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去外面才回来,抱歉抱歉,立马奉上)

    时空碎片处,雷霆剑圣还在等待,他也没有浪费时间,等待的同时也在推演自己的雷霆百裂剑术。 ̄︶︺sんцつWw%W.%kaNshUge.

    每一尊剑圣,或者说每一个强大的剑修,都会有一个习惯,那就是推演自身的剑术,尽力的去完善提升。

    剑无止境!

    越是修炼下去,越明白这一点,那些认为剑有止境的人,往往都是比较弱境界比较低见识比较浅薄的人,他们甚至没有资格称得上剑修二字。

    雷霆剑圣并未等待多少时间,波纹显现后,一道身影也随之出现了,正是陈宗。

    “老弟,你可出来了。”雷霆剑圣停止推演,他并没有陈宗那种一心诀辅助的能耐。

    “嗯。”陈宗点点头,却是感觉雷霆剑圣的笑有些怪异,但又说不出是什么怪异,似乎带着几分的揶揄。

    “老弟在大梁城内,可有收获?”雷霆剑圣这句话其实是调侃的,因为他自己就是从大梁城内离开的,知道大梁城不过是普通人的世界。

    “剑术上略有收获。”陈宗倒也没有避讳的回应道,只是将那收获简化了罢了。

    略有收获?

    不,是大有收获。

    尽管还未曾完全将这些年来所观摩领悟的上千门剑术奥妙精髓完全融炼到一心剑术当中,但已经融炼入一部分了,最主要的是,陈宗找到了方法,找到了正确的道路,如何将不同的精髓奥秘融炼一体。

    这,才是最大的收获。

    短时间内,不会让陈宗的剑术有明显的增强,却是一条长远的道路,宽阔的光明的道路。

    “有收获就好。”雷霆剑圣其实是不怎么相信的,因为他主观的认为,陈宗就是在那大梁城内寻欢作乐,毕竟是年轻人么。

    活了几百年的陈宗,被那些不足百岁的人称之为老家伙,但在雷霆剑圣这般活过了万载岁月的人眼中,的确是属于年轻一辈。

    说是年轻人,很正常啊。

    年轻人身体比较好么,恢复得快。

    机缘是属于个人的,关系再好,也不能询问太多,故而陈宗并未询问雷霆剑圣在其中得到什么,并不知道雷霆剑圣其实什么也没有收获。

    继续寻找墟灵和时空碎片,陈宗的一心剑术随着其他剑术奥秘的不断融入,也在稳步的完善提升当中。

    不知不觉,根据携带的计时仪来判断,进入不可知之地,已经有一个月左右了。

    这一个月下来,陈宗和雷霆剑圣所斩杀的墟灵多达上百之数,遇到的时空碎片也有三块,只是除了第一块时空碎片之外,第二块和第三块时空碎片,陈宗真的是没有找到什么对自己有用的机缘。

    另外,倒是有遭遇到其他进入不可知之地的强者,但就是点个头算是招呼,便各自离去。

    一个月下来,陈宗和雷霆剑圣各自所收集的墟气,都有几十道之多,其中小圣境墟气都超过十道,而亚圣级墟气都有几十道之多,算得上是储备丰厚。

    只可惜,还没有找到其他的时空碎片。

    好在,万剑山的那石剑似乎还可以继续支撑下去。

    只希望可以支撑得更久一些。

    陈宗与雷霆剑圣继续行进,一边注意四周的动静,一边交流剑术心得,每时每刻,陈宗的剑术都在精进,虽然雷霆剑圣也有所收获,但比起陈宗的精进而言,显得微不足道。

    但凡剑圣,其实都已经是将自身的剑术剑道修炼挖掘到一定的程度,堪称是一个极限了,固然还有着继续提升的余地,却不是那么容易的,除非是天大的机缘,否则往往是要以数十年乃至数百年的岁月来沉淀,厚积方才薄发。

    如陈宗这般,剑术每时每刻都在提升,每一次交流时,雷霆剑圣都可以感觉到陈宗的剑术在精进,这种感觉叫他的心绪十分复杂,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滋味。

    同时,又十分钦佩,打从内心深处的生出那种无比的钦佩之情。

    钻研!

