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长老!”

    “贾长老!”

    看到那三名青年就快要接近青光宝物,木融和赵野脸上大急,纷纷怒喝。

    落灵门和幽蓝宗的两位大长老,闻言便爆射而出,前往阻拦,分别缠住了一个炼气九层的青年。

    见此。

    落灵门的夜良与幽蓝宗的王子健等人,看着最后一名炼气九层青年就要踏入青光,便与剩余的几名长老冲了过去。

    好不容易发现的宝物,怎么可能就这样拱手让人!

    两个宗门的弟子很多,但修为都只是在四层五层,比起炼气九层而言,差距太多了。

    因此哪怕蜂拥而上,也只是前面的四名炼气七八层的长老打头阵。

    就算是夜良与王子健,能做的就是在几名长老身后伺机出手。

    但,那炼气九层的青年,其掌握的法术,比两个宗门的人都要强大得多,人再多,很快就被他压制,几名弟子都被击飞重伤。

    打头阵的几名长老,开始吃力起来。

    嘭~~

    突然,一道身影倒飞而回,是幽蓝宗的大长老,竟然不敌和他缠斗的那名青年。

    而紧接着,落灵门的大长老也被重伤在地。

    “他们是来自更强大的宗门弟子,身怀强*术,不可敌!”

    幽蓝宗的大长老杨千之神色难看,叹了口气道。

    此时他和落灵门的大长老贾玄一般,伤了筋骨。

    那腾出手的两名炼气九层青年,立即朝被一群人围攻的青年疾掠过去。

    “退!”

    看到另外两个炼气九层青年过来,两个宗门长老立即大喝,带着众弟子撤了回来。

    “滚!”

    与此同时,穿着暗红色长袍的老者,硬撼木融和赵野,此时身上气血猛地暴涨,一声爆喝,两手瞬间被血色真气弥漫,同时狠狠打了下来。

    噗……

    木融和赵野双双吐血倒飞,砸在地上。

    而那老者似乎用了强*术一般,这一击,也让他面色微微苍白起来。

    “现在,滚!否则,本座大开杀戒!”

    暗红色长袍老者重伤了木融与赵野后,冷冷扫过了或退出了黑山岭,或还在逃窜的两个宗门弟子,震喝道。

    一群还在被三个青年追击的不少弟子,面色都是一白,差点贴到在地。

    筑基修士一怒,威势惊人,炼气修士,怎能不胆寒!

    看到这一幕,林天不由摇了摇头,回头对木小小和高阳嘉嘉道:“你们站在这,我去看看是什么宝物,正好取来!”

    “林天,你小心,来的那老者与三名青年,是修罗门的人!”

    高阳嘉嘉面色冰冷,盯着不远处的暗红色长袍老者和三个青年,寒声道。

    而对于林天,她丝毫不担心,因为从看到林天以来,从来都是无比自信!

    修罗门?

    林天看了一眼高阳嘉嘉,难怪后者此时身上的杀气那么重,原来是仇人相见啊。

    “放心,伤不了我!”

    林天笑了笑,就要走去,但一直滑嫩的手掌将他给拽住了。

    “你是过去送死么!”

    之前没有跟着冲出去战斗的白晓晓瞪着林天怒道,连两个师祖都败了,眼前这个白痴居然还要过去。

    “送死?没那么简单!”

    林天将对方的手挣脱,随后踏步走去。

    此时,退回来的两边宗门的长老和弟子,见着林天闲庭信步的走进黑山岭,朝那青光走去,都不由惊愕。

    “这白痴,是嫌命长么!”

    两个宗门的不少弟子纷纷愕然出声。

    前辈!

    被重伤的木融此时也注意到了这边,他抬头看清了走来的林天,神色不由一愣。

    “林前辈,您来得太好了!”

    林天出现,让得木融神色振奋起来,他可是知道林天的厉害,几招就将筑基期妖兽击杀,实力肯定不弱于眼前这个暗红色长袍老者。

    只是。

    木融的称呼,却都让众人都呆住了。

    “木师祖会不会是重伤眼花了?”

    “我看八成是出现幻觉了!”

    许多两边宗门弟子惊愕之余,纷纷低声议论起来。

    赵野脸上也露出惊讶,连忙道:“木老头,你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滚蛋!这是林前辈,定能战胜那人!”

    木融看到自己的话没人信,不由怒道。

    “完了,师祖肯定是被打得脑子出问题了!这小子,明明就是凡俗蝼蚁!”

    落灵门的弟子都相继叹气起来。

    “呵呵,木老头,还没死就好!我先过去看看那是什么宝物!”

    林天轻笑一声,随后再次走去。

    麻痹,这小子是不是真当自己是前辈了?

    此时,两个宗门的弟子都张大嘴巴,看着林天,如看着白痴一般。

    而此时,还在飞退回来被对面三个青年追击几人中,就有王子健,他看到林天走来,两眼顿时一亮。

    “小小蝼蚁,来得正好!现在将你当做肉盾,帮本座抵挡一下!”

    想到这,王子健转身直接朝林天疾掠过来。

    不远。

    “王子健,你找死!”

    看到王子健要利用林天抵挡追击来的青年,木小小顿时怒了,大喊道

    “这……这白痴,简直是没救了,,还真当自己是什么前辈,死了也罢!”

    白晓晓俏脸满是着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色,直接对木小小道。

    而站在一旁的高阳嘉嘉,神色淡然,暗中摇头,不知死活的家伙!

    “小子,让你做一下肉盾,发挥你们这等蝼蚁的价值!如果不死,本座让你修仙!”

    王子健冷笑一声,充斥着真气的大手一把朝林天抓了过来。

    还真的来啊,还一口一个本座,既然这样,那也怪不得我了!

    林天神色如常,手上一探,轻描淡写的将王子健的手给稳稳的扣住,随即一拧。

    咔嚓~~

    骨骼的密集断裂声传来,只见王子健的手臂已经成了一片麻花。

    而林天出手不停,一脚踹在了对方的身上,废掉了对方丹田,一身修为付之东流。

    啪~~

    接着,林天缭绕着真气之力的巴掌,狠狠的扇了下去,直接将对方的半边脸扇得稀巴烂,整个人也如破麻袋一般砸到了地上。

    一瞬间,落灵门和幽蓝宗所有人都呆住了,死寂一片!

    “他……他不是普通,也是修真者!而……而且,王子健在他手上,犹如婴儿毫无抵抗力!”

    “我们看不出他的修为,难道……”

    不少人,接连惊愕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