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给予的物品都是相同的,所以看的就是阵法的造诣、以及创新能力了。如此不正常的比赛,居然出现了一个相对比较正常的项目,倒是颇让何素素意外了一把!

    既然是阵法对攻,那一定是要布置有攻击性的阵法才可以。而且从给的布阵材料来看,也都是攻击阵法的材料。不过……

    “如果是比拼阵法基础的话,那为何要给这种已经刻画了部分阵法的阵盘作为阵基,而不是直接给空白阵盘呐?

    “而且这次比赛的关键字是修补和创新,第一关比的是修补,那这一关就算不比创新,那也至少应该依旧比修补才对!而现在这种形式,怎么有种强行扣题的感觉?出题之人应该不会这么没水平吧?”何素素望着手中的材料,不由得陷入到了沉思当中。

    材料……阵盘……材料……阵盘……何素素在不断的观察与匹配当中,终于找到了其中隐藏的奥秘。

    “哈!原来是这样啊!我就说这比赛不会这么‘良心’嘛!”何素素用手摸着阵盘上的阵纹说道。

    找到了事情的关窍之后,何素素便开始小心的布置阵法。一番摆弄下来,何素素终于布置出了一个较为满意的阵法。

    “嗯,就是它了!”何素素美滋滋的说道。

    何素素做好阵盘后不久,阵法对决就正式开始了。

    第一个上场比斗的是碧水派和天南派的修士,只见两个人走上擂台,然后……祭出了一模一样的金剑阵!

    没办法,如果按照现有阵盘和材料进行布阵的话,那么威力最大的就是金剑阵。所以但凡是有点阵法常识的人,都会选择这个阵法啦!至于最后的输赢,那就只能看个人的布阵手法,以及……运气好坏啦!

    “轰轰轰……”双的阵法金剑对轰了很久,最后还是天南派那位弟子的阵法略胜了一筹,多坚持了那么一小会。

    之后的对决也基本都是这个套路,都是双方祭出金剑阵对轰,最后看谁坚持的时间长!

    一番冗长而单调的比试之后,终于轮到何素素上场了。她这次的对手好巧不巧的,又是碧水派的。而且还是碧水派中,阵法造诣排名第二的修士。之前在修复阵法的比赛当中,以第二十名的成绩成功晋级。比之何素素这个吊车尾的人,不知强上了多少。

    当然啦,这是从现有表现来看的,至于真实实力嘛……那还得比过之后才知道!

    碧水派那位修士上台之后,十分自信的祭出了自己的金剑阵。而何素素也几乎同时祭出了阵盘,但却不是人们所认为的金剑阵,而是铁旋阵。

    金剑阵是用阵法凝聚金属性灵气,在阵法周围形成金剑,然后利用这些金剑对敌方进行攻击。而铁旋转阵则是利用金属性灵气在阵法周围形成一圈圈不断转的铁环,保护阵法内部人员之时,也会对靠近阵法的人员产生一定的攻击性。也就是说……何素素布置了一个以防御为主、攻击为辅的防守反击阵法!

    看到何素素布置了这么一个阵法之后,众人起初是一阵嗤笑。但当两个阵法开始对轰之后,众才看出了一些门道。

    “哎?也的确也是一种办法!”台下的一位修士说道。

    “的确!规则当中,是谁的阵法先崩溃谁输,但却并没有说不可以布置防御性阵法!”另外一个修士说道。

    “嗛,这样投机取巧,就算赢了也是胜之不武!”又一个修士说道。

    “合理利用规则,那是历界比赛默许的事情。如果都是堂堂正正比赛的话,那根本用不着举行这种比赛,直接擂台战不就好了吗?”

    “的确如此!不过就我看来,就算他用这种办法拖延时间,应该也撑不到最后。不行你们看,他的阵法已经出现裂纹了!”

    “咔嚓咔嚓……”何素素祭出的阵盘开始出现了裂缝,而碧水派那位修士的阵法,也开始变得暗淡,一副灵气即将耗尽的样子。

    “碰……”的一声,何素素的阵法,还是在碧水派修士的阵法灵气耗尽前崩溃了。

    而就在那位修士心中暗喜,准备给何素素最后一击之时,何素素那个已经暗淡下去的阵盘之上,又重新发出了光亮。

    这次何素素阵盘上出现了是箭羽术,这种阵法的攻击力虽然不强,但在此时,却足以击溃已经处在强弩之末状态下的金剑阵。

    “簌簌簌……”一阵小型箭雨之后,碧水派修士的阵法先行崩溃了。而在他的阵法崩溃之后不久,何素素手中的阵盘也彻底碎掉了。

    望着何素素手中碎裂的阵盘,那位修士很是不解。不明白何素素为何可以用一个阵盘,布置出两个完全不同的阵法!

    这种疑惑不止她有,在场的很多修士都有。甚至有人直接怀疑何素素违规,使用了两个阵盘!

    这次比赛的裁判没有等事情发展到最后才出场,而是在众人刚发出质疑后不久就出场了。

    “安静”裁判修士动用威压厉喝一声,然后说道:“诸位主要质疑的是‘一块阵盘上,怎么可能布置两个不同的阵法吧?”

    “请前辈为我们解惑!”其中一位胆大的修士说道。

    “请前辈为我们解惑!”其他修士附和道。

    “哼”裁判修士轻哼了一声,并没有出声解释,而是拿了一份和那些参赛修士一样的材料说道:“这是比赛所用的材料和阵盘,睁大眼睛看好了!”

    那位修士说完,就开始现场制作阵盘,然后将制作好的阵盘祭了出去。

    “轰”的一声轻响,一个铁旋阵出现在了众人面前。之后那位修士一道金剑击碎了铁旋阵,然后手诀再一掐,一个箭羽术便在阵盘之上重新亮了起来。

    裁判修士的当场演示瞬间让不少理智的人闭上了嘴。而少部分不理智的人的猜忌,已经影响不了大局了。

    “看明白了吧?看明白之后,就安心比赛吧!”那位修士说完,便重新向角落走去。路过何素素身边时,那位修士撇了何素素一眼后,小声说道:“你,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