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天宇听到师叔祖说的事情,心中一阵难受,这些话戳中了他的内心世界。『→お℃..co

    当年他和妻子也是如此,万一没有相遇,又或者没有师父出手千辛万苦找回来,后果是什么?他是真的不敢想象,也不愿意去想。

    再或者,他的师父晚一点找到他,他的妻子后果是什么?要知道,当时只有他出手才可以医治。

    再或者,万一段嫣然已经嫁人,后果又是什么?

    这样的事情他是真的接受不了,更不想去想。

    凌天宇深深地呼出一口气,他能够理解自己师叔祖的心情,下辈子万一遇不到了,怎么办?

    又或者找不到了?

    “我所知道的,能够找回来其它魂魄的,都无法用的上。”凌天宇道:“也有可能是我修为尚浅,暂时还不知道更多的办法。”

    “没有了。”阳顶天祖摇头道:“已经没有了,你能够想到的,我都想了,你没有想到的,我也都想了,依旧没有。”

    凌天宇闻言,只能摇头叹息一声,这件事他帮不上忙,要是重伤的话,他可以出手医治,相信以他的医术还是可以的。

    不过看这里的药材,他师叔祖的医术也是十分了得的。

    “主人,传说中到是有一本书,里面或许有记载,能够找到其它魂魄。”仙路到是开了口,它可是活了很久的。

    “什么书?”凌天宇听到,忙问道,要是有办法,可以一试的。

    “一本谁也看不懂的书,一本被称之为无字的书。”仙路回道:“相传在遥远的天罗山上,只是这座山已经消失了,无迹可寻。”

    “天罗山?”凌天宇听到,眉毛一挑,这座山他在一些野史中听到过,但只是一座没有踪迹的山。

    “这座山上怎么会有这种书?”凌天宇不解的问道。

    “是一个绝世不出的散人写下来的,但没有字,一度认为是废书,但碍于是那位散人写的,也就留存了下来,那座天罗山就是他的修炼之地。”仙路回道。

    凌天宇听到,在心中想了想,要是这样的话,或许可以找找看。

    “有什么办法找到没有?”凌天宇问道。

    “没有啊主人,消失的时候,凭空消失的。”仙路回道。

    凌天宇闻言,叹息一声,找不到,也更无法拿到那本无字书,既然是无字书,一定是需要参透才可以看到。

    所谓的散人,便是不属于任何人的麾下,甚至任何势力,任何家族,任何王朝,独来独往,这就是散人。

    阳顶天祖将棺材合上,看着凌天宇,他师兄一脉的徒孙,道:“荡魔门门主之位,既然要传给你,你就接了吧。”

    “有空你就打理,没空就不用打理。”

    凌天宇听到,这可无法拒绝啊,这可是师叔祖,他也没有资格拒绝,要是不知道这一层关系,拒绝也就算了,现在知道了,都是同出一门,想拒绝都没有办法了。

    “我知道了师叔祖,我接了。”凌天宇拱手点头道。

    “去吧。”阳顶天祖左手一挥,将凌天宇送了出去,再次现身时来到主事大殿内。

    荡魔天尊早已在等候,看到凌天宇回来,知道他师父见过了。

    “我接了。”凌天宇看着荡魔天尊拱手道:“没有想到,是同出一门。”

    “当然。”荡魔天尊笑道:“本就是同出一门。”

    荡魔天尊知道是他师父开口的,也告知关系了。

    “去取来荡魔门门主信物。”荡魔天尊吩咐人去拿来。

    既然接任了要,自然要有这个的,这可是证明。

    很快,一枚古朴的戒指送来。

    “这是荡魔门门主的戒指,只有门主才可以戴。”荡魔天尊亲自递给了凌天宇,叮嘱他戴上。

    凌天宇看着戴上的荡魔门门主戒指,他知道自己这一刻又要多了一个担子,打理荡魔门的事情。

    “你现在是荡魔门的门主,想过来的时候就过来,不过你的实力不够,还过不来。”荡魔天尊道:“这样吧,我让一人跟着你,他负责你往返的路程。”

    凌天宇没有意见,反正已经接任了,肯定有时候要过来的。

    荡魔天尊让人去叫来一人。

    一身穿铠甲的男子来到,很是威风凛凛,看的出来,是一个狠手。

    “这是荡魔门新任门主,以后你就跟着他,往返你就驾龙辇接过来。”荡魔天尊命令道。

    “是。”铠甲男子拱手点头。

    此人只有一个称号——冷面。

    凌天宇看了看时间,也该回去了,过来一趟,也算是知道了这层关系,分心处理事情肯定是要分心处理的,这是避免不了的,就累累吧。

    冷面驾着龙辇带着凌天宇离去,回了丹阁。

    荡魔天尊则是看着离去的龙辇。

    “小子,现在两脉都加在你身上了。”荡魔天尊喃喃自语一声,他们也要正式介入了,这盘棋热闹了要。

    没多久,凌天宇回到了丹阁,至于古世族和匈蛮王朝,依旧开战。

    凌天宇让陆中逊拿来了有关天罗山的所有记载,可惜,整个丹阁内记载这座山的踪迹,竟然只有一本书,还是一本杂记,看的出来,此山真的不好找。

    一番看,凌天宇只是看到了介绍,此山多大,多高,根本没有说具体在哪儿,完全是一本废书。

    “阁主,或许可以去纳兰世族看看,他们那里或许会有,此古世族内藏着很多古书,或许能够找到。”陆中逊道。

    凌天宇听到,想了想,这样也好,趁着这段时间去看看,也可以的。

    “你联系纳兰世族。”凌天宇道。

    “诺。”陆中逊点头,亲自出面,去和纳兰世族见面。

    尽管现在古世族和匈蛮王朝开战,他们的强者都没有出面呢,自然还是可以见到纳兰族长的。

    纳兰世族,大殿内。

    “族长,丹阁陆中逊求见。”纳兰世族一侍卫拱手禀报道。

    大殿首位上,一身穿黑色长袍的男子听到,放下手中看的古书,看着侍卫,到是好奇了。

    “大名鼎鼎的丹阁陆中逊过来是所为何事?”纳兰世族族长纳兰若好奇道。

    “回族长,并未表明来意,只是前来拜访。”侍卫回道。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