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回到了一个时辰之前。ωヤノ亅丶メ....

    在神农架景区内。

    “既然做了决定,那就去吧。”

    此时的陆天阳,看着终于做出了决定的周舒媚,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并没有任何不满的表情。

    是的,周舒媚做出决定,其实是符合陆天阳给她的考验所期望的结果的。

    陆天阳并不希望,自己代友收徒,最终收到的是一个无情无义之徒。

    虽然说,周舒媚已经是决定离开宗门,决定离开那些恨不得让她尽快离开宗门的镜月宗高层,但是,这曾经的感情,其实是没有那么容易割舍掉的。

    而且,其实到现在为止,周舒媚还没有真正意义上和镜月宗做出一个了断!

    结束这一段因果,那是要达成那一条最终的协议的。

    但是现在,镜月宗的宗门阵法未能修复,而陆天阳和周舒媚收集到的那些个天材地宝以及明月石,也还未用以修复大阵,这一笔交易,就还未能完成。

    既然如此,这个时候的周舒媚,严格意义上来讲,还是属于整个镜月宗的门人!

    那么既然是这样的话,周舒媚做出这样的决定,反而是在情理之中了。

    看到陆天阳并没有因此生气,此时的周舒媚终于是在心中暗暗地松了口气。

    虽然她也不清楚,陆天阳为什么会有要尝试着试探,让她脱离镜月宗的想法,但是这毫无疑问,是陆天阳希望她离开镜月宗。

    不论目的,这个时候她心怀故宗的行为,在她看来,是有可能会招致陆天阳不满的。

    如果陆天阳不满的话……这镜月宗如果真的面临分崩离析的时候,那谁还能站出来阻止暗宗呢?

    周舒媚很清楚的知道,其实自己回到宗门,也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真正需要的,是陆天阳!

    眼见陆天阳并没有打算离开,或者是拒绝自己,此时的周舒媚也是心中那一块大石头终于是放下了大半。

    只是……

    即便如此,她心中还是有着几分担忧。

    既然已经决定回程,那么周舒媚和陆天阳也就没有在这神农架景区继续多呆,而是陆天阳御剑凌空,带着周舒媚,在短短不到三十息的时间内,就已经是再次来到了镜月宗宗门外。

    “等等。”

    就在陆天阳准备迈步进去的时候,此时的周舒媚,却是暗暗摇了摇头。

    此时的她,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什么,或者是有着几分犹豫,此时却是拦着没有让陆天阳进去,反而是拉着陆天阳隐藏在了暗处。

    她就想看看,宗门到底是真的面临着生死危机,还是为了哄骗于她,才发出的那一条短信。

    虽然在周舒媚的心中已经是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但是她还是希望亲眼见到这个结果!

    听到周舒媚解释,不想就这么暴露,此时的陆天阳也是从善如流的点了点头,一道术法,施加在了两人的身上。

    下一刻,他们两人的气息,都已经是被彻底的隔绝了起来,而两个人仿佛是隐身了一般,就算是辟谷期修士,若非是有心查探,恐怕也难以窥探到他们的存在!

    而这个时候的陆天阳和周舒媚,也就静静的等待了起来。

    而事实上,确实如同之前周舒媚的师父求助的那样,很快,那些个暗宗的长老以及弟子们,就已经是在赵无极的带领下前来。

    感受到那些暗宗弟子身上所散发出的气势,以及对方咄咄逼人的态度,此时的周舒媚,哪里会不明白,对方是真的想要吞并他们镜月宗呢?

    这个时候周舒媚就已经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现身出去了。

    但是,反而是陆天阳一把将周舒媚拦住,传音给周舒媚解释,示意她继续看下去。

    虽然说陆天阳也并不是很了解,这个地球世俗之中的宗门,此时将要强势崛起的暗宗,但是陆天阳知道,对方既然是打着拜山的旗号而来,那么就不可能会采取直接攻占镜月宗的打算。

    暗宗势力虽然强大,来势汹汹,但是他们其实实力也未必能够形成碾压的程度。

    既然如此,那么强行攻击镜月宗,他们的损失也不会小。

    从那位暗宗的副宗主赵无极的态度上来看,对方看样子是有意想要利用别的办法,来实现他们的目的。

    而事实上也果然如同陆天阳所预料的那样。

    赵无极果然提出了利用擂台战的三战,决定胜负。

    只是,这个时候的周舒媚心急之下,却仍然是保持着几分理智。

    她知道,对方既然是提出了擂台战,那么就毫无疑问,对方有着近乎十成的把握,能够将他们镜月宗拿下。

    而且周舒媚又何尝不清楚,整个宗门之中,到底是何等的腐朽与不堪?!

    不过,这个时候的陆天阳,还是示意周舒媚别急,可以静静看下去。

    而当看到第一场出战的是张轩清的时候,周舒媚总算是松了口气。

    要说现在的整个镜月宗,她唯一有些好感,不至于让她满是厌恶的,就只剩下了这个同病相怜的孩子了。

    周舒媚一直都是以一个姐姐,甚至是母亲的身份,在照顾着张轩清。

    而张轩清……

    说实话,看到这个少年人的表现的时候,陆天阳也是不由得露出一抹感兴趣之色。

    尤其是在看到张轩清在对方的九曲摄魂铃施展出威力的时候,还能够强撑着自己的精神,让他一步步向着对手靠近,陆天阳也是暗暗点头。

    或许,这个少年人先天的资质,是不如周舒媚那么惊才绝艳的,但是其实他的资质也不算差。

    更重要的是……

    在这个少年人的身上,陆天阳看到了修仙者最应该具有的,也是最为宝贵的品质。

    坚韧不拔!

    而当张轩清那强忍着九曲摄魂铃的攻击,竟然是仍然刺出了那惊才绝艳的一剑的时候,就连陆天阳也不由得暗暗赞叹,此子是可造之材。

    不过……

    法宝等方面的先天差距,还是让张轩清倒在了地上,丧失了他最后一次的机会。

    只是……这个时候的陆天阳,却是对着周舒媚传音,示意她给张轩清传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