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我去趟大伯家。”

    李枫逃似得跑了,张凤琴追着喊着。“别耽搁太长时间,一会吃饭了。”

    “知道了。”

    李枫这趟进村,叔伯婶子热情极了,一路应承好不容易到着村西头大伯家。“奶,伯娘。”李枫把刚刚村口李老二家买着一袋糖递递给茵茵,摸摸小家伙脑袋。

    “这娃,茵茵糖先放着,一会吃饭了。”茵茵搂着袋糖,跑太奶怀里,惹着大伯娘狠狠瞪了一眼,这小娃。

    “小枫没吃呢吧,搁家里吃点。”伯娘招呼。

    “不了,伯娘,我妈正烧着,伯娘你现在还编竹篮吗?”

    “还长时间不弄了,咋的,你家没竹篮了?”

    “这样啊,那村子现在谁还会编竹篮啊,我想买几个竹子篮要精致一点。”李枫打算明天去一趟市里,买几个竹篮装着桃子送着给周医生和几名照顾自己的护士。

    “竹篮,现在编的还真不多了。”伯娘皱了皱眉头,现在各家宁愿上街买个篮子,少有编着,费时费力。

    “你五叔和五婶家倒是在编竹篓,你去瞅瞅。”

    “那行,我去瞅瞅。”

    五叔李福远,住在村北头,大瓦房算是村子好房子,李枫买了两瓶老白干来着。“是三子啊,快进来,他爸,三子来了。”五婶忙让坐,倒茶,五叔拿烟。

    “三子,我正想找你聊聊呢,中午,咱爷俩喝点。”李福远让着李枫堂屋坐着,对着自己婆娘,说。“多炒两菜,让老二送些卤菜过来,我和三子喝酒。”

    “五叔,不用不用,家里留着饭菜呢。”李枫连连摆手,谁想李福远说啥不让,还使唤自己家小娃去李枫家带话。

    李枫无奈,行吧,喝点就喝点。“五叔,我刚进来见着院子,见有不少竹篓,现在竹篓还好卖吗?”

    “说不上好不好卖,总比守着几亩地来的好些,凑合着。”李福远,打开老白干倒上酒。“喝酒。”

    李枫抿了一口,说明来意,李福远一听几个精致点竹篮子,还以为啥呢。“行,我下午就能弄出来,三子,我听你伯娘说,你娃打算留在村里不出去了,有啥想法和叔说说。”

    李福远这个村长当了十多年,李家坡的日子一点不见好,虽说村子娃都长大出去打工,可家里才是根本,城里啥的都贵,年纪大了还是要回着村子。

    这不今天见着李枫,靠着手机把家里桃子卖出六块钱一斤高价,李福远动了心思,三子这娃自己看着长大,又是大学生脑子灵活,说不定有啥事好想法能带着村子致富发财呢,总比在外打工来的强。

    李枫一顿,一时间还真没太想这事。“五叔,这事容我想想。”

    “行,你多琢磨琢磨,哎,现在年轻人都出去打工,留下我们老杠子,走不了动不了,你看看村子山头上地,荒了八成了。”李福远喝了一杯酒,要不是自己是村长,自己都想出去打工了。

    李枫暗暗点头,李家坡九成的年轻壮劳力都出去了,村里只剩下一群老人孩子,这事李枫还真得好好想想。一顿饭吃下来,菜没吃多少酒都是喝了不少,李福远更是喝的大醉。

    “五婶,你别送了。”

    “那行,你五叔在家没人照应,我就不送了,路上慢点。”

    回到家里,李枫和张凤琴说起这事,张凤琴叹了口气。“你五叔也不容易啊,你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只是,自己现在还自身难保,虽说这几天赚了点钱,可还有好几万块钱外债,李枫暗暗决定,一定要快点升级直播间,尽快让商城开放了,兑换些好东西,或许真能改变村子面貌。

    “妈,我去趟桃林。”桃林浇灌超级肥,想来桃树四周还有些肥料没用尽,是不是可以杂草清理一下,种些蔬菜,总归是一条路子。

    “不歇歇啊,满嘴酒气。”

    李枫咧嘴笑笑,这一年多做销售别的没涨,酒量倒是涨了不少,再有塑体丸改造,大半斤老白干只有有点小晕乎,没到着醉酒地步。“没事,妈我先过去了。”

