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要来?和你身上的病症有关么?”

    林天看了一眼门口,整个人有些发蒙,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

    现在。

    他要给年子七治病,可神识上下扫了一通,却没发现什么异常。

    很是奇怪。

    “不……不是谁要来了……”

    看着林天还一副呆傻呆傻的样子,年子七俏脸不由一红,同时发觉此时的林天比平日里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在她看来,话都说到这了,一般的男生多少都会会意过来是什么意思才对。

    而林天一下子看出她眼前身体很正常毫无问题,年子七也没怎么惊讶。

    之前在百子湾大庄园。

    年子七没得进入何武所在的屋子。

    但关于林天治病的情形,回来之后,王家河已经对她说起了。

    那等连顾良生都拜服的医术,宛如天人之手,玄妙莫测。

    中医之道,讲究望闻问切,林天能一望而知,年子七也觉得再正常不过。

    她低着头,两只玉手交缠在一起,不断的用力摩挲。

    眼前。

    她心头极为的羞赧,咬着嘴唇,良久才咬着牙继续道:“是我……是我那个要来!”

    “那个?是哪个?”

    林天两眼一瞪,还是懵逼问道。

    此刻他一脑子都想着年子七的病症,最主要是他神识反复查看,都没能看出问题所在。

    这让他满脑子狐疑与不解,一时间下意识的都钻入了这个问题的死角。

    “哎呀,你怎么那么笨啊!”

    年子七被林天的反应给气得更加羞赧,气呼呼的道:“就是要等我例假来,也就是月……经啦!”

    噗~

    林天一口血差点没吐出来。

    此时。

    他才一脸恍然的明白了。

    颇为尴尬的揉了揉太阳穴,林天才干咳了一声,道:“这个还要等?你怎么确定今晚就来?刚才我查看,没看到有……”

    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说得太快,说漏嘴了!

    虽然年子七不知道神识的存在,但他查看人家身体,原本对方是不知道能看得那么清楚的,眼前直接全说出来了。

    一句话,信息量不要太大!

    对面。

    年子七身形一僵,两腿下意识的并拢,两手捂住自己小腹处,瞪着美眸朝林天看去。

    “你……你……”

    俏脸早就羞红得欲要滴出血来的年子七,张了张嘴,老半天说不出话来。

    此时的她,羞赧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天啊!!!

    被看了!

    都被看光了!

    女孩子最最最秘密的花园丛林之地,全都被看个透!

    简直没了秘密可言!

    一瞬间,年子七脑海里一片迷糊。

    特别是坐在林天的跟前,浑身不自在。

    感觉此时自己都身无寸缕一般,白花花的呈现在林天跟前。

    但,心头羞赧的同时,又莫名的升起一股难以抑制的欣喜,似乎很渴盼这情形一般。

    年子七彻底心乱了,匈口如小路撞击一般!

    “我……我……只是个意外!”

    林天很是无奈的摊了摊手,苦笑道。

    给女孩子治病,就是这个弊端。

    神识扫是最为快速与彻底的,想要了解病症,也只能全部看个通透。

    这是必然的!

    “哼,这怎么意外了!”

    年子七气呼呼的红着脸抬起头,对林天嘟着嘴质问道:“你……你是不是够看完了?你不是中医嘛,怎么一看之下就看……看到里面!”

    听得这,林天不由尴尬扶额。

    迎上年子七的目光,他多少有些心虚。

    但此时又不能起身离开啊。

    答应了要治病,一走了之,更不像话了,等于不打自招嘛!

    “咳咳……小窍门,中医上的小窍门,感应气息,能判断的!”

    林天不知道如何解释,神识说出来年子七也不懂,只能含糊其辞的回道。

    闻言,年子七眨了眨美眸,一脸不信。

    但很快她美眸一转,嫣然一笑道:“好嘛,原来是这样,信你了!”

    呼~

    林天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对方质问,他是无比心虚。

    “那,需不需要换一下衣服?比如穿宽松的薄睡衣比较好施展中医吧?”

    年子七美眸一转,眨着美眸笑道:“我里边穿的是丁……子裤,不太方便吧!”

    “你没穿啊,不是黑色蕾丝嘛?”

    林天诧异的看向年子七,下意识的道。

    但话一出,他很快发现不对了,额头上顿时满是黑线。

    “哼!你果然都看完了!”

    年子七娇哼一声,撅着小嘴,红着俏脸,也不知她是生气还是羞涩中,她不满的道:“你必须给我治好了!九点,我那个就来了……”

    说到这,年子七发现面对林天说着话题,也变得坦然许多。

    “你怎么知道会准时这个时候来?”

    林天眉头一皱,疑惑问道。

    “我这种情况已经是五六年了!隔月变一次时间,月中来是晚上九点,月初来是早上九点!现在正好是接近月中!”

    年子七说道自己的病症,俏脸有些黯然下来,解释道:“而每一次来的那几天,我身上就会出现许多许多黑斑,包括脸上!找了好多医生,都说是我先天体格问题,没办法治愈的!之前听舅舅说你医术厉害得比传说的顾圣手都强大许多,所以就想让你帮忙看看……”

    说罢,年子七不由期待而敬佩的看向林天。

    之前在柚子山峡谷,林天只是帮她按摩,就将她骨折的腿治好了,以为那等医术已经非常厉害。

    可想不到,林天竟厉害到这等程度!

    这么恐怖的人物,怎么潜藏在学校里做学生呢?

    年子七心绪复杂,看着林天,心下感叹。

    “咦,这情况倒是少见!”

    林天讶然出声,道:“等时间到了,我再看看具体是怎么回事!”

    “那……你等等,我去换一下衣服和……”

    没说完,年子七就已经跑进了洗手间去了。

    几分钟后。

    年子七重新走出,身上已经换了一件连衣睡裙。

    是很薄的那种睡裙,类似绸缎的,有些透明,能看到里边。

    高耸得恰到好处的山峰,如柳的腰肢,特别是那两条修长的双腿,呈现出无尽的诱~或!

    不过年子七是穿了安全裤与严实的贴身衣服,遮去了许多美景。

    而且她走路的姿势有些怪异,扭扭捏捏的走到林天跟前,红着脸道:“她……她来了,你看看!”

    “你身上……”

    林天眉头一挑,发现此时年子七的皮肤开始出现了一丝丝黑斑。

    特别是在小腹附近,都一片黑乎乎的,很是难看碜人。

    他神识扫了一圈,最后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你是先天宫体部分出现自闭,宫气不散,淤积体内,导致出现黑斑!宫气,亦是阴气,长年累月,变成黑色的垃圾气体,与体融合。黑斑也便是这么来了!”

    ps:后边还有四章!感谢支持!弱弱的求一下推荐票、打赏等等……生活里没意外的缠身事,努力保持一下每天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