老匹夫罢了,有何好在意的,既然如此,琉璃,好好想想,小叔之前跟你说的话。”

    殷琉璃脑子里迅速的出现,殷珏那次所说的……如果他和他一起去赴死,他就放阮随心一马。

    当即淡淡道:“痴心妄想。”

    他怎么可能,会丢下阮随心一个人不管?

    殷珏是个疯子,他不是。

    殷珏闻言,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道:“那就走着瞧~!我这人,鲜少有想要做的事情,却做不到的时候。”

    说完这句话,殷珏抹了一把嘴角的血液,大摇大摆的走出了书房大门。

    而殷老爷子,已经彻底的昏死过去了。

    “医生,快请医生过来。”

    当晚,殷老爷子和殷老夫人双双病倒,被送去了医院抢救,好在两个老人爱都命大,有惊无险的被抢救过来,送去了重症监护病房。

    病房里,殷骜,纪晴洁,殷琉璃,阮随心守候在里头,面上的表情都挺复杂的。

    任谁都想不通,殷老爷子这到底是要整的哪一出。

    有种就亲手弑子,留天下一个太平。却亲手弑自己!也真的是没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