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翠珠都看得明白想得透彻的问题,十四阿哥怎么可能还不如一个丫头更明白、更透彻?就像翠珠心里明明白白的,当初他向皇上请婚,很大程度是为了与皇上作对,很小一部分程度是为了兑现穆哲过世之时的承诺,如果说还有那么一丝一毫的其它原因,也可以归咎到对翠珠这么多年来出生入死、相依相伴的愧疚和报答。.『.

    现在因为月影的到来,他在潜意识里将月影视作了冰凝的化身,最直接的恶果是伤害到了翠珠的感情,间接的后果则是对他们十几年的主仆之情造成了巨大的裂痕。不管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恶果,都是十四阿哥不愿意看到的,所以,他想要尽快弥补,想要尽快挽救,可是开口之后,连他自己都因为心中没底而语气虚浮,这不是画饼充饥还能是什么?

    翠珠虽然不擅算计,但她至少是眼明心亮之人,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这其中的端倪呢?她不会觊觎“继福晋”的名分,她只想永永远远地留在他的身边,其它的一切她都可以舍弃,哪怕是卑微地守在他的身边,她也是万分地知足了。

    “回爷,奴婢不想当什么福晋,不会跟任何一个主子计较,奴婢也不想当二管家,也不会跟月影计较,奴婢只想当个奴才,尽心尽力服侍您,永永远远地守在您的身边,爷啊,您就成全了奴婢吧!”

    说到这里,翠珠的泪水就像泄了闸的洪水一般,奔涌而出,泣不成声的模样甚是楚楚可怜。十四阿哥本就对她有着极为深厚的主仆之情,此刻见她不求名分,不求利益,只求安安静静地守候在他的身边,而他因为心中的白月光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到她,他的心就像被狠狠地揪着般疼痛。

    “翠珠,是爷不好,害了你……”

    一句“是爷不好害了你”出口之后,十四阿哥再也说不下去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他若是无情,不会纵容穆哲的善妒成性;他若是无情,也不会娶了婉然惹上这个大麻烦;他若是无情,更不会亲自向皇上请婚迎娶翠珠,给她一个名分。

    良久之后,十四阿哥总算是稍微控制住了一些情绪,这才又重新开了口。

    “月影当二管家的事情,就这么定了,另外,爷明儿个会再给万岁爷写个奏折,请万岁爷准许爷与你的婚配之事……”

    “啊?爷啊,使不得,使不得啊!”

    “怎么?你刚才不是口口声声地说要永永远远地守在您的身边吗?”

    “奴婢当然是愿意永永远远地守在您的身边,不过,奴婢守在您的身边尽心服侍就足够了,万不可再向万岁爷请婚了。自从皇贵妃娘娘薨了之后,万岁爷的脾气大得吓人,连皇后娘娘都受到牵连被禁了足,奴婢不想您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惹万岁爷不高兴,迁怒到您的身上,真若那样的话,奴婢唯有拿这条贱命来抵这天大的罪过了……”

    “翠珠,你说的这都是什么混账话!什么贱命,什么抵罪的……”

    “爷啊,您就听奴婢一句劝吧,奴婢打心眼儿里愿意做您的女人,奴婢知道您的心意,这就足够了,此事应从长计议,不在这一时一会儿,现在最重要的是把月影给安顿好,免得万岁爷借题发挥又找您的邪茬儿,另外也能够告慰皇贵妃娘娘的在天之灵,让娘娘在九泉之下安心。”

    翠珠果然是这世上最懂十四阿哥的女人。她知道自己几次三番的推辞令十四阿哥的脸面难堪,以为她不想他的继福晋,这可是人人眼红的位置,她却这么不识抬举,十四阿哥心里头能好受吗?所以,她需要先表明态度,再讲明白原因,摆清楚事实,不是她不想,而是客观现实不允许,一方面是皇上因为皇贵妃的过世而脾气暴虐,另一方面是月影入府急需要安顿,一番话说下来,句句在理,情真意切,令十四阿哥的脸色渐渐地缓和了下来。

    “你说的也对,那爷就,就先对不住你了……”

    “爷啊,您千万不要这样说,这可是要折杀奴婢了,都是奴婢对不住您,给您惹了这么大的灾祸,怎么能是您对不住奴婢呢?”

    “好了,好了,你也不要说了,所有的一切都按爷刚才的吩咐去办吧,平时精着点儿心,有什么异样,即刻禀报爷……”

    “回爷,奴婢一定全都按照您的吩咐去做,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需不需要奴婢盯着点儿月影呢?”

    “什么?”

    十四阿哥万万没有料到,翠珠会问出这句话来,他在怀疑月影情有可原,毕竟他曾经也是声明显赫的大将军王,如果这么点儿警惕性都没有,真是要让人怀疑从前他的那些功名都不是他自己挣下来,而是吹嘘出来。可是翠珠一个女流之辈,也能怀疑到月影,这让十四阿哥不由得要对她“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了。

    见十四阿哥一脸错愕的表情望着她,翠珠误以为自己刚才那个建议惹恼了他,毕竟月影是冰凝的奴才,而十四阿哥对皇贵妃的感情她又最是清楚,难不成是因为爱情而蒙蔽了双眼也蒙蔽了他的心智?就在她百思不解之时,就听十四阿哥又开了口。

    “你是怎么怀疑月影的?”

    啊,原来十四阿哥不是责备她,而是与她心有灵犀、不谋而合!翠珠实在是太激动了,简直是比得知十四阿哥明天就再向皇上亲写奏折再度请婚还要激动万分!

    “回爷,您,您也怀疑月影有嫌疑?”

    “嗯,你先说说,你怎么……”

    “回爷,是这样,奴婢进宫里当差的时候,或许因为奴婢是您的奴才吧,宫里人人都小心提防奴婢,包括……”

    翠珠本想说“包括皇贵妃娘娘”,不过念及冰凝在十四阿哥心目中的位置,她终究还是把这句话咽进了肚子里。

    “包括皇后娘娘,万岁爷,月影,所有的人都认为奴婢是您的眼线,是怀揣着不可告人的目的进的宫,为您四处打探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