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都是一个钟情、专一的男人。”张定笑着道,“黄老师,我对你的爱,一如既往,从来没有变过。这一点,请你一定要相信,千万不要怀疑。”    黄欣黛笑着道:“你还亲过云丫头呢。”    张定顿时要吐血了,以手抚额,只能暗叹这烟历史要跟随自己一辈子了。    “丫头,这都是被你害的啊!”张定冲着武云道,“我的一世清白,这样被你毁了!”    “说得好像我跟你有什么似的。”武云冷哼着道,“你搞搞清楚,你是已婚男人,我是未婚少女。我们俩之间,谁毁谁清白啊?”    黄欣黛立马补刀:“更何况,你还是她姑父!”    “对啊,你还是我姑父。亲姑父!”武云加重语气道,“你看看你干的都是什么事儿吧,你总是这么对我,你对得起小姑吗?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这么一通瞎聊,张定感觉自己沉闷的心情缓解了不少,也不再去想武贤齐是不是要离开石盘了,直接对黄欣黛道:“黄老师,乐泉这次来的团队,是你的嫡系吗?”    “什么我的嫡系不嫡系。”黄欣黛笑着道,“考察团队过来,还是要全面评价,从公司利益出发的。最终能不能在燃翼投资,还是要看考察团队的意见。在这方面,你别指望我能够给你多大的帮助。我能做的,是让他们过来考察。”    说到这儿,黄欣黛长吐了一口气:“公司不是我一个人的公司,无论是决策层、管理层,还是基层职工,大家都要为公司的整体利益着想,公司才能够长远发展。”    “能够把燃翼列为考察目标,黄老师已经帮了我很多了。你放心吧,考察团过来,我一定把燃翼最好的一面展现在他们面前。”张定点点头,转换了话题,“你们的手机项目怎么样了,有具体的规划了吗?”    “大致差不多了吧。”黄欣黛道,“主要是人员还没到位。光我和云丫头两个人,也做不起来,还是要有专业人才,要有技术团队,才能够把项目搞起来。”    张定笑道:“感觉这是要去大厂挖人的节奏。”    “挖人是必须的。”黄欣黛道,“其实合伙人都谈得差不多了,有两个已经离职了,项目正在筹备之。另外还有一个,下个月离职,到时候大家一起做。目前来讲,还是一个产品定位的问题,我们心里都还在犹豫。”    “产品定位?”张定道,“你们不是开始只准备搞代工吗?怎么,难道一开始要做品牌?”    “代工和品牌一起做。”武云接话了,“代工是为了做品牌打基础,当然可以边打基础边做品牌了。只要资金充足,双线发展,完全不是问题。问题是,太烧钱了!”    “你不是有三亿美金吗?”张定很惊讶地问,武云居然会说没钱,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手机研发是很费钱的。”黄欣黛道,“不管是水果还是华威,他们一年的研发投入都是十亿美元以。当然了,我们不可能投那么多钱,我们目前也不具体自己搞各项核心专利的条件。所以,我们一方面做代工,一方面自己做手机,但手机肯定是低端机。不过,低端机也是分市场的……国内市场和国外市场是有区别的。”    “低端机还分国内市场和国外市场?”张定感觉自己有点理解不了这个思维模式,国外的手机进来不都卖得很贵吗?不都显得国产手机高端吗?    “国外市场也不仅仅只有欧美市场啊。”武云冷哼一声,“东南亚,甚至是非洲,只要声音大,样式都不怎么重视。对于智能手机,他们根本不管你处理器是什么型号。而且那些地方,治安也不怎么样,有些还有战争……手机在我们国内是消费品,在他们那儿是消耗品,换得相当快。”    消费品和消耗品,这个区别当然大了。    一瞬间,张定明白,为什么武云和黄欣黛两个从来没做过手机的人,敢冲出来做手机了——这种销往那些国家和地区的低端机,只要有渠道卖出去,根本不愁市场,而且这种低端机,成本很低。    这时候,张定终于明白,为什么她们俩敢把工厂设在燃翼了。    这种项目,除了人力成本高一些,别的成本,真的不高啊!    所以,只要解决了人力成本,那手机的成本价格又可以使劲往下压一大截。而燃翼这个地方,人均工资低得可怜,招工人太容易了。    “看来还是你们更懂市场啊。”