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修士的当场演示瞬间让不少理智的人闭上了嘴。WwΔW.『『而少部分不理智的人的猜忌,已经影响不了大局了。

    “看明白了吧?看明白之后,就安心比赛吧!”那位修士说完,便重新向角落走去。路过何素素身边时,那位修士撇了何素素一眼后,小声说道:“你,不错!”

    莫名其妙被人夸了一下之后,何素素完全感觉不到高兴,反倒感觉到了一丝凉意。不过好在何素素也准备好要重新换身份了,所以……这次就干脆一作到底好了。

    一天之后,何素素再次迎来了武道比赛。这次武道比赛的模式是团体混战。也就是说’何素素终于要一个人围殴一群人了!”

    何素素:“额……这举办方还真是恶意满满啊!要不干脆弃权好了!”

    就在何素素准备直接弃权之时,带队长老赵有江忽然找到了她。

    赵有江:“裴松岩,我希望你能赢下这场比赛。就算赢不了,也要把碧水派那两个修士淘汰下来。”

    何素素:“为什么?当初不是说‘我只要通过第一次比赛就行吗?如今我已经通过第二场了,前辈再这样要就,就有些强人所难了吧?”

    赵有江:“这不是要求,而是我私人对你的请求。当然了,我也不会让你白出力的。我这有一些外界已经绝迹了的材料,可以在事成之后送给你。”

    何素素:“事成之后?这不好吧?”

    赵有江:“你……我明白了!这些材料你可以先拿一半,无论事成与否,这一半都是你的。而剩下的一半,我会在事成之后给你。”

    “那就多谢长老了!”何素素说完,就开始挑选材料了。

    赵有江给出的材料虽然不算多,但的确都是精品。虽不至于说绝迹那么夸张,但也绝对不是可以轻易见到的东西。尤其是里面的天陨晶等材料,可都是何素素苦寻不得的东西。

    挑了最重要,最难寻的几样东西之后,何素素很有眼色的见好就收了,之后何素素便登上擂台,开始一个人挑战一群人了。

    一个人围殴一群,这话只能说说而已,万不可把她当真。而且这种多方混战之时,切记多方树敌,一定要盯住某一方彻底清除才是上策。

    众人等上擂台之后,阵法随之开启。于是何素素等人就被随机分配到了一块块相对较小的空间里面。而这些小空间里面有什么人有多少人,那就完全看运气了。

    何素素的运气不错,被和某人单独分配到了一起,而且这名修士的应变能力相对较弱。所以何素素在对方尚未反应过来之前,直接把那位修士ko了出去。

    打败对手之后,何素素脚下光芒亮起,然后她就被传送到了新的小空间里面。这次何素素的运气不佳,落在了两伙正在打斗的人的中间。要不是何素素反应快,直接剑遁走人,估计现在已经躺在战场外面了。

    这种两伙人打架时,最忌站在旁边看热闹。一般正确的做法是;要么赶紧离开,要么加入其中一方。现在被阵法结界困住,离开是不可能的了。显然只能加入其中一方啦!

    何素素随便选择了一方加入,然后跟随着某些人,打打太平拳之类的。当然了光打太平拳还不够,何素素还得暗下黑手,在必要的时候淘汰‘自己人’。

    话说……何素素为什么要这样做那?

    这是因为,现在双最大的敌人都是对方,所以何素素这个闯入者并没有太过在意。但如果其中一方被彻底打败了之后,那何素素这个外来者就比较碍眼了。一定会是被清除的对象。所以……何素素才用这这种办法平衡双方实力,最好让双方全军覆没才好呐!

    就这样打着打着,双方的人数越来越少,眼看这每一方都只剩下了两三个人之时,双方才感觉出了不对。但此时再想办法的话,显然为时已晚,只能继续硬着头皮大了。

    就这样打这打着,最后算上何素素在内,就只剩下三个人了。

    “你却帮我把他弄出去,到时候必有重谢。”何素素投靠的一方说道。

    “办我出掉他!他给的,我可以出双份!”何素素敌对的那一方修士说道。

    对于所谓‘重谢’这说法,何素素向来是不信的。在何素素的概念里,重不重谢应该是接受者决定的,而不是给予着决定的。一个人求别人办事,还自己说重谢,显然在心里面就是看轻别人的表现,

    所以遇上这种人,何素素要么明码标价,要么就干脆懒得理睬!

    “我不行了,你们打吧,我先坐下歇一会!”何素素说完,就当真退到一边,一副准备看戏的样子。

    见此情形,那两个人终于因为气愤而摒弃前嫌,开始联手攻击何素素了。

    “嗛!老虎不发威,你真以为我是病猫啊?”何素素心里吐槽的同时,手上剑意已经挥洒而出。几个回合之后,几把那两个‘残血’的修士送了出去。

    把人送走之后,何素素很快就又被传送到了一处空间。这个空间里面似乎是一对同门。这两人估计是一直没有动手,所以一直待在这个空间里面。

    看何素素被传送了进来,这两个人并没有直接攻击,而是彼此成犄角之势,小心的戒备了起来。

    见此情形,何素素自然也没忙着攻击,;略微思考了一下之后,何素素就明白了这两个人的想法。

    何素素:“我知道你们两个不想打,就想这样过关。其实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就算我不打,那之后进来的人也可能会打,你们的想法依旧不可能实现。我看不如我们这样好了,我们暂时联手,一起在这里等待,如果新进来的人也不想打,你我们就拉他们入伙。如果新进来的人非得要打,那我们就联手把他们打出去,你们觉得这提议如何?”

    “这提议不错!不过你的保证不对我们出手,否者……别怪我们以躲欺少!”其中一个修士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