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那柄小巧的锤子砸在了左臂之上,看上去并没有运转任何奇异的力量。Ω Δ..但是,杨烈感知之中,自己的身躯就像是被数千万只坚凝沉实到了极致的尖针,一次次地扎了下去!

    而且,那针扎般的痛苦还不重复,每一次都在令得他的痛苦被极限放大!

    痛!

    无比的痛!

    但是,杨烈惊喜地发现,这一锤子落下之后,自己已经完全碎裂开去的手臂,赫然出现了一丝丝愈合的症状。

    照这样的情势下去,怕是不出数百下,自己的手臂便能复原如初!

    “黑爷!继续!”

    杨烈全身已经被冷汗沁满,脸色也是煞白惊人,但是他的眸子无比明亮,显现出了空前的兴奋。

    “你忍着点!”

    黑爷咬咬牙,又是一记昊天锤重重地砸了下来。

    “嗡!”

    按照常理而言,刚才那般剧烈的痛苦之下,杨烈的身躯意志应该出现了麻木之态。

    但是古怪的是,这一波锤打之下,杨烈的痛觉依旧是无比敏锐!甚至,比起刚才的感觉还要更为浓烈几分!

    “再来!”

    杨烈嘶哑着声音。

    黑爷紧紧地抿着嘴,砰砰砰地连番轰落昊天锤。

    数十记过后,杨烈的手臂赫然呈现出了淡淡的金光,仿佛乃是由纯金铸造而成。

    不仅如此,他的皮肤也开始了缓缓地愈合,不少恐怖的伤痕都消失不见。

    一切都向着美好的方向转化而去,但是,黑爷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忽然,他停了下来:“人宠,不行了!”

    黑爷敏锐地察觉到,杨烈如今的状态已经颇为不妙。如果再继续的话,怕是他的身躯没有完全复原,整个人的意志便要被先行摧毁。

    “继续!”

    杨烈脸颊肌肉已经失控地颤抖,“我,还能坚持!”

    “该死!”

    黑爷恼怒地蹬脚,他手中的昊天锤呜呜颤抖,忽然重重地反向锤向自己的脑袋,“老家伙,你不帮忙,老子就毁了你们祖龙一族最后的希望!”

    他这一番话说得无比突兀,仿佛万妖图中还有着祖龙一族的先辈存在!

    而对这一点,杨烈也是丝毫无知,因此见得黑爷的举动之后,他不由震惊地瞪大了眼睛:“不可!”

    杨烈清晰地感觉到,黑爷绝不是在虚张声势——

    如果暗中的人没有回应的话,他真有可能一举将自身的灵魂给彻底震灭!

    可惜,他无论如何震惊愤怒,都是无济于事,根本不可能动弹丝毫,自然也无法阻止黑爷。

    “哼。”

    虚无中,一道苍老的声音叹息。

    随后,最终万妖图那道封印破碎之后出现的青色巨龙,再度浮现在了半空。他巨大的眸子淡淡地扫过,黑爷手中的昊天锤便是再也不可能落下。

    “若非你是我祖龙一族仅存的后辈,老夫现在就出手,将你敲死!”

    这条巨龙与不死朱雀、七宿玄武等完全不同——

    他,赫然拥有自我的灵性!

    “嘿嘿!”

    黑爷长长地松了口气,脸上浮现出了谄媚的神色。

    之前祖龙无极阵浮现之后,他被封印的记忆就打开了许多,因此也是明白了许多事情。

    同时,他也与青色巨龙有过交流,知道对方乃是万妖图真正的“器灵”,也是祖龙一族的守护灵!

    可惜,伴随着祖龙一族的消亡,他的实力也是大减。若非因为得到坤王灵魂虚影的能量,就连这道分身也是无法凝聚而出。

    青色巨龙的使命便是守护祖龙一族,如今既然祖龙一族消亡,那么他的使命也变成了守护最后的祖龙血脉!

    黑爷正是吃定了这一点,所以才有恃无恐。

    “便宜你小子了。”

    青色巨龙重重一哼,周身突然浮现出了一束束阵纹,快速地形成了祖龙无极阵。

    那道庞大的阵法不断地缩小,最终凝缩成为一人高下,融入了杨烈的躯体。

    “隆隆隆!”

    刹那间,杨烈的身躯之中就像是有着千万万条大浪奔腾,发出了雷动般的轰鸣声。

    每一次雷鸣,杨烈都感觉到自己的精力在复原几分,那种意志上饱受折磨的痛苦消减不少,就连重塑的肉身都因此变得更为凝实!

    “我已用祖龙无极阵护住了他的意志,接下来,是成是败,可就全看你们的造化了。”

    青色巨龙显得颇为恼怒,他重重一哼,“我可是提醒于你,自古至今,祖龙一族出类拔萃的炼器师不知多少,但是能够成功施展这一法诀,炼制出‘祖龙真身’的可是一个也没有!”