    李枫背着竹篓,柴刀和镰刀一塞,提着红缨枪和水桶就出门了。“咦,啥东西?”“我去,又是这小贼。”李枫一看,吱吱叫不是昨天的小猴孙是什么,这货竟然还敢跑了。

    猴子似乎记得昨天李枫驱赶它的事,站在桃树又蹦又跳龇牙咧嘴,啃着桃皮吐吐。“小屁猴。”李枫喝着点酒,被小猴一激来劲了,舞动着红缨枪,打过去。

    小猴子,唧唧叫,桃树乱跳,抓着扒拉桃子扔着李枫,闹腾。“对了,我的宠物牌。”李枫被猴子砸了几下,这货在树上跳来跳去,咧嘴笑着被砸着李枫,欢快的又蹦又跳,这货。

    李枫拿出宠物牌一点,果然方圆三十米内蛇虫鼠蚁小动物全出现眼前。“怎么这么多啊?”密密麻麻,李枫连忙点了猴孙,桃林咋成了蛇虫鼠蚁小动物聚集地了。

    正蹦跳得意战胜树下二腿羊的小猴子,一顿有点迷茫四周看看,李枫心说好了。“下来。”小猴孙一顿,挣扎想要逃跑,最终还是按着李枫的话跳了下来。

    李枫一把捉着。“还往哪里跑,小屁猴。”

    小猴孙眨眼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李枫,两只小爪子握着拜拜,李枫哭笑不得,这小猴孙,刚刚在树上嚣张的很,这下被捉着,装起孙子来了。

    “不许在乱啃桃子,知不知道。”李枫敲敲小猴孙小脑袋,指着地上半拉桃子,小猴孙似懂非懂点点小猴脑袋。“咦,还挺聪明啊。”

    “行,去玩吧。”

    李枫手一松,这货立马窜到树上,对着李枫龇牙咧嘴,指着叫着,似乎在控诉李枫罪行。“我去,这小东西。”李枫再一次下命令,这下小猴孙傻眼了,李枫好一阵教训,用树棒子对着小猴屁股,抽了几下。

    小猴孙泪眼汪汪小可怜相,李枫也是苦笑不得。“算你了。”小猴孙,一脱手,好家伙跑的远远,蹲着桃树上挠头,颇为不解看着李枫,或许对刚刚为啥会听着李枫疑惑吧。

    李枫没再理会小东西,忙活起来,桃林好几年没打理,一些小灌木需要用柴刀清理一下,还有茅草,竟然还清理出几个鸟窝,感情老鸟被上午大动静给惊走了,留下这么这几窝鸟蛋。

    还没等着,李枫动手,小猴孙一溜烟跑了过来,一把抓着鸟蛋往嘴里塞,怎么把这货忘掉了。李枫不清楚这是啥鸟蛋,索性就喂了这小猴孙。

    一下午忙活,腰酸腿疼可抬眼一看才清理了不到十分之一。“这草长得也太茂盛点。”李枫,累着不行,算了还是先摘些桃子回去吧,摘了些桃子,明天送人。

    回到家里,张凤琴已经做好晚饭,绿豆面,李枫洗洗手开吃,一下午忙活,中午没吃多少,这会就着卤菜和酱豆,干掉三大碗。“慢点吃。”

    “咦?”

    刚刚吃完晚饭,李枫顿了野猪下山了。“妈,我出去溜达溜达,消消食。”

    “别跑远,大晚上的。”

    “知道了。”

    李枫出了小院打开直播。

    “枫子,总算开播了。”

    “抱歉,抱歉,有些事,忙的。”

    李枫笑着拱手。

    “今天直播啥?”

    “直播摘水果?”

    “别开玩笑,这天都要黑了。”

    “呵呵。”

    李枫笑着说道。“今天跟着主播打野猪。”

    “主播别说大话,上次你可是给二师兄调戏了一把。”

    “没错。”

    “那是我不和二师兄一般见识,今天让大家看看主播的能耐,给大家来一段杨家枪开个场。”

    “主播,真的假的,还杨家枪呢,耍个枪花,我存在仓库的还有俩大元宝,就看你能耐了。”元宝这玩意观看直播花费和时间达到一定的值,抽奖抽,大元宝抽十次不定能得到,这玩意是有钱买不到好玩意,刷热度利器。

    “元宝我收下了。”李枫比划胳膊肌肉,小样,红缨枪法直接开耍,一套枪法下来,整个直播间全沸腾了。

    “牛逼啊,主播啊。”

    “主播你咋不上天啊。”

    “疯子还有这功夫,没说的。”胖叔叔,上来就是一组烟花,土豪不说话跟着来了一组,刚刚说话的高富帅,这货本来跑骚的,这下愣住了。“牛啊,主播,这手枪法玩的溜,有机会交流交流。”说着,两块大元宝从天而降,特效特别牛叉,热度值增加二千,刚刚开直播就上了热榜。

    “谢谢胖哥,土豪不说话的烟花和高富帅一号的的元宝。”李枫一拱手,颇有些武林高手的架势。“谢谢大家的荧光棒,今晚直播很精彩。”

    李枫设在路口的摄像头拍摄到了二师兄,这货这次带着队员来的,李枫嘿嘿笑,这是打算坑队员的节奏啊。“兄弟们,打野猪去。”镜头切换,直播间里一下全浪起来了。

    “二师兄还真来了。”

    “咦,还不止一头啊。”

    “主播,二师兄带队友了,你完蛋了。”

    “哈哈,看主播牛皮吹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