    精心的钻研,那种投入不是自己能够相比的。

    一个月下来,陈宗也的确是将上千门剑术的奥秘尽数融入到一心剑术当中了,是那种真正的彻底的融入,而不是简单的融入。

    陈宗也感觉到自己的一心剑术突破了,达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每一剑的威能也由此得到了提升,直接暴增了五成。

    这意味着,现在施展出来的剑一,其威能就比之前的剑二还要强横。

    只是有一点还未曾改善,那就是一心剑术的招式施展时,还是必须先施展剑一、剑二、剑三,以此顺序的推进下去,越是往后威力才会越强,而无法直接爆发施展出剑六。

    想要一下子施展出剑六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不具备那等层次的威力罢了,想要改善,陈宗发现那很不容易,比起融合上千门剑术的奥妙精髓还要困难不少。

    但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陈宗相信自己的努力。

    “那是……”陈宗的目力过人,一边推演剑术的同时,一边可以注意四周的一切动静,便看到了远处的一道身躯,一道倒地的身躯。

    不可知之地内,除了墟灵之外,并不存在其他的生命,至少,一个月下来除了他们这些进入者外,没有发现其他的生命。

    而墟灵是不会那么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

    雷霆剑圣也看到了,神色惊疑。

    两人靠近之后一看,顿时一怔。

    那赫然是一具尸体,而且,还是他们所知道的,正是这一次一同进入的一个亚圣的尸体。

    被杀了!

    是谁杀的?

    墟灵么?

    仔细检查一番之后。

    “应该不是墟灵杀的。”雷霆剑圣沉声道:“墟灵没有什么智慧,我们已经猎杀过百,很清楚这一点,因此,墟灵杀死人之后应该不会连储物神器也取走,而且此地也没有墟灵的气息残留。”

    “是修炼者做的吧。”陈宗回应道,旋即双眸一凝,凝视着那尸体上的伤痕,仔细的感觉其中残留的气息,神色不由自主的一变,有些惊疑不定:“似乎不是修炼者做的。”

    “不是修炼者?”雷霆剑圣也是随之一怔。

    不是墟灵杀的,储物神器都被拿走了,应该是修炼者做的才

    对,但陈宗却说不是修炼者,那么会是谁做的?

    难道说这不可知之地内,还存在其他的智慧生命?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么就是一个天大的发现了,要知道万剑山的擎天剑圣可没有告诉他们这一则消息。

    是故意不说还是不知道?

    应该是后者,毕竟都已经说了那么多的信息了,没有必要还隐藏那一道信息。

    “希望是我看错了。”陈宗却是微微一叹,旋即神色凝重起来:“动手的有可能是神魔。”

    “神魔?”雷霆剑圣略微诧异,似乎有些不解,旋即想到了什么,神色也随之一变:“难道是神魔界的神魔?”

    相对于陈宗,雷霆剑圣对神魔的了解更少,毕竟他虽然知道界墟和神魔界的存在,但自己其实还不曾踏入过界墟。

    界墟太危险了,他又不傻,有着大好的前途,还有着一方宗门坐镇,若是不小心在界墟内陨落的话,岂不是太惨了。

    但陈宗不一样,陈宗多次进入界墟,斩杀的次神级神魔不少,甚至正神级的神魔都杀过三个,对神魔的了解更为深刻更为直接,不是雷霆剑圣所能够比拟的,故而才能够一下子认出伤口上残留的力量气息,赫然是神魔的气息。

    只是,这不可知之地,也有神魔存在?

    亦或者如他们一般,以某种方法打开了时空缝隙,从而进入这里?

    不管是哪一种,发现神魔的力量残留,都不是一件小事,而是大事,甚至是比猎杀墟灵还要大的事。

    神魔之心,乃是占据古玄界,现在却出现在此地,更杀死了一个亚圣。

    不,说不定不止一个,毕竟他和雷霆剑圣只是看到这一个而已。

    如果真有神魔强者在此地的话,其危险性又要提升一个大层次了,接下去便要愈发的小心,而且,还要通知其他一同进入这里的人。

    只是很可惜,进入这里之后,一些联络手段都失效了,除非是当面遇到。

    又过去一段时间,陈宗和雷霆剑圣又看到了一具尸体,一瞬间瞳孔收缩如针。

    这尸体,赫然是万剑山的一尊剑圣,其身躯被打断了,十分凄惨,储物神器也一样被拿走了,连剑也失去了,一双眼眸圆瞪,带着震怒和惊恐,死不瞑目的样子。

    从那断裂的身躯之上,陈宗又感觉到了,感觉到神魔的力量残留气息波动。

    肯定了,是神魔强者无疑了。

    果然在这不可知之地内,存在神魔强者,尽管不知道是与他们一般进入不可知之地还是待在此地的神魔强者,总而言之,可以肯定就是神魔强者。

    麻烦的是,无法通知到其他人。

    “当心!”思索的瞬间,陈宗默然感应到一缕可怕至极的森冷杀机在瞬间爆发,直接就从身后袭杀而至,其目标正是雷霆剑圣。

    听到陈宗的话,雷霆剑圣神色肃然,也在刹那感应到那惊人的杀机爆发,瞬间破空袭杀而至,那是一股无比森冷的气息,携带着一种惊人至极的阴寒,仿佛冻结了神魂般的侵袭而来。

    雷光炸裂,冲天而起,雷霆剑圣在刹那化为一道雷光飞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