    “谢了,老祖。”

    黑爷嘿嘿一笑。

    青色巨龙无奈地翻了个白眼,怎么也想不明白素来严肃自持的祖龙一族,为何会出了黑爷这么一个怪胎——

    有好处时就老祖老祖喊得亲昵无比,没有好处就是直接“老家伙”开喷。

    这厮该不会是假冒的吧?

    他摇了摇脑袋,快速地消失在了万妖图上空。

    “人宠,坚持住了!”

    黑爷有了底气,昊天锤呜呜厉啸,又是一下子砸了下来。

    有了祖龙无极阵的加持之后,杨烈终于能够承受了下来,开始有余暇细细感悟这一法诀的奇妙之处。

    他发现,这一法诀并非单纯地强化肉身,而是更接近于一种“再造”!

    它完全是按照某个既定的法则,不断地对杨烈每一丝细微的肌肉、血液、脉络进行重塑,将它塑造成为特殊的形态。

    如果刚才青色巨龙所言不错的话,这门法诀最终的目的似乎是——

    将外人塑造成“祖龙之躯”!

    “噹噹噹!”

    一锤,又是一锤。

    杨烈感觉到手臂已经彻底重新修复完整,除此之外,里面的筋肉等等,更是转变成为一种自己无法理解的存在。

    最为明显的感受,不管是能量的流转,还是武学奥义的通络,都变得更为轻易!

    虽然没有尝试,但是杨烈可以肯定,自己施展同样的招式,威能比起先前强大了一倍不止!

    “祖龙真身!”

    忽然,识海中传来了神秘身影的声音,他难得地带上了一丝不可思议,还有着难以掩饰的羡慕,“你的际遇倒是不错,这可是被称为神域世界最强肉身的祖龙真身!”

    很显然,这门法诀非同小可,哪怕就是以神秘身影之尊,也是觉得颇为稀罕。

    “小子,叫那条傻狗先停下,单单这样可是不够锻造祖龙真身。”

    神秘身影主动地指点。

    杨烈知道他来历非凡,拥有常人无法想象的神通。哪怕就是祖龙一族的秘传法诀,他通晓其中秘密,也非不可能。

    于是,他急忙灵魂传音黑爷,与他建立了联系。

    “傻狗,这门法诀要想成功,必须要有祖龙精血的加持才行。单纯依靠法诀之力,最终也是失败可能居多。”

    神秘身影这话其实藏了几分——

    即使没有祖龙精血,顶多也就是塑造的身躯效果弱上一层罢了,而不是失败。

    黑爷眼神一动,体内忽然有着金黄色的气息涌动!他,赫然准备开始强行逼出自己的精血!

    “呵!倒是有趣。”

    神秘身影微微一怔,仿佛带上了几分不可思议地轻声道,“竟然有祖龙一族愿意为外人做出如此牺牲!若是叫那些老家伙们复活看到这一幕,他们不知会是何等想法。”

    祖龙族来历古老,而且先天生命强大,所以,他们有着与生俱来的傲气与高高在上。

    在他们眼中,其余种族与蝼蚁无异,顶多也就是分强壮一些的蝼蚁,与弱小的蝼蚁罢了。

    要说让他们付出自身精血,只为一名人族塑造祖龙真身,他们怕是非要以为对方失心疯了不可。

    “小子,不要阻止。仅仅是付出一些精血,虽然对他而言损耗不小,但是只要你再寻找一些妖兽灵魂,增强这万妖图的力量,到时候这傻狗自然也能得益不少,今日付出来日百倍收回也未可知。”

    神秘身影似乎知道杨烈的心思,直接道。

    杨烈苦笑,他如今的状态颇为不妙。若是再寻找不出办法突破,任由乾王等四大王者在外不停地炼化,迟早还是要搜寻到万妖图!

    虽然万妖图极为坚固,外力难以毁去。但是如果被四大巅峰王者锁定,最终的结果也必定不妙,很可能众人要被他们的攻击力硬生生震杀。

    眼下虽然要黑爷付出本命精血,代价颇大,但是与之相比,倒还能够接受。

    “噗!”

    那边,知道了其中关键之后,黑爷二话不说,直接震裂了眉心,一滴纯金色的鲜血沁落而下。

    “吼!”

    见得这一幕,那青色巨龙再度浮现,他愤怒无比地瞪大了眼睛,当即就想怒叱阻止——

    青色巨龙身为守护器灵,自然也知道以精血加持的秘密。

    但是,他故意不说,就是为了避免出现眼前这一幕!

    他也传承了祖龙一族的脾性,不认为世间有任何人族或者说其他生命,值得祖龙一族做出如此付出。

    偏偏,他最为担心的一幕,还是发生了。

    可惜,他刚刚想要阻止,便被黑爷一个决然自绝的手势逼了回去。他又怒又气,最终狠狠地跺脚:“哼!蠢货!”

    “滴啵!”

    那滴鲜血落下,产生的效果无比惊人——

    整个昊天锤都在绽放出来七彩光芒,逼得人睁目如盲。

    哪怕就是仅仅目视其上,也令人心神觉得如遭重压,几乎无法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