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怎么会有肉身的呐?”

    雁冥霜:“你这身体……是夺舍重生的吗?”

    何素素:“当然不是啦!如果鬼族能轻易便夺舍重生的话,那岂不是都变成高阶鬼族啦?”

    雁冥霜:“那她这个是……”

    何素素:“这可是个秘密!如果你愿意臣服于我的话,没准我会考录告诉你!“

    何素素的提议,雁冥霜其实是有些心动的。Ωヤノ亅丶メ....毕竟何素素是元婴修士,跟着她肯定比窝在鬼域幻境当中强,方小茹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吗?

    但是,雁冥霜虽然这样想,但是却不能这样做。毕竟她不是一个人,做什么事也要为别人想一想!

    雁冥霜:“这个……我要回去商量一下,不能现在就答复你。”

    何素素:“可以!如果想清楚了,可以来传书给小茹。她会处理的。”

    雁冥霜:“嗯!”

    三人商量好了之后,便重新返回了茶楼。然后各种去了自己的包间,

    在包间之内,方小茹贴着何素素的耳边说道:“素素,招揽他们是什么意思啊?”

    何素素:“没什么意思啊?帮你扩充点人才而已!”

    方小茹;“可他们&他们一出现,就会被人发现,就算我招揽了也没有用啊?”

    何素素:“怎么会没用呐?他们能在鬼域幻境里混那么多年,光靠一层结界肯定是不行的,其自身也得有一定的能力才行。况且他们能从鬼域幻境一路长途跋涉的来到这里,而没有被别人发现,逐渐这些人的本事并不普通!”

    方小茹:“他们有什么本事,我当然清楚啦!只是我们是要找人来收集情报的,他们这样,不太好用啊!”

    何素素:“明察的确用不到他们,但是你可以用他们暗访!鬼族什么的,做密谈是最好的啦!”

    方小茹:“那好吧!如果她们真来投靠的话,那我就收下他们好了!”

    何素素:“嗯!不过你收他们的时候要说清楚‘我们要他们是来做事的,不是养老的。如果不能认同的话,那还是不要一起的好!”

    方小茹:“这个我知道!我不会招一帮闲人进来的。”

    何素素她们在这便讨论之时,雁冥霜那边也在进行着讨论。

    雁冥霜:”族长,你觉得何素素和方小茹这两个人怎么样?“

    楚妙雪:“很般配啊!就是身高差的多了点!”

    雁冥霜:“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问……算了,你休息吧!”

    何素素她们在这便讨论之时,雁冥霜那边也在进行着讨论。

    雁冥霜:”族长,你觉得何素素和方小茹这两个人怎么样?“

    楚妙雪:“很般配啊!就是身高差的多了点!”

    雁冥霜:“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问……算了,你休息吧!”

    “哦,那我休息了!”雁冥霜说完,当真躺下休息了。

    “唉!”望着楚妙雪的背影,楚妙雪不觉叹息了一声。

    原本楚妙雪是一个成熟稳重,心机颇深之人。但自从筑基之后,鬼族的病症就开始显现出来。起初这种病症好不明显,但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情况变得越来越重了。只能定期用药物压制这种反应,而现在,药物已经完全无效了,所以被逼无奈之下,雁冥霜只能带着楚妙雪来鬼市求医。

    其实来的时候,雁冥霜并没有抱什么希望。毕竟在鬼市见到类似的事情太多了,没有一个最后会有好下场。

    但是……可是……可但是……原本没抱什么希望,还觉得遇何素素是一件非常倒霉的事的雁冥霜,在知道那位金丹修士就是方小茹时,她忽然有了另外一个主意!

    雁冥霜:“方小茹修炼到结丹都没事,而起还有了肉身。这一定是那个叫何素素的功劳。如果投靠她的话,没准可以治好楚妙雪的病。可是……”

    雁冥霜虽然很想让何素素奔忙治病,也想靠上何素素这棵大树,但毕竟彼此间除了那一次算不上愉快的交流外,互相并没有交集。彼此的了解,说是第一印象也不为过,这样的情况之下,雁冥霜是万不敢把鬼域幻境所有人都交到她手上!

    “唉!还是先找找看能不能治吧!如果实在不行的话……那就把鬼域的事情安排一下,然后带着妙雪脱离鬼域,以个人身份投靠那个何素素!

    “对,就这么办!”打定主意之后,雁冥霜便不再纠结,坐在楚妙雪:旁边,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两边都休息好了之后,四个人便一起行动了。

    由于何素素和方小茹并没有太明确的目标,所有就打算先跟着楚妙雪他们去看看热闹。

    四个人来到了鬼市一处相对偏僻的角落之后,便停了下来。

    雁冥霜:“就是这里啦?”

    何素素:“你说的医生。就住在这种地方?不会是个骗子吧?”

    雁冥霜:“是不是骗子我不知道,但鬼市只有这么一个医生!”

    何素素:“既然如此,那就看看吧!”

    何素素说完,合适主动的帮忙叫了门。

    “谁啊?大晚上的来叫门,还让不让人睡啊?”一个身材枯瘦,步履有些蹒跚的老子一边打着哈气一边说道。

    雁冥霜:“您就是鬼医前辈吧?打扰您了,我们是来就医的。

    鬼医:“我是鬼医不假,但谁告诉你’我这可以就医了?”

    何素素:“你既然是医生,为何不能在你这里就医啊?”

    鬼医::我只是叫鬼医而已,可没说我是大夫。谁规定名字里面有医的,就一定是大夫啊?

    “素素,这人的说话逻辑和你好像啊!”方小茹在旁边偷乐道。

    何素素:“欠收拾了是吧?说吧,那里痒?”

    方小茹:“哼!就知道欺负我!”

    由于地点不允许,所以何素素倒也没有趁机‘修理’方小茹,而是转头看着鬼医说道:“这么说,你不是医生鬼医啦?”

    鬼医:“是也不是。不是也是。想是就是。想不是就不是!“

    “哦!那我想你不是!”何素素说道这里之时,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提手祭出了九幽冥火说道:“既然你不是医生鬼医,那里为何要住在医生鬼医的房子里面,还不赶快给我出来,否者别怪老子不客气!

    鬼医:“唉?你要干什么?》这里可是鬼市,可别乱来啊!”

    何素素:“我没乱来啊!我们来找鬼医,却发现有一个不是鬼医的人占了她家。你说我们能袖手旁观吗?不是应该把她打出去吗?”:

    鬼医:“行行行,从来没见过你这样胡搅蛮缠的!说吧什么事?如果是给你后面的那些求医得的话,那我看还是算了。“

    何素素:“为什么?”

    鬼医:“她那是鬼族的通病,我们鬼族由于本身缺陷加上修炼资源短缺,所以在修炼的时候,体内会沉积很多杂质。这些杂质在少量之时,最多让修炼慢上一些而已。但如果数量超过一定浓度的话,那这些杂质便会污染整个身体,造成各种意想不到的结果。

    何素素:“那有办法把这些杂质排出来吗?”

    鬼医:“如果是在筑基期之前嘛……可以用洗涤经脉的办法进行清除。但过了筑基之后嘛……那我就不知道了。

    “真不知道?”何素素把手中的火焰,又靠近了一些。

    鬼医:“唉?我是真不知道了,就算你烧死我,我也还是……等等,你手上的这个,可是九幽冥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