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叔,你咋亲自来了?”

    见标有省电台字样车子停靠下来,李枫忙迎着过来。

    “最近事情不多,正好顺便也看看高馆长。”王建中笑说道。

    “那行,咱们村子搞无汽油车,众位师傅辛苦一下,咱们设备搬到驴车上来。”

    李枫招呼买着东西回来,李庆平等人过来帮忙。

    啥重的大的设备,抢着搬运。“这个理念挺不错的,等下拍摄可以提一下。”王建中听完李枫阐述的无车村的理念,点点头好想法啊。

    李庆平等人搬着设备听见,脸上满是笑意。“大家喝水。”

    乘坐驴车上,电视台拍摄摄像师和灯光,本来这些大周末来着乡下拍摄还有点怨言,可一路风光别提多漂亮,乘坐的驴车挺舒服啊。

    来着村里,一看这村子不错啊,青石板铺设山路,潺潺流水,路边野花成簇,村里打理十分干净,尤其是稻草竹围栏特别有意境。

    “好地方啊,难怪高馆长喜欢呢。”王建中笑道。“小枫,高馆长在村里?”

    “高叔啊,这会可没在村里,一早跟着姜叔,赵叔进山了。”

    “是啊,这两天赵教授和姜教授,正对娃娃溪四周进行考察。”

    “赵教授和姜教授?”王建中眼皮跳跳,啥时候小山村随随便便就能拉出来几个教授。

    李枫见王建中疑惑,介绍一下两人,好家伙还有一位院士啊,整个湘省院士不多啊。本来还有点小看李枫这些乡下人的电视台工作人员,这会完全镇住了。

    这是啥村子啊,有院士有农科院老教授,还有博物馆老馆长。来着村口,李福远搞出阵仗不小,唢呐锣鼓喧天啊,小狮子都搞出来了。

    还弄了横幅用大字,写着欢迎省电视台一行人,不少城里人凑着热闹,搞的王建中等人倒是成了屏幕中主角了。“小枫,村里游客不少啊?”

    “还行吧,前些天省旅游报社刚报到过。”

    李枫笑着介绍。“王叔,这是咱们村的村长,五叔,这是民间技艺大师纪录片的总负责人王主任。”

    “王主任欢迎欢迎啊。”

    “你太客气了。”

    王建中笑着点点头,主要看李枫面子和高建成的面子。“快把东西都给搬下来。”

    “五叔先等下,送我家吧。”

    “对对对,咱们去小枫家,正好拍摄。”

    “小枫,你问问能不能在村口大树下拍摄啊?”

    “这个我问问。”

    王建中看看大树四周。“行,咱们就在这边拍摄。”

    “三子这事办的好。”

    边上几个嫂子,婶子暗暗点头,在村口拍摄对村子来说,那好处绝对大大。“三子这娃心思纯正,不会为了自己点利益不考虑村子的利益。”

    “可不是嘛。”

    正搬运设备,张佳佳她们到了。“真来了,看那架势,果然是省电视台就是不一样,设备好多啊。”

    “佳佳,要不要和李枫说一声,把你也拍进去。”高佳佳笑笑碰碰张佳佳。

    “这个可以啊,佳佳说不定还能出名呢。”

    几个女孩开着玩笑,张佳佳脸微微泛红。“别闹了,咱们不是来看不漏水的竹盆的吗?”

    拍摄片段,并不算多,主要添加泉水敲击发出声音。“真有意思啊,开眼了,竹盆子加水还能敲出音乐来。”一些游客,举着相机拍摄,王建中没拦着。

    宣传嘛,拍摄时间并长。“时间还早,村子拍些景色。”王建中这是给高建成面子。

    “太感谢了。”李福远忙道谢。

    这可是好事啊,上省电视台,十里八乡那个村子能上啊,二龙坡前年上了一次你看看现在,要啥有啥,一年下来光光旅游收入一家好几万。

    李福远能不高兴,村里满脸笑容,李福正都开始忙活开了准备午宴了,五爷发话了,一定要做到最好。拍摄一些村里镜头,不少游客兴奋不已,或多或少拍摄进去了。

    尤其是刘青青几个年轻女孩,兴奋喳喳叫。“佳佳,刚刚我被拍到了,你说会不会上电视啊。”

    “是啊,是啊,我也被拍到了。”

    “呵呵,你们我不知道,不过佳佳肯定能上电视。”高敏敏笑说道。

    “为啥啊?”

    “刚刚你们没注意嘛,李枫在佳佳身边啊。”高敏敏得意笑道。“嘿嘿,幸好我反应快蹭到了几个镜头。”

    “敏敏,你怎么可以这样啊。”

    “怎么忘了佳佳啊,李枫这太照顾媳妇了。”

    “青青。”张佳佳拍了下刘青青说啥呢。

    “佳佳还害羞了。”刘青青笑嘻嘻说道。“谁不知道你们俩好的蜜糖似得。”

    张佳佳这下脸更红了,偷偷瞄了一眼李枫,不知道李家坡村民咋看自己,连续两个星期来着。‘下次一定要枫去二龙坡苗寨’

    “想啥呢?”

    “没啥,你怎么来了?”