张定笑了起来,“这么说来,到时候工厂设在燃翼,但你们公司注册并不在燃翼。对吧?”    “公司注册……”黄欣黛想了想,“这个还没定。初步意向,公司总部要么在南鹏,要么在京城。但如果你们县里给出一个我们拒绝不了的优惠条件,我们也有可能注册在燃翼,然后大不了把研发心放到南鹏或者京城嘛。”    这个,果然是商人本色!    张定苦笑道:“什么样的优惠条件是你们拒绝不了的?”    “这个简单,是一些别的地方给不了的条件。”黄欣黛笑嘻嘻地说道,“如十年免税什么的……”    “这个我真没办法答应。”张定连连摆手,“十年免税,我算级别再高两级,也没这个权力!”    “但我们如果总部注册在燃翼的话,对燃翼的经济带动,以及对燃翼的形象提升,可不是那点税收能够的。”黄欣黛继续道,“说起来,如果能够有一个出口利税大户在县里,你们县的重要性,算放在省里,那也是能够引起重视的。”    这个话,张定也认可。    但是吧,他真的没办法答应下来。    十年免税,算现在免了,到时候说不定会有无数的麻烦事儿。    可是,放任这么一大块肥肉到了嘴边却不能吃下,那感觉也是相当郁闷的。    这是出口啊!    产品出口,并不仅仅只是外汇这么简单。    这真的关系到了燃翼这个县的知名度和县城形象,这是无形资产,同时也是巨大的成绩。如果手有这种巨大的成绩,那对以后的进步是有相当大的助力的。    只是,燃翼真的太小了,知名度也太低,人家手机企业也要考虑个品牌形象问题。    虽说黄欣黛和武云要搞的手机目前定位为低端机,暂时也不在乎什么品牌形象问题,可毕竟投了那么多钱,而且也是有心搞品牌的人,那么,总公司所在地,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城市形象对于企业形象也是有很大提升的。    张定明白,这也是她们两个现在公司初创,对于公司的发展前景,也并不是看得特别清晰,所以在燃翼县给出特别好的条件的时候,愿意把总部设在燃翼。但是,等到公司真的走正轨,产能和利润都腾飞之后,公司总部,还是会往大城市迁的。    当然了,算是现在把公司总部设在燃翼,但公司的研发心绝对还是会放在大城市。这一点,黄欣黛和武云肯定会坚持,张定也心有数。    公司总部,说起来只是一个壳子,一个能够在纳税享受优惠政策的壳子。甚至于,算公司总部注册在燃翼,但这个壳子,很有可能真的只是一个壳子,而公司总部的管理人员与工作人员,极大的可能,与研发心的人员一起在大城市办公了。    现在,有不少公司是这么操作的。    “优惠政策是可以谈的。”张定到底还是不想舍弃这个,便笑着道,“十年免税这个不可能,但我们可以从别的方面,对你们公司进行一定的补助政策。啊,反正你们的工厂也准备设在燃翼,那把总部先放在燃翼,也便于管理嘛。”    “总部和工厂那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武云哼哼着道,“我这产品是要出口的,卖到国外去,说我们是石盘省望柏市燃翼县里的公司……跟人谈判的时候都底气不足好不好!”    “你这东西卖到非洲去,烟叔叔们还会管它是国哪个省生产的?”张定没好气地说道,“总部先放在我们县里,之后,你们公司做大做强了,如果总部想外迁,我绝对支持,没有二话!这总行了吧?”    “到时候真要做大做强了,算你允许我们总部外迁,估计市里省里也不会允许吧?”武云冷哼一声,“到时候,不仅仅只是你们县里说了能算的了。”    “你们企业为了更好的发展,真要外迁,市里省里还能够拦得住?”张定不以为意地说道,“那么多大型公司从这个城市迁到那个城市,不也迁了吗?”    “先不说这个。”武云摆摆手,“这个都是以后的事儿了,太远,聊不着。咱先谈谈眼前的事儿。十年免税你不肯给,那你投一笔钱进来吧!”    张定一愣:“我投钱?”    “对,你投钱。”武云认真地说道,“你不是有三亿美金吗?这笔钱我可以帮你操作,但是动用之前,我还是要给征得你的同意。也不要你投太多,一千万美金,怎么样?”    本书来自  //l/book/35/35499/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