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天宇只是点了点头,一个比拼箭术,完全不在话下,实在是太简单了。Ω Δ..

    他的箭术,传承于他的师父,甚至有些箭术还是经过他改良的,更是精益求精。

    当年的凌天宇可是一个传奇,百发百中,例不虚发。

    “我还是先熟悉一下弓箭吧。”司马平云顿感压力大,没有办法,胡公公亲自过来,要他力压况家,实际上力压的不仅仅是况家了,而是况家这一边的家族,压力大的很。

    现在司马平云还要接任司马家,要是力压住了,那就是一个好的开端,更是接任之前的一个开门红。

    凌天宇见司马平云在熟悉弓箭,接过来弓箭看了看。

    “嘭!”

    一声清脆的响声出现,凌天宇拨动了弓弦。

    “去拿来匕首还有锥子。”凌天宇示意司马平云道,这弓箭不是太行,现在找好点的弓箭太迟了,就算是送过来也迟了。

    况且过来时,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程度,只能将这把弓箭修修,调整到最佳吧。

    司马徽亲自让人去找,在这里找到匕首和锥子还是很容易的。

    很快,东西送了过来。

    凌天宇看着弓箭,将弓弦取了下来。

    “去后山的湖泊内,抓几条鱼去,要只有三到四月大的鱼,八条就可以了。”凌天宇吩咐司马徽道:“此外去靠近泥土是胶泥之地的地方,找藤蔓,要绿色最显的藤蔓,一尺长就可以了。”

    “另外准备一盆碳火。”

    司马徽忙去准备,他知道凌天宇要修弓,这一点他到是没有想到,竟然会修弓,就是司马平云也没有想到。

    司马徽亲自去抓的,碳火早已准备好。

    凌天宇看着碳火,控制着温度,等着司马徽回来。

    没多久,司马徽回来。

    凌天宇拿起来匕首,看着那八条鱼,直接将脊部的一根筋取了下来,连取八条鱼的筋,这筋韧性不错,现在只能这么修改弓箭了。

    做一把上好的弓箭,需要时间的,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做好的,尤其对于凌天宇这种箭术可怕的人来说,一般的弓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

    凌天宇接过来毛巾擦了擦手,拿着筋在碳火上烤。

    筋有韧性不错,但温度必须恰到好处,高一点不行,低一点也不行,不然的话,韧性会减弱,必须将鱼筋发挥到极致,将韧性发挥到最大。

    凌天宇用了半个时辰才算是烤好。

    “匕首给我。”凌天宇将八条筋放好,示意司马平云道。

    司马平云忙递过去,凌天宇接过来,将藤蔓一点一点拨开,在碳火上还需要烤烤。

    司马徽父子看到凌天宇如此修改弓箭,完全是第一次看到,从没有见过。

    凌天宇将藤蔓变成一丝一丝,将其与原来弓弦重叠,旋即八条筋凌天宇以奇怪的手法将其连成了一条,覆盖在了弓弦上。

    凌天宇洗了洗手,示意司马平云拉拉看。

    司马平云忙手握弓,右手拉动,结果发现力道加大了许多,需要使用平常的三倍力气才可以拉开。

    司马平云松手,弓弦收回之声不大不小,和之前的弓弦完全不是一个等级。

    司马徽父子还是有些常识的,这弓改造的很好了。

    “箭给我。”凌天宇示意司马平云道。

    司马平云忙将一整簇箭拿了过来。

    凌天宇拿出来了十支箭,将箭头改造了改造。

    “记住,打猎的时候,要是距离远,你不要靠近,直接用这些箭。”凌天宇道:“到时候我会出手,你只需要放松身体便可以。”

    “知道了。”司马平云点了点头,将箭收了起来,耐心等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直到时间到,凌天宇跟着司马徽父子前往了地点处。

    一处靠近河流的地方,营帐早已搭建好,东城的皇上早已在等待。

    况家的少爷也在,都是身穿铠甲,骑着骏马。

    “各位爱卿,这里有各种猛兽,今天就比数量,谁的数量多,而且猛兽最猛,就将朕的宝贝宝润公主嫁给他。”

    “各位少爷,可要多多努力。”

    听到宝润公主,所有家族都蠢蠢欲动起来,这是皇上的宝贝公主之一,看来今天是选驸马的。

    那就没说的,必须赢。

    况家家主势在必得,他们况家现在得势,必须拿下驸马一事,这样他们况家更是强悍。

    况家的少爷也都是会箭术的,不怕其他的少爷。

    司马家这边的家族也都在准备,这样的好事自然是不能够放过的,无论怎样,都要比拼一次。

    “放松。”凌天宇见司马平云紧张起来,传音道:“越紧张,越会输,不要怕,中途我会帮你。”

    司马平云点了点头。

    “各位少爷,开始吧。”东城的皇上下旨道:“朕为你们烤好烤全羊,等待你们的凯旋。”

    圣旨下,况家的少爷率先上马,冲了过去。

    司马平云拉着自己的马,并没有那么快,而是看了一眼凌天宇。

    凌天宇点了点头,示意安心去。

    东城的皇上深深地看了一眼司马平云,他希望司马平云可以拿下此次冠军。

    “皇上,人已经安排好了。”胡公公小声道。

    “嗯。”东城的皇上点了点头道:“这次打猎,必须司马平云胜。”

    “老臣明白。”胡公公点了点头,他已经从皇宫调过来了最好的弓箭手,暗中帮助司马平云,此次冠军必然是司马平云是也。

    况家的少爷快准狠,上来就是开门红。

    其他少爷还在找。

    凌天宇提前叮嘱了司马平云,让他不要在乎野兽大小,先打下来再说,反正两个时辰的狩猎时间,不急的。

    凌天宇喝着酒,他的意念跟着司马平云的,同样,况家的少爷,他也在看着,看看数量差多少,他最后会一一补回来,甚至出手超过。

    现在不能够露太快。

    “才打下二十几个。”司马徽用神识看着自己儿子的情况道,和况家的少爷差距太多。

    宝润公主也在这里,只是没有露面。

    “司马少爷狩猎情况怎样?”宝润公主道。

    她父皇已经和她谈过话了,已经指婚了,就是司马徽之子司马平云。

    她对司马平云的印象到是有,但不是太深,不过听说人品不错。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