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落英:“这事说来话长,你能不能先从我身上起了?”

    “嗯……”何素素思考了很长时间,然后说道:“不能!”

    (素素酱:哼哼!这种机会这么难得,才不要就这么下来呐!)

    寒落英:“这里随时都可能发生传送,万一在你听故事的时候,我们被传送到什么奇怪的地方怎么办?”

    何素素:“传送?”

    寒落英:“是呀!这里是龙渊秘境的外围,也被称之为混乱区域。随时都可能发生不定向传送,不然……你以为我会在野外,毫无防备的……保养皮肤吗?”

    何素素:“哦……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我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啊?”

    寒落英:“一个小丫头而已!你没听说过的事情多了!”

    “好好说话!不许年龄歧视!”何素素用力拍了一下某人说道。

    寒落英:“好吧,其实这些是我这几天来,测试总结后得到的。”

    何素素:“几天?这龙渊秘境不是今天才开启的吗?”

    寒落英:“是今天开启的没错,但秘境内的时间流速,和秘境外的时间流速是不一样的!”

    何素素:“差多少?”

    寒落英:“大概十二比一吧!”

    何素素:“也就是说‘我们其实可以在秘境当中,呆上一年的时间喽!”

    寒落英:“嗯!差不多吧!”

    何素素:“有这种好事,为什么外面一点风声都没有?”

    寒落英:“进入这里历练的可都是天才!如果一个月内没什么突破的话,还不会有人说什么。但如果一年内都没什么突破的话,那可就会有人说怪话了!”

    何素素:“哦!也就是说‘这是所有人心照不宣的秘密喽!”

    寒落英:“也可以这么说吧!毕竟,没有几个人,是不希望被崇拜的?”

    何素素:“哦!那关于这个秘境,你还知道其它什么吗?”

    “嗯……”寒落英略微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这个秘境每隔十二年,就会举行一次选拔赛。获胜者,可以进入密地修炼探宝。这应该算是‘进入龙渊秘境的最大一份机缘!”

    何素素:“那需要怎么才能获胜呐?”

    寒落英:“这我就不知道了!我甚至连怎么参与都不知道!更别说如何获胜了。”

    何素素:“哦……那如果进入这里的修士……不出去会怎么样?”

    寒落英:“这个……估计会死的吧?”

    何素素:“额……这么严重?为什么?”

    寒落英:“我们在这里,之所以不会被本土修士发现,是因为我们在之前的测试秘境中,说沾染的那层雾气。而这层雾气的作用只有一年的有效期。一年过后,这雾气就会彻底消失。到时候,就等着被全秘境当中的人追杀吧!”

    何素素:“哦……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何要让我故意把你抓住?”

    何素素的这个话题跳跃性太大,寒落英半天才反应过来,然后说道:“你这问题很奇怪?谁会故意让你抓住啊?这不是找死吗?”

    何素素:“一个元婴修士,就算是力量被严重压制,也不会这么容易就被抓住了吧?除非,你别有所图!”

    寒落英:“别有所图?我能图你什么呀?”

    何素素:“能图谋的东西多了!宝物、灵石、或者……我这个人啊!”

    寒落英:“哼!我是图谋你这个人行了吧?”

    “呵!果然是看人家漂亮,想要对人家图谋不轨呐!”何素素捧着脸说道。

    寒落英:“行了,别恶心我啦!不过是感觉你这人比较好玩,想要逗弄一下你而已。结果没想到,我一时轻敌,就被你钻了空子。”

    何素素:“嗯!这就叫永远不要小瞧女人,更不要小瞧萝莉!”

    询问完某人一些基本问题后,何素素就把寒落英放开了。毕竟,貌似胆大,实际上却很熊的某人,不敢真的做什么不是?

    “对了,知道我活着的……还有其他人吗?”看着某人在用心的整理着衣服,何素素貌似闲聊的问道。

    寒落英:“你说的其它人……指的是谁啊?”

    何素素:“嗯……比如说……你那个妹妹。”

    寒落英:“哦~~她呀!我还以为你是想问‘孙希淼和古何依呐!”

    何素素:“她们……她们已经和我没关系了,我问她们干什么?”

    寒落英:“没关系了?还真是绝情呐!她们一个为了你永远不收弟子,另一个为了你终身不嫁。你就这么把她们忘了?”

    “那是她们自己的决定,和我有什么关系?”何素素咬着牙说道。

    寒落英:“没关系你生那么大气干嘛?还不是心里在乎!”

    何素素:“这不用你管!”

    寒落英:“嗛,我还懒的管呐!”

    何素素:“你还没告诉我,寒洛滨到底知不知道呐。别想用这种方法转移话题。”

    “是你想趁机转移话题吧?”看着某人的脸色不是太好,寒洛滨决定不再刺激某人,于是赶紧态度良好的说道:“其实……寒洛滨她……并不知道!”

    何素素:“哦?既然你这么疼她,怎么不告诉她真相,也好让她有个心理准备啊?”

    寒落英:“告诉她的话,以她的性格,在之后与你交手之时,便会心软。如此一来,便会留下不必要的破绽。让你这个心诡异的人,无端钻了空子,那就不美了。”

    何素素:“你这还真是,全方位为其打算啊!”

    寒落英:“那是啊!这是身为姐姐应该做的事!”

    何素素:“嗯!没错!那我身为她的敌人,是不是也应该做点什么才对?”

    寒落英:“额……其实严格来讲,你们两个都是我妹妹。就算不能彼此帮助,但井水不犯河水总能做到吧?”

    何素素:“我可没有故意去犯她,明明是她总往我眼前凑好吗?再说了,我什么时候成你妹妹啦?没事不要乱认亲好吗?这样你父母会很尴尬的,你知道吗?”

    寒落英:“她们都死了数千年了,尴不尴尬的……谁在乎啊?”

    何素素:“我开个玩笑而已,其实你不用认真回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