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都知道,当官的最在意两个权力,人事权和财政权。 这两个权力,又以人事权更要紧,官场权力意志的体现,都要是靠人的。

    张文定的打算,从张文定自身的原因出发,他只是想找个用得顺手的人来办事,可是这个事情在别的人看来,那就是他的手伸得太长了,有那么点想插手人事安排的嫌疑。

    人事归张程强分管,可是最终还要一把手田金贵点头才行得通的。

    虽然说一把手不直接管人事,可是事实上,仍然是一把手说了算。以市委为例,组织部长负责人事问题,可是有关人事方面的问题,组织部长还要跟专职副书记汇报情况,到最后还要书记点头才行。

    戴金花在旅游局虽然地位超然,一把手二把手都会给她几分面子,但那是建立在她不乱伸手的基础上的,现在张文定请她帮这个忙,她就觉得事情相当为难了。她欠张文定有人情,而且还不是小人情,现在张文定开口相求,她是没办法拒绝的,可是真要帮忙的话,田金贵和张程强会怎么想?

    看了一眼张文定,戴金花缓缓道:“这个事情,你跟田局长和程强同志沟通过吗?”

    张文定摇摇头:“姐姐,我也不瞒你,这个事情,我也是刚刚有这么个想法,马上就到你这儿来了,哎,我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跟领导去沟通。”

    戴金花就叹了口气,道:“我找个机会沟通一下吧,不过,这个事情恐怕难度相当大啊,局里没有空编,你要能到大编委要个编就好办多了。”

    大编委是跟小编委对应的,真要说起来,大编委是真正的编委,小编委其实不叫编委,而是编委办公室,只不过平时编委的具体工作其实都是编委办公室做的,所以,大家就把编办叫成了小编委。

    问编委要编,而且是一个副科的编,这肯定得市长高洪签字才行——市长同志兼任编委主任呢。

    张文定自然不可能跑到编委去搞这事儿,对他来讲,要一个副科的编,与其去编委,还不如从市委组织部那边想办法更靠谱一点。

    当然了,这些情况,他自然不会跟戴金花说出来。

    虽然戴金花并没有很痛快地答应,可是能够说出这个话来,张文定也相当满意了,毕竟这个事情确实是太难为人了。

    见着戴金花没有拒绝自己,张文定心里松了一口气,就继续往深谈了:“编确实是个问题,先借调吧,看看行不行。哦,忘了跟你讲,我预想的人选是开发区招商局副局长白珊珊,借调到局里嘛,就去市场开发科吧。先负责跟投资商的谈判,再搞市场开发,这个同志我是了解的,干这方面的工作是把好手。”

    说完这个话,张文定就微笑看着戴金花,他才不相信,戴金花不知道孙光耀和白珊珊之间的关系。

    果然,听到张文定这个话,戴金花脸上的神情就变了几变,最终苦笑着伸手点了点他,道:“文定啊,你跟我还耍这种心眼!”

    张文定笑道:“姐姐,你可千万别这么说......”

    戴金花摇着头道:“行了,你呀,我呆会儿就去看看程强同志在不在办公室。文定,你给我出了个大难题啊,不过......就不过了,啊,总之还是要谢谢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家老孙一直说想和你坐坐的。”

    为什么戴金花说张文定给她出了个难题,却又要谢谢他呢?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儿子找了个新女朋友,对于儿子的新女朋友,她还是比较满意的,虽然比儿子大一点点,可是家里小有点钱,而自己又已经是开发区招商局的副局长了,可以说是个相当优秀的女孩子了。

    现在紫霞山旅游开发这个事情已经可以预见会成功了,毕竟两家公司现在在争这个项目呢,张文定的功劳跑不了,如果把白珊珊调过来,那白珊珊也可以说是白捡一笔功劳。

    虽然白珊珊还只是孙光耀的女朋友,二人还没结婚,可毕竟关系很亲近了,而且她知道儿子是准备要向白珊珊求婚了的,所以她得承张文定这个情——张文定是白珊珊的老领导,今天又专门跑来跟她说这个事情,那不是明摆着的吗?

    张文定知道这个事情戴金花肯定会尽力去办了,便笑着道:“今天晚上就有时间,我请姐姐和孙主任,就紫霞会所吧。”

    戴金花摆摆手道:“去哪儿你就别管了,今天就让我安排,啊?”

