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这是什么世道啊!好人坏人都不分了么!”

    徐大娘看着林天被带走,很是不忿。

    同时有些责怪自己,要是不报警,也许林天已经将乌远喆这些赶走了。

    “好人坏人?愚蠢!现在只看谁有钱有权有势!其他都是放屁!”

    这时,贾位城从地上爬起身,脸上带着阴沉与怨恨。

    他不屑的看了一眼徐大娘,而后朝林天被带走去的方向,冷声道:“该死的东西,看你怎么死!能打又怎么样?最后还不是坐穿牢底!还有五龙会的,本少和你们没完……”

    先是在林天手上吃了憋,心头不爽到了极点。

    而后又是被何小八暴打,脸面也是丢尽无光。

    一股火,可谓是在贾位城的匈口熊熊燃烧!

    但,现在他一肚子的火,也不处可发,拳打空气一般!

    “该死的,这一次你要是不死,等你放出来,不……哪怕不放出来,本少也要你好看!”

    贾位城思前想后,觉得最不爽的还是林天,他丢这么大的脸,觉得就是林天带来,心头怨恨升腾。

    在他看来,以他的背景,不论是林天在哪里,要找其出气,那是分分钟的事!

    那边。

    徐大娘脸上焦急,觉得自己报警是做错了!

    “徐大娘,这事不怪你,不会有事的!”

    徐君雅连忙上前安慰了几句。

    但,她脸上的焦急之色,却丝毫不减。

    一旁上。

    农真炀却是皱眉,摇头道:“那五龙会是什么来头,我们都多少知道一些,和那什么陈副局长,都是自己人!说白了,就是穿一条裤子的,很麻烦!”

    听得这,徐君雅心头一沉。

    她拿出手机,犹豫着要不要给婉姨打过去。

    与此同时。

    林天在两名警察的“护送”下,跟随在乌远喆等人身后,朝后边的车厢走去。

    每过一个车厢,里边的乘客都不由投来诧异的目光。

    特别是。

    乌远喆被几名手下包扎住骨折的腿后,一直被人抬着前行。

    人死不了,但这腿废没废就难说了!

    “看样子,你和那什么陈副局长,很熟悉嘛?是你表亲,还是同穿一条裤子的?”

    林天边走去,看着乌远喆还发出痛苦闷哼,不由轻笑着道:“那可是很危险哦!”

    “小子,你不会以为,练就了武道,就为所欲为吧?”

    乌远喆回头看到林天一副悠哉悠哉,脸上还带着笑容,似乎领导巡查地方一般,他差点要气炸了。

    “武道?呵呵……总之我很厉害,还真能为所欲为,就如你这般!”

    林天冷笑一声,道:“别说打你,哪怕是那什么陈副局长,如果真的知法犯法,我也照揍不误!”

    跟随在后边的两名刑警,面色不由一变,神色有些难看起来。

    “老实点!”

    两人都不由出声喝道。

    连陈副局也要打?

    简直是太狂妄了!

    “哈哈哈哈……小子,你真是自大狂啊!你要胆敢将陈副局打了,就怕你有天大的来历,也死定了!”

    看着林天这般猖狂无边的样子,乌远喆脸上却更是兴奋起来,神色间带着怨恨,“你怕是不知道国安局吧?打了警察,那你要直接完蛋了!”

    “国安局?要是也跟着同流合污,打那是轻的,到时候我直接擒杀!”

    林天脸上一愣,冷喝道。

    “好好好……你牛笔!”

    乌远喆脸上此时是变得更为兴奋起来,眼里带着无比的快意和暴怒。

    林天越是这般无脑自大,他就越开心!

    国安局都不放在眼里,那是真的死定了!

    跟随在林天后边的两名干警,眼皮都不由跟着一跳!

    因为。

    这一次泰安走私的文物,是华夏国家级的国宝文物,国安局的东山省胶州分局的人,都派人来亲自过问了。

    眼前陈副局长出现,似乎是陪同来着!

    “看来,断你一腿,还远远不够啊!”

    林天眼中寒芒闪烁,对乌远喆寒声道。

    “你还敢!~”

    乌远喆面色骤变,浑身一寒,厉声喝道。

    “别乱来!”

    跟随在后边的两名警察,连忙抓住腰间的枪,对林天警告起来。

    只是。

    林天却什么都没做,继续跟着走去。

    这倒是让一行人都松了一口气。

    两名警察不知道林天身手有多厉害。

    但,他们却知道乌远喆本身的实力,加上之前的一干手下,可都是带家伙的,也是大家默认的,只要不闹出事来,没人会去干涉。

    毕竟。

    在泰安这一带,五龙会的势力,太强了!

    可面对这么一群人,林天竟安然无事的都干趴了!

    乌远喆还断了一条腿!

    因而这两名警察面对林天,其实颇为忐忑。

    现在他们是恨不得赶紧将人跟交付给陈副局长!

    很快。

    储存货物的车厢到了。

    一名穿着制服的身材有些壮实的男子,带着几名便衣在查看里边的东西。

    “陈副局,赶紧将这人放倒!”

    看到这男子,乌远喆连忙吼道。

    刚才的两名警察不敢动手,乌远喆是看出来了。

    眼前看到了这男子,顿时脸上露出了兴奋与狠色。

    这男子,正是泰安市高铁公安分局副局长陈祥!

    他是专门负责东山省南部高铁局方面的案件,是有着大实权在身,在泰安市地界,可谓是大佬级人物!

    此时。

    听得乌远喆的大喊声,不由一愣。

    “闭嘴,大喊大叫什么!”

    陈祥面色一沉,对乌远喆喝道:“发生了什么?你们五龙会又高出什么幺蛾子?”

    而后,陈祥看向被两名干警带来的林天,皱眉道:“他犯了什么事?”

    “他……”

    两名干警张了张嘴,不知如何解释。

    “算了算了,等王队和汪队过来了再说这事!”

    陈祥脸上带着不耐烦,对一行人挥了挥手,脸上带着焦急。

    “陈副局……”

    乌远喆却是不干了,怒指林天,喝道:“就是这小子将我腿打断的啊,赶紧将他抓起来!”

    听得这,陈祥此时才注意到乌远喆那断掉的腿。

    之前他就一直魂不守舍的,眼前才看到。

    “你是高铁分局的副局长?”

    林天打量了一下陈祥,冷声道:“现在,先把乌远喆等人抓起来!其他事我就当做不知道,也懒得去查!”

    “你说什么?”

    陈祥两眼一瞪,以为自己听错了一般。

    他想不到还有人胆敢对他做出命令来!、

    要知道。

    这一带,明里,是他说了算!

    眼前这小子犯事了,还敢命令他!

    “陈副局,你看到了吧?这小子可猖狂得很!还有,他这么猖狂,就是因为练过武,自以为能无法无天了!国安局可都不放在眼里……”

    乌远喆脸上带着兴奋的怒意,急声道:“这人很危险,赶紧抓起来!”

    听得这,陈祥不由得退后了一步,旋即眯着眼对林天道:“练过武又如何!我告诉你,在这一片地,我说了算!我要抓人,那就抓人,我要放人,那就放人!轮得到你说话?”

    啪~

    只是。

    林天给陈祥的回应,却是一大耳光,结结实实的印在了后者的脸上。

    “一巴掌,能打得你清醒么?”

    看着转了一大圈而后跌倒在地的陈祥,林天冷冷说道:“还是,你要我亲自动手抓人?我亲自动手,可就没那么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