    张佳佳猛地一抬头见这李枫,微微一愣。

    “是这样的,我直播间一朋友过来,我要去接一下。”李枫瞅瞅时间。“快中午,你们要是饿了,我跟我说一下,你们先吃。”

    “不用,不用。”

    “没关系的。”

    李枫笑说道。“这样吧,等下我和妈说一下,先给你弄点凉粉垫吧垫吧。”

    “那好吧。”

    “郭正这小子呢?”

    李枫嘀咕,这家伙怎么不跟着大家啊。

    “郭正见色忘义,跟着女记者跑了。”

    “蔡晓,我给忘了。”蔡晓来的迟到的却早一些,是郭正水路接着的。”

    “你先过去吧,我们先回去。”

    “等我,下午我给大家爆玉米花。”

    “太好了。”

    那个女还不喜欢吃爆米花啊,尤其是还是自己家做的。

    李枫骑着电动车先赶着过去,土豪不说话的车子一出现,李枫就镇住了,果然是土豪啊,这车子。“三哥,这啥车啊,好大跟坦克似得。”

    “悍马。”

    李枫瞅瞅牌子,土豪果然是土豪啊。

    “枫子。”

    “土豪?”

    “哈哈哈,介绍一下,我是马瑞。”马瑞笑着说道。“晓晓下来吧。”

    李枫见到一个漂亮女孩走下来,只是神色冰冰的。“这是我妹妹马晓,先前的账号就是她在玩。”

    “你好,李枫。”

    马晓淡淡,马瑞无奈苦笑,李枫看出点什么,马晓这个女孩不太爱说话,甚至有点自闭,或者是比较严重忧郁症。现在社会好些人快乐不起来,真该尝尝自己系统货架上快乐料包。

    “走吧,上车咱们回去。”

    “驴车?”

    “我还是第一次坐呢。”

    “我倒想试试你的这车,好家伙和坦克似得。”李枫笑说道。

    “啥车啊?”李庆富小声嘀咕。

    “悍六,我一朋友借给我开的,你要是喜欢拿着开,那家伙车多平时不开。”马瑞这话牛气啊,朋友借的,李枫除了心里暗暗比划大拇指还能说啥呢。

    “行,我和边上几家说一声,别给你车子刮着了。”

    好车啊,李枫深怕有不懂的孩子碰着,你说要不要他陪啊。

    “没事。”

    “走吧。”

    “等下。”

    李枫还是说了一下。“行,上车吧。”

    “驴车?”

    马晓似乎才反应过来。

    “你不是想试试嘛。”

    “我怕。”马晓有些担心看着黑驴子。

    “没事,有哥在呢。”

    李枫东西提着放好。“上车走咯。”

    上了驴车,马晓神色变化丰富了些。“怎么样,乘坐驴车还习惯吗?”

    “挺好的。”

    马晓淡淡说道。

    一路上李枫和马瑞聊的不错,至于马晓,你问十句不定回答一句,一点笑容都没有。李枫看着眼圈泛黑的女孩,无奈,忧郁症啊,这病可不好治啊。

    回到村里,李枫刚想回家,五叔一把拉着了。“三子你去哪了,这午饭都要开始了,人家王主任,你不得陪着。”

    “我知道,五叔,我先送我朋友回家。”

    “那你快点啊。”

    “枫子挺忙的?”

    “这不省里电视台过来嘛。”

    “行啊,枫子你现在算是腕了。”马瑞笑道。

    “啥腕啊,我算啥。”三人回到小院,张凤琴正给张佳佳她们做凉粉。

    自己家凉粉,自己家打的淀粉,昨天张凤琴知道佳佳来就开始弄了。淀粉下锅搅拌成糊糊状,捞出来放到装着水的木盆,慢慢就成了凉粉,放山泉水里镇着,这会中午拿出来。

    用筛刀子打成一条条细条,加上红辣椒油,老醋蒜瓣沫子,点点香油,抓一把香菜沫子一拌,冰爽爽辣乎好吃极了。

    “赶着巧了。”

    李枫先介绍张佳佳等人和马瑞兄妹认识,一人有给两人搞了一碗凉粉。“等一下。”

    “怎么了?”

    李枫拉着马瑞到一边去。“你妹妹是有些忧郁症吧?”

    马瑞脸一变,李枫忙说道。“别误会,我这个有个土方子,对这个还有点效果,一会加点到凉粉里。”

    土豪不说话微微皱眉,不过想到李枫家住着几个老教授胃病似乎都被土方子给治好有些犹豫要不要试试。“对身体绝对没有坏处。”

    “真能行?”

    “这个不好说。”

    李枫不敢保证,快乐调料对这个忧郁症有效果,毕竟没试过,好在乡村系统出的调料对身体没有坏处。“行,试试吧,谢谢你,刚我。”

    “没事,是我也这反应。”

    李枫笑说道。“我妹妹那丫头。”

    李彤,性格倒是太过开朗了,相对李枫还是希望自己妹妹开朗些,不希望忧郁,不光光折磨自己还折磨家人。李枫进屋拿了调料撒在凉粉上递给马瑞。

    “你们慢吃,我去村里一趟。”

    来着村里,没一会功夫就开宴了,李枫主陪客,没少喝,从酒桌下来,人晕乎不行。“啥,谁,马瑞,谁啊?”

    “枫子,我土豪不说话。”马瑞语气里满是惊喜。

    “你猜,我见到什么,笑脸,我竟然见到她笑了。”

    马瑞激动,兴奋,喜悦,李枫完全懵逼,酒喝多了,一时间脑子反应不过来。“啥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