    张文定也不再坚持,点头答应下来,然后客气告辞。回到办公室,他脸上就浮现出了丝微笑,已经能够预感到白珊珊的事情没什么问题了。

    张文定要调白珊珊到旅游局来,现在他自己都不需要出面,而戴金花跟张程强和田金贵沟通的时候也不可能提到他,最多只会说是她儿子的女朋友,借调到旅游局当副科长充实一下任职经历——毕竟不是正式的婆媳关系,在一个单位别人也没什么好说的。

    如果白珊珊能够成为她的儿媳妇,那么以他们两口子的能力,将白珊珊下放到乡镇去当个副镇长什么的,还是办得到的,就算要选个条件好的镇也不是难度很大——别忘了还有个张文定呢。

    正如张文定所料,戴金花跟张程强和田金贵沟通的时候,说的就是想把自己儿子的女朋友借调过来充实一下任职经历。

    这个要求就相当正常了,当领导的,谁不为自己的子女着想?趋着手里还有点权力,为孩子们铺铺路,那都是人之常情啊。

    张程强和田金贵都没在这个事情为难戴金花,更不可能把这个事情往人事权方面去想,都笑呵呵地答应了,觉得用这么个事情,让戴金花领个人情,还是值得的——谁知道自己的孩子的工作会不会求到别人头上呢?

    这样的事情,与人方便与己方便嘛。只要不是那种死对头,谁都乐得做好人的。

    戴金花甚至都没有提过白珊珊的职位和名字,等到手续办妥,白珊珊到旅游局之后,田金贵和张程强想后悔也晚了。虽然觉得可能这其中有张文定的影子,可事已至此,人情已经放出去了,有什么郁闷,也只能憋在心里了。

    白珊珊虽然是借调过来的,可是张文定就没当她是借调的人,虽然她只是市场开发科的副科长,但跟两家公司沟通的相关事宜,张文定都让她去负责。

    他只管定调子布置任务,怎么完成任务他不管,由白珊珊自己想办法搞定。实在遇到大问题解决不了的,再汇报给他。

    不得不说,白珊珊干这个工作还真的很合适,有问题尽量自己解决,很少去麻烦张文定。

    短短一个星期时间,她分别和两家公司的人沟通商谈了五六次,充分做到了有理有利有节,两家公司的人都对她很是佩服,改变了刚开始觉得旅游局都是一帮子废物的看法。

    大方向上她没有决定权,可是很多细节上的问题,却已经谈了个七七八八,让旅游局上上下下都看到了什么叫认真工作的态度!

    有些谈判,是大问题上定了之后再商谈细节问题。有些谈判,大问题上双方都不肯让步,那就要从细节上着手,由细节上的进展推动整个事情往前进。

    紫霞山的问题,随江方面和投资商之间的僵持,就这么被白珊珊给春风化雨般的推动了。

    这个事情,并不是说白珊珊能力就比张功松强,而是二人身份不一样。

    张文定是市旅游局的副局长,如果像白珊珊那样子跟两家公司具体办事的负责人一条条地谈论细节问题,那么大事情上他就占据不了主动权了,到时候大事由着市政府的领导跟两家公司的老板谈吗?那旅游局便只能喝口汤了。

    很多大领导却不好办小事情,就是这个道理。

    但不管怎么说,白珊珊的能力确实让人刮目相看,而她的功劳,也是谁都无法抹杀的。

    白珊珊不仅仅只是推动了事情的进展,她更为两家公司合作开发紫霞山做了许多切切实实的工作,甚至说动了两家公司考察团队中很大一部分人。至于两家公司的老板会怎么想,那就不是她所能左右的了——毕竟她只是副科长不是副局长。

    这些情况,白珊珊都向张文定作了汇报,张文定心中一动,分别约李淑汶和苍龙柯谈了一次,他表示希望这二位可以考虑一下合作经营的路子。

    至于这两人如果真合作了会不会联合起来跟市里面讨价还价,张文定是一点也不担心——拆散他们比撮合他们可容易多了。

    如果最终这两家公司能够合作开发紫霞山,那投资额度肯定会相当大,而开发起来,速度也会快许多。

    不过这个事情毕竟不是那么简单的,就算是两家公司真要合作,也有许多东西要商谈,路要一步步地走,饭要一口口地吃。

    紫霞山的问题取得可喜进展的时候,徐莹在粮食局宿舍的房子也卖掉了,正式搬到了新买的房子住。张文定暂时还没买家俱,也还是跟她住在一块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