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天宇安心等着,他会问问北冥静音的,北冥静音会和他联系的。 ̄︶︺sんцつWw%W.%kaNshUge.

    看看这队人马是谁,连东城的皇上都要跟在后面,可见地位要高于东城的皇上。

    “不过看情况,这些人凌驾于东城之上。”司马徽道,这一点还是可以确定的。

    凌天宇知道东城有靠山,不过并不慌,他现在没必要问司马徽,司马平云马上接任司马家主之位,到时候想知道的,他随时可以知道,甚至知道的更多。

    不急于一时半会儿。

    “况家进去了。”司马徽指着况家家主道。

    凌天宇看了过去,况家家主已经进了狩猎宫正殿内。

    “皇上正在见那些人,况家家主怎么进去了?”司马徽不解起来,这个时候进去不是太合适的。

    凌天宇只是看着,进去干什么,回头就知道了,不用太着急。

    凌天宇坐了下来,喝起来茶水,反正人已经进去了,按捺住心情便可以了。

    四个时辰的时间,人才离去。

    东城的皇上亲自送走的,还是行的大礼送走的。

    “司马家主,皇上有旨,所有家主前往正殿听旨。”一侍卫进来禀告道。

    司马徽听到,忙收拾了收拾,尽管有伤势在身,也无妨的。

    除了回去的殷霄大人,其余家主全部赶了过去。

    东城的皇上坐在首位上,北冥静音没有在,太子也没有在。

    “召各位爱卿过来,有旨意宣布。”东城的皇上道:“东城现在繁荣昌盛,我想下旨封况家为一品王府,位列家族之首,其况家家主辅佐太子,各位家主可有意见?”

    此圣旨一出,无论是司马徽,还是其他家主,皆是一愣,这怎么回事?

    尤其是司马徽这里,四长公主都被囚禁了,甚至子孙充军,况家不说也这样,起码也要受到波及的,这非但没有,反而大大重用。

    难不成就因为况家有人掌管帝台么?

    要是这样的话,那司马家还有人掌管龙凤神门呢?

    现在不一样也降低家族等级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凌天宇也很诧异,况家竟然起飞了。

    “各位爱卿意下如何?”东城的皇上见众爱卿不回话,再次问道。

    与况家一条阵线上的家族,可是开心的不得了,况家起飞了,意味着他们也起飞了,这是好事情啊,他们也得跟着受益。

    “谨遵皇上旨意。”率先没有意见的是和况家一个阵线上的家族。

    司马徽等这一边的家族,不同意也得同意了,只能拱手同意。

    “既然各位爱卿没有意见,那咱们今晚就开始打猎。”东城的皇上到是兴趣来了,看的出来,心情很不错。

    “各位爱卿多多努力。”

    东城的皇上说完,起身离去。

    况家家主可挺直了腰板站了起来,很是趾高气扬,俯视着司马徽这里。

    司马徽也不弱他,毫不避讳他的眼光。

    凌天宇只是用余光看了一眼,转身离去。

    “况家突然受宠,我看和来的那些人有关系。”司马徽猜测道。

    “不是有关系,而是一定有关系。”凌天宇道:“那些人来了后,况家也进去了,走后,便得宠,很明显了。”

    “以后的日子要难过了。”司马徽摇头无奈道,回了居住之地。

    司马平云坐在茶桌处,他才准备接任司马家,况家就突然受宠,四长公主困难,他们却一路之上,以后司马家的日子肯定难过了。

    “很有压力啊?”凌天宇看着一脸颓废的司马平云道。

    “当然有了。”司马平云道:“况家一定会针对我司马家的。”

    “还是往死里面整。”

    凌天宇只是笑了笑,道:“针对是肯定的,不过不见得的。”

    “这样的受宠,无异于是打破平衡,你们东城的皇上不傻的,况家一家独大,那不是什么好事情,以况家在没有一家独大时,都和四长公主联手只手遮天。”

    “如今得势,只手遮天那是指定了。”

    “你们皇上心里跟明镜似的,会平衡的。”

    司马平云听到,眼睛微微一睁,这样的话,那还好,现在就看皇上怎么平衡了,也许会扶持一个家族上去与其平衡,要么就是想办法压制住况家。

    司马徽现在正在准备今晚打猎的事情,需要安排好的。

    “少爷,胡公公来了。”刚说完话,侍卫进来禀报道。

    司马平云听到,忙让人去请。

    凌天宇则是隐身而去,只需要听听就可以了。

    没多久,胡公公走了进来。

    “不用行礼,咱家只是带着口谕来的。”胡公公道。

    司马平云忙给胡公公倒茶水。

    “平云啊,今晚是打猎的时间,你要好好的表现表现。”胡公公道:“争取力压他们。”

    “今天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况家得宠,咱家实话告诉你吧,况家不好惹,隐藏极深。”

    “你要好好的表现,皇上现在要做的便是平衡朝廷实力,现在能够挑起来平衡大梁的,选来选去,也就你们司马家族。”

    “今晚这个机会一定要把握住,发挥你的箭术。”

    “你父亲现在马上隐退,你要接任司马家,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也是一个好的开端。”

    胡公公说完,起身,面带希望的拍了拍司马平云的肩膀离去。

    凌天宇随即现身。

    “前辈,您说对了。”司马平云叹息一声道,还真是会平衡。

    凌天宇并没有回话,而是想着刚才胡公公说的那一句话——况家不好惹。

    连东城的皇上都拿其没有办法,不光不好惹了,是隐藏的极其深了。

    况家恐怕将来会成为他的一大阻碍,难以覆灭的阻碍。

    “前辈怎么办?我箭术不是太好的。”司马平云道:“听胡公公的口气,要压制下去况家,可我不擅长箭术,怎么办?很难压制的住。”

    “有我。”凌天宇示意司马平云不用慌,论箭术,他可以横扫这里的所有人,就是况家又能够怎样?

    也怎样不了。

    司马平云听到凌天宇的话,心里微微安心了一些。

    没多久司马徽也回来,胡公公的事情也告知了,司马徽难免震惊,没有想到选中了他们司马家。

    “要麻烦您了。”司马徽看着凌天宇道。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