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子,要不要换一套渔具,我车子带着呢。”朱一航嘴角抽抽看着李枫手里钓竿,这玩意太简陋了点啊。

    “不用,我用习惯了。”

    “那好吧,走,我介绍协会几位理事给你认识。”

    比赛点位于水库缓坡,这片有一处天然垂钓点,长二百多米,四周种植一些果树和油菜,修了围堤走廊。湘西钓鱼协会的几位理事坐在边上凉亭,喝茶聊天,见着朱一航和李枫走过来,笑着站起身来。“一航来了,这位是李先生吧,快请坐,你能参加这次野钓比赛,我们就放心了。”

    朱一航介绍,这位是协会的副会长刘振,这次主张邀请李枫的人之一,另外两位是协会理事。“刘会长客气,能参加这样大比赛,是我的荣幸。”

    “啥的会长,和一航一样叫我刘哥。”刘振豪爽脾气,啥的副会长不太在意。

    “那行,刘哥。”李枫没拿捏着,大家都算年轻人,再说一个称呼而已。“刘哥也别叫我啥李先生,喊我名字李枫,或者直播间名字留枫,枫子都行。”

    “那行,我听直播的时候大家都喊你枫子,我也跟着大家叫。”刘振豪爽脾性笑道。“枫子,快坐,我跟你说说,这次比赛一些规则。”

    “好。”

    刘振几人对李枫还是有信心,只要李枫能发挥出直播时候的水平,那么今天的比赛,维护住湘西钓鱼协会的面子,绝对没着问题,甚至更能成为比赛闪光点。

    这也是刘振不顾另外几名理事反对,决定邀请李枫的原因之一。“这次对手有着丰富野钓经验,来咱们湘西之前,已经连续三次夺得湘东野钓冠军,甚至进入了省会举办的野钓总决赛,枫子这次可就靠你了。”

    李枫点点头,自己来就是为了冠军来的。

    “枫子,比赛期间有任何需要随时找我。”刘振,瞅了一眼李枫靠在亭子石柱子上的鱼竿,这不会是视频里那根竹竿吧。“老弟,是打算用这东西钓鱼?这样吧,哥哥送你一套渔具。”

    刘振家里开渔具店,在湘西行当里算是领头羊,平时爱好钓鱼,技术还不错再有经济基础经常为协会活动出钱出力,为人豪爽被大家推选为副会长。“刘哥的钓竿可都是精品。”

    “呵呵,枫子随便选,只要看上,我绝对没二话。”刘振拍胸脯说道。

    朱一航给李枫打眼色,李枫笑笑摇摇头。“不麻烦了,刘哥,我平时用的习惯了,顺手,呵呵,虽说简单了点,不过竹子是我特意选的,找了很长一段时间,承重不错,鱼线和鱼钩都还行,用起来绝对没问题。”

    “这样倒是,熟杆往往能事半功倍。”刘振点点头,自己平时喜欢使着顺手,熟悉,不是钓竿好就适合自己,这点他颇为认同。

    “刘哥说的没错,那些高级钓竿,太复杂,一时半会了解不全,还不如熟悉钓竿来的顺手。”李枫笑道。“时间差不多了,刘哥,我就先过去了。”

    朱一航已经帮着李枫办理好报名手续,领取了选手证,这次比赛办的比较正规,不光涉及到湘西钓鱼协会颜面,再有丰厚奖金令比赛档次提升不少。

    参加比赛选手多达百人,其中湘西钓鱼协会推荐五名,李枫是其中之一。

    “这就是刘振推荐的选手?”

    “真是少见啊,拿根竹竿,哈哈,果然是年轻啊,哗众取宠而已。”

    “说的没错,靠这根竹竿,想要拿奖金,真当这里是小孩子过家家啊。”

    李枫一出现就吸引众人目光,没办法不吸引啊,一是李枫年纪轻轻,再有手里鱼竿太显眼了,完全就是黑夜里闪亮的星星,不注意都不行啊。

    一些围栏外的钓鱼爱好者,观赛的观众也注意到出现选手区的这个独特的年轻人。“那是竹竿吧?”

