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事之后,拜得高人为师,整个柳元城年轻一代,还有何人敢与本少争锋?

    等本少也拥有了如眼前这个贺思源的修为,武道宗师,也是不惧!

    暗中心思电转,种种念头掠过脑海,辛横行心下已经陷入狂喜,激动得身子都开始颤抖起来。

    他又对贺思源连连磕了几个响头,才一脸欣喜的起身。

    随后,辛横行抬头看向厉化与王凯道:“人应该没死吧?要是出事,你们人头不保!”

    “辛少放心,人带来了,人带来了!”

    王凯面色微微一变,额头上冷汗直冒,连连回道。

    与此同时,辛横行才转头看向林天与长孙子惠以及长孙书真。

    特别是,他的目光充满阴冷,直盯着长孙子惠姐妹两人,带着浓烈杀意。

    “这两人,要么死,要么送给玄门高人……不论如何,都不能便宜了蒙家!”

    辛横行暗中狠狠想到。

    随后他目光终于落到林天身上,神色不由一愣。

    “是你!”

    看清了林天后,辛横行两眼一寒,眼中杀机凛然。

    同时,他不由捂了一下自己的右手臂。

    之前在柳容区天然角酒店,手臂就差点被林天彻底废掉。

    要不是他本身是一名武者,体格比常人强壮不少,加上请了世界级名医,又给后来的贺思源用玄气梳理,那手臂里的手骨,可能都无法治愈了。

    但哪怕如今已经痊愈,他右手的臂力,已经远远不如从前。

    心头的恨意,顿时如潮水般汹涌而起。

    而在沙发上的孙不让,此时也有意无意的抬头看向出现的林天等人一眼。

    原本他只是想看看师父贺思源要的那长孙家两位千金是什么样的尤物,竟能入得那些高人的眼,不想他看到林天后,目光顿时定格。

    浓烈的怨毒与恨意,转眼在孙不让脸上呈现,他两眼死死盯着林天,两手握成拳,发出咯吱咯吱爆裂声。

    此时。

    王凯没注意到两人的反应,转头对林天等人喝道:“还不滚过来!”

    只不过林天动都不动。

    反而是一旁的长孙书真一脸愤怒的呵斥起来,“辛横行,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派人来杀我们!你死定了!要是让我姑姑知道了这事,你死无葬身之地!”

    “呵呵,死无葬身之地?这也得需要让你姑姑知道才行!为了家族,我也只能这么做了。反正,今天你们是走不了了!”

    辛横行冷笑一声,一脸不屑,随后又指着林天道:“他,也是走不了了!”

    一旁的长孙子惠看了一眼林天,有些诧异,她并不清楚林天与辛横行之间的冲突,随即道:“辛横行,你这是害怕我长孙家与蒙家联姻吧?”

    “啧啧,还是咱们的子惠大小姐比较聪明,一看就透!”

    辛横行阴测测的怪笑一声,目光在长孙子惠身上游弋了一阵,冷声道:“这么好的尤物,本少可不想蒙昭那家伙享受,还不如毁掉呢!而且如果你们两家联婚,实力大增,对于我辛家,也是一大威胁,自然是不能坐看着你们促成!”

    “你们姐妹两人老实点待着吧,能得到玄门高人的宠幸,那是你们的荣幸!”

    说到这,辛横行重新看向林天,脸上杀意汹涌,“小子,今天你想怎么死?”

    只不过。

    林天没理会他,环视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到了贺思源身上,道:“这是请我们过来喝茶的?”

    “小杂种,你大祸临头了!”

    早就一脸怨毒的孙不让,此时终于怒吼出声,随后他看向贺思源,两眼发红,“师父,还请您给徒儿做主!我的修为,就是这人给废的!”

    什么!孙不让也是他废掉的?

    辛横行这时露出震惊,霍然转头。

    “哦?就是他?”

    贺思源也有些惊讶,转头打量了一下林天,皱眉道:“此人我看不出具体修为,但应该是一名武者,至少是地级武者,如此天赋,也是难得。不过,说回来,你空有一身修为,真正的实力却不堪入目,难怪被人废掉了!”

    听得这,孙不让脸上满是窘迫与羞赧,继而哭丧着道:“师父,您可要为我做主呀!”

    “这个自然!”

    贺思源微微颔首,随后看向林天,声音带着沙哑的道:“小家伙,老夫给你一次机会。念你天赋不错,过来跪下,老夫可收你为徒,便不追究你伤我弟子之事!否则,老夫废你修为,断你四肢!”

    “师父……”

    孙不让脸上一变,急声开口。

    要是这小子被贺思源收为弟子,那他之前被废修为一仇,可就没办法报了。

    一变的辛横行也急了,就要开口劝阻。

    但,贺思源对两人摆了摆手,目光灼灼的落在林天身上。

    “跪下拜你为师?真是好大的口气!”

    林天嘴角一扬,冷笑道:“你一大把年纪了,也不怕将一嘴的牙齿给闪掉么?别说我没有习惯给他人跪下的习惯。就怕真的跪下去,会要了你这条老命!”

    “狂妄!”

    “大胆!”

    听得林天这番话,辛横行与孙不让都不由齐齐怒喝起来。

    而贺思源神色瞬间阴沉得可怕,似要滴出水来。

    “年轻人,果然都是不知天高地厚!老夫之言,你非但不听,还这般狂妄自大,真是自误作死!”

    贺思源有些浑浊的双眼,透着丝丝冰冷,他一字一句的吐出,寒声喝道:“给你三个呼吸的时间考虑,如若还没跪下,老夫只能废你修为,打断你四肢!老夫不会杀你,而是要让你尝尝成为废人的滋味,这是最好的惩罚!”

    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

    狂妄自大?

    这话怎么那么熟悉呢?

    前世貌似不知有多少老东西这般训斥过了,最后还不都死在我手上?

    说实话,反倒是变成了狂妄无知?

    果然,任何时候,这些老东西都喜欢倚老卖老!

    林天暗中想着,眉头一挑,脸上露出看着死人一般的神色,而后洒然笑道:“老东西,趁着你还能这般颐指气使,就说说你们这是到底要干嘛吧!”

    “找死!”

    贺思源大怒,拍桌而起,就要出手。

    但这时,三道爽朗的大笑声,从外边传来。

    而后,三道身影已经联袂踏步走来。

    “弟子贺思源,拜见师父!”

    “啊……雷宗主您也来了!晚辈见过雷宗主!见过席长老!”

    “晚辈见过师祖,见过两位前辈!”

    “晚辈见过几位前辈高人!”

    三人走进来,贺思源等人,立即哗啦拜服在地,恭敬喊道,哪怕是有伤在身的孙不让,也都滚到了地上。

    怎么雷州山的宗主雷宏瑞也都来了?

    跪拜在地的贺思源暗中诧异。

    “滚一边去跪好!”

    厉化与王凯两人看着贺思源等人跪下,早就吓得呆住了,回过神来后,赶紧对林天几人呵斥了一句,也跟着跪了下来。

    而长孙子惠与长孙书真两人面色都变了,见着浑身带着威严,穿着古怪服饰出现的雷宏瑞等人,都不由露出了惧怕之色。

    雷宏瑞这家伙怎么也来了?他们抓长孙子惠姐妹两人到底是要做什么!

    林天诧异的看向出现的雷宏瑞,心头疑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