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烈微微皱眉,来之前设想过很多种情形,却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刚刚复苏,道宫就被攻陷了!

    耳边传来惨叫声,那个将他从金属舱中捞出来的大汉被拦腰斩断。.『.

    模糊的视线中出现一颗秃头,面色狰狞狂笑道:“哈哈哈,就是你吗?早就听说王子芩那个细皮嫩肉的小娘们藏着一个相好的。啧啧,生了一副好皮囊果然占便宜,你说你一个死鬼居然得此殊荣,王子芩为了存放这副皮囊,居然带人屠了包家,挖出这套冷冻维生系统给你用。”

    秃头说着,抬起弯刀想要将周烈劈作两半,可是刀刃刚刚落下半尺,他突然收手摸向周烈的鼻前,有些动容的说:“娘的,有点名堂,难道你小子是那些穿越者?如果把你带到王子芩面前,不知道那个惹火的小娘们会不会卑躬屈膝伺候本大爷。”

    “哈哈哈!就这么干,万一能玉成好事呢?给佛爷生上几个小秃头,美的很,美的很!”秃头想到妙处笑得肩膀直颤,随即抓起周烈向洞外跃去。

    几个方向传来唿哨,数十道身影快速聚拢,跟在秃头身后向前疾驰。

    此时此刻,周烈还在活化气血,他为了保命以眉心为中央释放出一圈淡淡波纹,对周围造成影响,走过的道路生出淡淡黑雾,撑起一张张恐怖面容,在婆娑树影间跟了上来……

    道宫处于妖墟之中,这些年邓远和楚天雄积极收拢难民,经过数年建设渐渐兴盛起来。

    可以看到许多古香古色宅院坐落于道路两旁,还有大量依附于高大树木的树屋,以及一排排整洁的陶罐房,既保留了华夏建筑特点,又充满异域风情,在发光矿脉映照下显得美轮美奂。

    然而,这幅美丽画卷正遭到滚滚浓烟侵蚀,空中飘舞着火星,很多地方传来尖叫,道路两旁遍布尸骸,断臂残肢躺在血泊中述说着主人的痛苦。

    五六分钟之后,随着呼哨声聚拢了数百个秃头。

    有些秃头穿着僧袍,光着上身发出淫笑,显然刚刚奸掳过妇女。

    有些秃头穿着帆布武斗服,背着硕大包裹,脸上挂着尚未干涸的血迹,目光中全是凶光。

    还有几个胖大和尚,手握方便连环铲,身形臃肿得不像话,肩膀上扛着肉瘤,仿佛生有三颗脑袋,看上一眼就让人望而生畏。

    这些和尚来到一座石崖脚下,仰头望向高处,只听头顶上传来“叮叮当当”响声,时不时冒出剧烈火光,产生的震动几乎波及整座妖墟。

    那扛着周烈的大和尚放声高呼:“王子芩小娘们儿,快看看老子将谁给你带来了?早有传闻说你对一个小白脸儿念念不忘,没有想到这是真的。哈哈哈,最有趣的事情是,这个小白脸还有呼吸。再不露面,老子随便从他身上摘下点儿零件来,比如鼻子和胳膊什么的,不知道你这个面冷的小娘们会不会心痛?”

    石崖之上扫来一道目光,冷哼道:“少来诓骗,左右不过一个死人,我王子芩已经将他忘得干干净净,这等陈芝麻烂谷子也配拿出来晾晒?你妖僧恶爵真是越活越回去,你等今日屠戮我道宫,不要想着全身而退,统统都死干净吧!”

    随着话音,从上空落下来一道身影。

    “不好!东皇雀。”

    “历风……”叫声向外扩散,有一只灰毛妖兽进入战场。

    它的叫声十分奇异,数十名秃头当即七窍流血,栽倒在地再也没能起身。

    那几个全身臃肿的胖大和尚赶紧抬起方便连环铲,用尽全力将方便连环铲撞在一起,倾刻间产生非常刺耳的噪音,竟然离奇般抵消了妖兽叫声。

    妖僧大笑道:“哈哈哈!东皇雀,快抓住它,这可是原型妖兽,要不是正在孵蛋,由它守着道宫还真不好下手。”

    方便连环铲带着颤音杀将过去,带起百道可怕芒光,如同移动中的监牢将其死死封锁在中央。

    这些秃驴显然有备而来,道宫赖以自保的招数不管用了。

    就在这刹那之间,有三副卷轴从石崖上爆射而至,与妖僧恶爵碰撞在一起,向外推动出大量墨迹,瞬息演变成一个个枇杷大毛笔字,犹如链条向内紧缩。

    “哈哈哈,还说不在乎这个小白脸?竟然一次性动用三副保命卷轴,小娘们这么急切,不如跪下来给大爷舔一舔,或许本佛心情好,赏你一颗完整的头颅。”

    蓦地,有一把折扇出现,在字迹之间轻轻穿梭,眼看着垂下青色光芒就要将周烈带走,不料两把弯刀交叉划出大量火花,在紧要关头逼住了折扇。

    “铛……”

    弯刀相撞形成震荡,折扇被轰成漫天碎片,同时逼出一道曼妙身影。

    恶爵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说:“你是王子清?王子芩的妹妹,亦是道宫灵魂人物!想不到我的运气这么好,竟然将你逼了出来。哈哈哈,传闻你正在参修一门绝*法,看你的气息虚浮不定,竟然就这般出关了,难道说这个小白脸……”

    话音到此,王子清旋转身形来到近前,她那满头长发犹如利剑切削,妖僧赶紧抬起弯刀抵挡。

    叮叮之声不绝于耳,几缕青丝飘落尘埃。

    当王子清的手指即将触及周烈,冷不防两只方便连环铲一左一右钳制,力量极为可怕。

    千钧一发之际,王子清扭动腰身如同灵蛇起舞,避开方便连环铲一把抓住周烈,难掩神情中的激动。

    然而,令人心惊的场面出现了,恶爵手中“哗啦”一声响,两把弯刀成了九节鞭,在一股离奇劲力驱使下带着雷音横扫而出。

    “咔嚓……”

    王子清如遭重击,身形轰飞出去,被凌空而下的王子芩接到怀中。

    出乎预料的是,九节鞭的力道大违常理,王子芩为了帮子清抵消冲击,口喷鲜血撞向石壁。

    “哈哈哈!小娘们就是弱,根本不了解这个时间段有多么危险!”妖僧大笑,看着从石崖之上冲下来的身影,眼中全是不屑。

    邓远,楚天雄,曹宏斌等骨干成员滑落而下,眼中全是愤恨,道宫竟遭此巨变,今天这一关怕是熬不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