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

    此事,姬永盛等人老早就想到了,只是都沉默的没人提起这事。

    毕竟年轻时候,姬永盛与林家的老家主可算是好友,到底是不好落了面子。

    而林家那边,似乎也是差不多的态度,选择将此事遗忘。

    只因,姬小妖太优秀了!

    与姬小妖指腹为婚的对象,是出身于穷乡僻壤的广南省滨城市凤凰镇小村子的林天,两人根本就不配!

    林天是林家的后辈没错,也算是门当户对。

    但,他的出身摆在那!

    还有就是林天父母是因为私定终身而被赶出了家族,如此不光彩的事,在当时的燕京里可谓是轰动一时。

    不过时间一长,这事件人们渐渐也就遗忘了。

    关于姬小妖与林天指腹为婚的婚约,不说别人,姬家与林家,也都搁置到了一边,无人再提及。

    哪怕林家记得这婚约,也没人想去再提出来。

    因为实在丢不起这个脸!

    当初的家丑,可能也会因为这个婚约再次浮出水面,呈现到众人面前。

    可惜,姬小妖如今主动提起,要解决这事!

    姬小妖从进入星辰山,修炼了无上修真法门后,眼界怎么可能还局限于燕京局限于区区凡俗?

    在她得知自己有指腹为婚的婚约在身,知道自己那个未婚夫是出身于凡俗世界一个小村子,已然有了解除婚约的决定!

    她如何忍得了自己以后的另一半是个碌碌无为的普通凡俗人。

    就算是燕京,年轻一代里,能让她姬小妖正眼看的,也不超过两巴掌之数!

    因此,她要解除婚约!

    而且是无比决然!

    如今,趁着这一次回燕京,她要解决掉婚约再回宗门。

    “爷爷,爸妈,我必须解除婚约!”

    书房里,姬小妖见着爷爷姬永盛和父母都皱眉沉默下来,不由再次说道。

    “你真的决定了?不见见你那个未婚夫再说?兴许是一个很优秀的男孩说不定呢,从林家那边传来消息,那小家伙,可是取得了南洲高考状元呢!”

    母亲云小冉露出一丝苦笑,看向姬小妖道:“而且这指腹为婚的事啊,是你爷爷当初与林家老爷子酒后拍板的。现在让你爷爷悔婚,如何使得?不过,女儿啊,你不论如何决定,妈妈都支持你!”

    “哼,高考状元?现在什么年代了,还以此为荣!别说是南洲状元了,就算是全国状元,也入不得我姬小妖的法眼!”

    姬小妖雪白下巴微微一抬,不屑于顾,同时又道:“妈妈支持我,老爸应该也支持吧!至于爷爷嘛,如果爷爷不好开口,我亲自去!”

    “老爸自然也站在你这边咯!”

    姬元庆笑着轻轻颔首,随后转头看向老爷子姬永盛,道:“爸,不如就让小妖自己去解决?毕竟啊,您和林家老爷子当初那一套,我们就觉得不妥的。现在,小妖和林家那小子的差距,您也看在眼里,强扭的瓜也不甜啊!区区高考状元算得了什么?小妖要的夫君那至少是仙山宗门的天之骄子!”

    “爷爷,就是嘛!”

    姬小妖眼巴巴的看向姬永盛,很是傲然的道:“能成为我未婚夫的,至少是星辰山上的天骄,碧如石败天师兄,碧如徐惊岭师兄,或者剑三笑师兄……总之,绝对不是如林天这等区区凡俗之人!别的不说,光是眼界,他与我根本不在一个世界里!”

    “你们一家三口啊……”

    之前一直沉默的姬永盛苦笑摇头,随后抬头看向姬小妖,一脸宠溺的道:“你这小妖怪!你这事,爷爷也有错,当年太草率了!不过,你要爷爷拉下脸去林家提及退婚?不如你自己打电话给你林爷爷,看他怎么说?敢不敢?”

    “好!既然爷爷首肯了,那下来我找个机会给林爷爷打电话!”

    姬小妖美眸一亮,欣喜道。

    “对了,你师父呢?不是说跟你回来的么!”

    姬永盛似乎才想到这事,开口问道。

    姬小妖神色一肃,郑重道:“师父她说西南那边有重要的事情办,所以要晚几天才前来家里!”

    她没提及圣蛊教,毕竟说了家人也不太懂。

    在书房里拉了一阵家常,姬小妖兴冲冲离开,回到了自己房间,直接给林家老爷子林震修打去了电话。

    不过,她还是极为忐忑。

    林震修是出了名的威严,提出退婚,姬小妖也不知道前者会是什么反应。

    “林爷爷,是我,我是小妖!”

    等电话打通,姬小妖微微默然了一会,才出声道。

    “小妖啊,你是为了和林天婚约的事吧?”

    林震修似乎早就料到一般,直接不冷不热的道:“这样,我将林天的电话给你,你直接找他吧,只要他同意,你们的婚约巨到此为止!不过他人还不在燕京,还在南洲那边,应该要一段时间才回来……”

    “多谢林爷爷……我亲自去找他谈!”

    听得林震修的一番话,姬小妖那悬在心头的巨石,陡然落地,大松了一口气。

    得到林天的电话号码后,她决定准备动身前去南洲,她要亲自当面让林天同意退婚。

    在她看来,只是打电话沟通,很可能遭到林天的死缠烂打,她要亲自去,让林天看看两人之间的差距,然后知难而退。

    同时。

    她过去也正好能与师父汇合。

    而与此同时。

    姬小妖的师父翁希芸,已然踏入了桂西省的境内,抵达了柳元城,准备打听西南与圣蛊教如今的情况。

    断桥岭。

    翁希芸还没找到这,夜郎谷的周阵君等人,却先跟着出现了。

    周阵君带着夜郎谷上百名强者,赶赴到此。

    “骆安滕,你这个大叛徒,甘愿做他人走狗,懦夫!还有宁家,枉为当初我夜郎谷培植你们!”

    到底断桥岭下边,周阵君怒视原夜郎谷大长老骆安滕和宁家一众人,随后又看向飞云居和风鸣山两个宗门的修士,冷笑道:“仲向笛,尘浩天,你们枉有一宗之主的身份,却没有一宗之主的身骨,可笑之极!”

    但,仲向笛和尘浩天两人,却都冷笑不语。

    反而是骆安滕冷笑怒喝道:“周阵君,我们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命都没了,你要那身骨如何?我看,迟早是一坯黄土!”

    嗡~

    突然的,一阵轰鸣声传来。

    几人止住话头,跟着一众人循声看去。

    却是断桥岭上边有滚滚雾气翻腾,冲天气息浩荡席卷。

    “是圣教圣主洪奇出关了!”

    周阵君面色大变,惊呼出声,但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似乎在等待什么人出现,而想到那人,他脸上又略微镇定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