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将乃是晋国战神殿三十六将之一,镇守贵山城的副将阎行。Ω Δ..”阎行似乎是没有听出胡部可话语中的不满,缓缓道。

    放到以往的话,右都尉对于所谓的晋国战神殿,没有了解,但是在贵霜大军失败之后,贵霜的将领可是补习了不少有关晋国的情况,其中关注最多的还是晋军。

    战神殿三十六将,乃是晋军之中有名的将领,每一名将领,都是有着不俗的实力的,在战场上将贵霜第一猛将峄山斩杀的黄忠,就是战神殿之中的将领。

    “原来是阎行将军,右都尉可是贵霜将领之中,官职很高的存在了。”翻译的官员赔笑道。

    阎行见贵霜的官员主动示弱,也没有在这件事情上有着过多的追究。

    晋国使者队伍进城,街道上,显得比较通畅,既然是迎接晋国的使者队伍,一些方面还是要注重的。

    相对于贵霜使者到了长安之后的待遇,阎行享受到的还是不错的。

    不过就算是实力再强悍的国家派遣使者前往长安,也休想让晋国做出让出街道的事情来,一者长安的接到宽广,足以容纳使者队伍通过,二者这些使者也没有这般大的颜面,想要让晋国为之让道,需要有着足够的实力作为衬托的。

    在对战贵霜大军的战场上,取得胜利的乃是晋军,这也就说明了晋军在实力上比之贵霜要更加的厉害,即便是以往有着怠慢的举动,又能如何,难道贵霜还敢在这种时候多作为难不成。

    白沙瓦作为贵霜的都城,还是有着独到之处的,仅仅是城内的繁荣,就远不是贵山城能够比较的

    有着右都尉陪同,气氛虽说称不上融洽,也不至于说剑拔弩张。

    两百名晋军将士出现在白沙瓦,自然是引起了更多的关注,不少百姓和商人低声议论着,不少百姓和商人看向晋军将士的目光甚至有着一丝畏惧,正是晋国的军队,让贵霜的大军在贵山城外承受了失败的代价,这样的军队,实力上是极为可怕的。

    而晋国的大军在取得胜利之后,接下来会有着什么样的举动,也会影响到贵霜的稳定的。

    不过晋国能够派遣使者队伍前来,终究是很好的事情,这就说明晋国方面,不想让这次的战事进一步的扩大。

    普通百姓自然是看不到这一层面的事情,晋国的官员暗中松了一口气倒是真的。

    与晋军的对阵,可以说是贵霜方面决策的失误,如果知道晋军有着如此恐怖的战斗力的话,就算是给贵霜的官员再大的胆子,也不会做出进犯的举动,与晋国保持更好的关系,对于贵霜的发展才是有着莫大的好处的。

    战争已经发生,如何更好的挽回与晋国之间的关系,才是最为重要的事情。

    晋国的使者就算是表现的高傲一些也是在情理之中的,同样的情况,放到贵霜官员的身上,恐怕也会有着相同的举动,晋军在战争中已经得到了胜利,难道还不允许晋国的使者猖狂一些吗。

    右都尉此时的心情很差,在贵霜军中,也是顶尖人物的他,竟然为晋国的使者轻视了,就算阎行是晋国战神殿三十六将之中的一员,但是晋国的战神殿,有着三十六名将领,阎行只是其中之一,比之右都尉在贵霜军中的地位,肯定是有着一定的差距的。

    形势比人差,右都尉的心中纵然是有着千万般的不满,也只能将这样的不满强压在心中了。

    有着右都尉的陪同,途中倒也显得其乐融融,至于说右都尉的忍耐,阎行岂会看不出来,作为晋国的使者,自然是要表现出一定的地位的,如果连这一点都不能做到的话,如何能够称的上战胜一方的使者呢。

    晋军的实力,就是阎行最好的后盾,如果在出使贵霜的时候,表现的彬彬有礼的话,就不能称之为晋国的武将了。

    阎行虽说是武将,在做事情的时候,却是心细如发,不然的话,也不会为吕布任命为出使贵霜的人选。

    表现高傲的时候,何尝不是在探查贵霜的态度呢,从右都尉的表现上来看,贵霜对于这次晋军的胜利还是有着诸多的忌惮的,若不然的话,右都尉也就不需要这般辛苦的坚持了,恐怕早就和阎行撕破脸了。

    贵霜方面有着这般的态度,对于阎行来说就是很好的事情,从吕布的话语之中,阎行能够感受到,当前晋军是没有进攻贵霜的举动的,毕竟晋军在西域诸国之外还没有彻底的站稳脚跟,不过等到晋军的实力得到进一步的提升之后,一些事情就说不定了。

    晋军在对付敌人的时候,向来是不会有心慈手软之说的,当贵霜的大军进犯贵山城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以后晋军在对待贵霜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态度。

    晋军将士,受到吕布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

    一路攀谈,来到为晋国使者安排的住处之后,右都尉道:“阎将军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明言,你是来自遥远晋国的尊贵客人。”

    阎行笑道:“晋国距离贵霜可没有你说的那般的遥远的。”

    右都尉心中一动,从阎行的话语之中感受到更多的意思“使者请。”

    “不知本将什么时候能够见到贵霜的女王啊。”阎行道。

    从阎行的话语之中,右都尉感受到的是轻薄之意,不由怒道:“女王乃是贵霜最为尊贵之人,想要见到女王,还需要得到允许。”

    阎行微微一笑,不置可否,怪不得当初晋军的战书下达之后,贵霜将士义愤填膺呢,原来与贵霜女王的地位有着很大的关系。

    “贵霜的女王尊贵,本将可是代表着晋国而来,有着晋国皇帝的命令。”阎行淡淡的说道。

    右都尉道:“等待女王的命令就行。”

    将阎行安置在府中之后,右都尉毫不犹豫的离开了,与阎行在一起的时候,会给右都尉一种郁闷的感觉,他是堂堂贵霜的右都尉,在贵霜那是顶尖的人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