    “开玩笑,这东西能钓鱼啊。”

    “还真别说,过去用着鱼竿还不就是这样的。”年纪大的,尤其在农村生活过,对竹竿制作的鱼竿并不算陌生,只是很长时间没有见了。

    选手区这边,不少人暗暗撇嘴。“这小子是来搞笑的吧,我听说是什么搞直播的,刘振这次看来要栽跟头了。”

    “来玩玩,你还指望这小子用一根竹竿挑战那位,简直不要开玩笑好吧。”

    李枫对于四周议论声,无动于衷拿着选手证,一直脸上挂着淡淡笑意,似乎四周议论声和自己无关。

    一个上了年纪老人,笑笑。“不错,这孩子的心态挺好,是个钓鱼的料。”这位是省农院的老教师,退休了,钓钓鱼技术还不错,这次特邀选手。

    这一辈子,赵教授经历过大动乱,经历过学*潮,人生起起伏伏过倒是不觉着李枫用着竹竿钓竿有啥不好,原始,在二十年前,大家钓鱼还不都用这玩意,没见着谁说原始,钓鱼可不光光靠工具,竹竿一样能钓到鱼。

    李枫淡淡对着赵教授点点头。“年轻人不错,挺有信心。”

    “心态不错。”赵教授边上一位中年人,笑笑,这位中年人在农科院工作算是赵教授半个学生,这位和吴宏是同学,这次回家休假跟着凑凑热闹。

    “来了。”

    “谁?”

    “刘振推出来阻止那位的选手。”

    几个中年人齐齐回头看向走过来的李枫,这么年轻,再看手里的钓竿,几人脸色难看极了。“刘振,极力推荐的人就是一个嘴上没毛,用竹竿当钓竿的小年轻?”

    这几位是钓鱼协会理事,这次亲自下场比赛,这在平时可不多见啊。“哗众取宠,这里是水库,一条大鱼就能让他竹竿断成垃圾。”

    “年轻人,太冲动,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啊,我们这位刘会长啊。”

    李枫找到蹲号,坐下来,询问工作人员能不能放李彤这丫头进来。“不行啊,谢谢,没事了。”好在带了支架,要不就还真没麻烦,掏出手机,麦克风夹好,一切准备妥当。

    工作人员有些惊讶。“你是要直播?”

    “难道不可以?”李枫疑惑,没见着规定上不让直播的。

    “不,只是请你不要打扰到边上的选手。”工作人员,当然不会阻止,这些人都是吴宏的跃龙山庄的员工,老板主办这场比赛,还不是为了打响山庄名头,为此还花钱请了市里几家报社的记者。

    这位不知道,李枫上了记者名单,甚至有一名记者跟拍李枫,用竹竿当钓竿的整个比赛场里,只有一位——李枫。

    “好的,我会的。”李枫,点点头,工作人员倒是挺尽职尽责,询问一下边上选手,没有意见。“这里有开发的wifi,如果你有需要,可以随时连接。”

    李枫点点头,这里准备的还挺充足,打开花胶,不少人已经等着了。“枫子总算开直播,等了快半个小时了。”我是穷b,第一个跳出来。

    李枫瞅了一眼在线人数,将近五百人,果然是有粉丝就是好啊。“大家好,我现在所在地方,是东岭县东乡水库钓鱼比赛的现场,离着比赛时间还有十分钟。”

    李枫边说边接过工作人员递过来饵料,统一饵料,李枫浇水用手捏搓,一会功夫合成面团似得。“时间还充裕,我给大家唱首歌。”

    “算了,别打扰到其他选手,惹着有意见。”

    “这倒是枫子,别等下比赛了,人家提出意见。”

    “那行,我给大家捏个泥人,来一组西游记,怎么样。”

    “好啊,枫子,行不行啊,时间可不多了。”

    “瞧好吧。”饵料在李枫手里快速变化,没一会功夫,一个憨态可掬的二师兄猪八戒出现镜头前,李枫随手放在一边,手里没停着,一会猴哥出场,这才不过二三分钟,接着白龙马,沙僧,唐僧。

    一组西游师徒团,只用了不到六分钟。

    “枫子牛叉啊。”

    “快枪手啊。”

    李枫没注意就这会功夫,四周不少选手凑着过来看热闹,直播在东岭绝对是新鲜玩意,再有李枫这一手面塑技艺绝对是令人叫绝。

    更拍记者,立马把饵料捏成面塑拍下来,好家伙,这绝对是一手好材料,就算这次比赛没啥亮点,这手材料足够自己交差了。

    “小伙子,不错,现在还会面塑的年轻人不多了。”

    “这家伙,不去搞艺术品,跑来钓鱼脑子是不是秀逗了,看这手艺,说不定能赚大钱。”

    “要是我有这技艺就爽了。”

    “枫子不错,对了,枫子,你的对手在八号位。”木头人出现在直播间里。

    “八号位?”李枫是九号,不会这么巧吧,难道是刘振他们安排的,李枫转头看着边上中年人。

    “哇,这位大叔似乎不屑主播的表演啊。”

    “何止不屑,我觉着满满的鄙视。”

    光头中年人哼了一声,开始整理自己渔具,两个大包。“装备好专业啊。”

    “枫子小心了。”

    哗众取宠的而已,这就是湘西钓鱼协会,一群废物啊,光头中年有些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