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这是怎么回事?”秦可欣诧异地看着。ω δwww..

    王旭东也不说话,神秘地笑着,随后就见到有辆小车开了过来,然后从车里下来了三个人,王旭东走过去与三个人握手,然后带着一起走进了三家门面里面。

    三个人,王旭东站在门面里面对其中一个人详细的说着,在门面的每个地方都在那指指点点对这个人交代着什么,另外一个人拿着尺子在门面里面量着,而第三个人则不停地拿手机拍照。

    秦可欣皱着眉头,大致明白王旭东这是要干嘛了。

    整个过程持续了四十分钟左右,最后王旭东给了三把钥匙给对方,对方就开着车离开了。

    “你要把这门面重新装修?”秦可欣问着王旭东。

    “对。”

    “你为什么要装修这里?与其要重新花钱装修这里倒还不如另外找出门面。你看这条街,基本上就没什么人流,而且,太破太旧了,谁会来这买东西呀?”

    “你说的对,可是我就是要破要旧,那些临街的崭新的门面我还不要。”王旭东笑着道。

    秦可欣皱了皱眉头,指着隔壁的门面问着:“那这两家门面是怎么回事?你租下来了?”

    “不,不是租,我买下来了。”

    “买下来?”

    “对,过年前我就已经买下来了,在这里开店的早就没什么生意了,根本没人愿意在这开店,所以在这开店的除了两家餐饮的小店之外,其余的都是房东自己开的店,因为这里的门面根本就租不出去,没生意,所以他们只能随便做点什么生意,但是做生意也不赚钱,因为这条街根本就没什么人,太老了。说实话,买下这两个门面根本就没花多少钱,两个门面加起来也就几十万。”王旭东靠在面包车上面向秦可欣介绍着。

    “你到底有什么打算?我有些弄不明白你了。”

    “不急,过段时间你就知道了。这边暂时没我什么事了,走,去超市买菜,我给你做顿大餐。”王旭东笑呵呵地说着。

    正月初六,大部分的公司都开始上班了,王旭东在经过长时间的休整之后终于开始忙活了起来。

    从这天开始,他就开始频繁地往政府部门跑,他要办几件事,第一件事,更改皮鞋店的工商管理登记信息,把他爸爸的名字换成自己的。第二件事,他要注册一个工作室,名字就叫做王氏传统手工制鞋艺术工作室,第三件事,就是想办法申请成为东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自己成为非物质文化的传承人。对于王旭东来说,这几个都非常的重要,因为,他要卖的不是鞋,而是工艺品。既然是工艺品,就必须要有这些头衔。

    第一件事和第二件事,王旭东花了一周的时间就搞定了,但是第三件事实在是不太好弄,因为他的这个东西明显是处于可与不可之间,但是这个对于王旭东来说却又是非常重要的。

    最后王旭东还是去找了张副市长,依旧是张晓芸带着王旭东去的,王旭东这次是真的需要张副市长的帮忙。

    过了一周多,王旭东这天来到了店里,店里的装修已经基本完成了大半了,三个门面也都已经按照王旭东的要求全部打通了。

    王旭东在店里看着装修,也与装修公司的负责人进行着交谈,进一步提出自己的意见,正说着,手机里收到了短信,王旭东看着信息,信息竟然是林晓雅发过来的。

    “开学了,我已经到学校了。从今天开始,我在学校住校,开始正式上学了。王旭东,今年的六月等着我,等我高考完了之后我再找你,我会变成那个你想要的女人的。不要联系我,给你发完这条信息我就会把手机摔了的,我要专心读书。”

    王旭东看着这条信息人都呆了,站在店门口,抽了根烟,然后拿起手机给郭钰打了个电话。

    “喂,旭东,什么事?”

    “小雅去学校了?”王旭东直接问着郭钰。

    “是的,今天学校开学,我送她去学校刚回。”

    “她说她住校了?”

    “是的,她不知道为什么,强烈要求住校,我没办法,最后只能是请学校的校长帮忙,在学校租了一套学校老师的宿舍,一套公寓,给她住。我想给她安排个保姆陪着照顾她她也不让,坚持只要自己一个人住那。而且,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转了性子,突然对学习很感兴趣,而且超乎异常的努力。自从你那天从我们家离开之后,她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读书,不分白天黑夜的看书,一天基本上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之外的所有时间她都在看书,这段时间我给她请了最好的老师补课,老师普遍反映,她学习底子虽然不扎实,但是头脑很聪明,接受能力很强。”

    “去学校之后,她也要求我帮她请老师补课,要求在学校正常的学习时间结束之后安排老师给她补课,主要集中在晚上和节假日,我也让校长帮忙安排了。只是,旭东,她突然之间一下子学习变的这么努力我倒是突然心里没底了,她这突然之间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不会有事的,你要相信你的女儿,她愿意学习了就说明她自己已经长大了成熟了,没事的,不管她要做什么,你支持她就行了。我也没什么事,就是问一下你,找个时间我去学校看看她,就这样。”王旭东挂断电话。

    他打电话给郭钰其实也就是想了解一下林晓雅的情况,郭钰担心林晓雅,其实王旭东也是一样的担心林晓雅。

    王旭东安慰着郭钰,其实他自己心里也有些犯嘀咕,林晓雅忽然之间这么大的转变真的好事吗?他说不清楚。

    他心里很明白,林晓雅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变得这么拼命,是因为自己,也是因为自己与秦可欣之间的事情受到了刺激。

    其实郭钰也很明白自己女儿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发生这么大的转变,这个转变只能是与王旭东有关,不仅仅是这次,其实林晓雅所有的转变都与王旭东有关,只是她没有点破罢了,这是她希望她想看到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