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墨无越困住,毁灭者几次突围都无法出去,他自知破不了墨无越的禁锢,这才愤愤然停下来。Ωヤノ亅丶メ....

    残影中一双眼睛如同黑暗中的灯盏,直勾勾瞪着墨无越怒问道:“苍龙一族乃是神明之族,古往今来一直中立,现在你要插手势力争夺战,破坏千古以来的平衡吗!”

    “势力争夺战。”墨无越挑了挑眉,金眸中闪过诧异。

    他知道势力争夺战,但没想到这动荡神域和其他世界巅峰的战争会波及到上三重来,这不是不被允许的吗?

    势力争夺战有规矩,神明之族不得插手,诸如苍龙、蛮凤等族。

    墨无越对此没有任何参与的兴趣,但毁灭者显然弄错了一件事,金眸冰冷残暴的锁定毁灭者,墨无越开口:“我不管什么势力争夺战,对我的人下手,不行!”

    “她们得了莲华宗的传承火种,就默认参与了争夺战!”

    毁灭者气急败坏咆哮道:“邪帝,你护得了一时,护不了一世。”

    呵。

    墨无越笑了,他轻蔑扫过毁灭者,偏头看向君九顿时金眸温暖如春风,脉脉深情与宠溺。墨无越开口,语气霸道:“我能护一世。且不止一世,我能护生生世世。”

    “就算我不在,下一次或许也不用我出手,小九儿就能揍废了你!”墨无越说道。

    闻言,君九嘴角微微翘起,眼底浮现笑意。

    墨无越这是肯定她的天赋和实力,她会很快成长起来,到时候毁灭者算个球?

    照揍不误!

    而听到毁灭者耳朵里,却认为墨无越是在羞辱他,气得呲牙裂目咆哮:“你们别后悔了!”

    说完毁灭者自爆了残影和一缕意识。他深知没有墨无越的允许,他出不去,干脆果断的舍弃了,好趁早脱身。眼见此,墨无越轻蔑不屑一笑,收回了禁锢的力量。

    自爆残影分身和意识,够他吃一壶了。

    眼角余光扫过天青,墨无越语气淡淡邪佞开口:“过来。”天青一边理理打架弄乱了的衣服,一边乖乖走到墨无越面前来。终究是有点怕墨无越,天青默默往君九的那边挪了一些,但没挪几步被墨无越一扫,天青嘴巴一瘪,退向

    了小五和卿羽那边。

    墨无越金眸冷冷看着天青,问他:“知道势力争夺战吗?”

    “嗯嗯,小舅舅说过,那是一群吃饱了没事干的白痴在争夺权势和地位、资源。”天青点点头说道。

    听此,墨无越难得的对他笑了笑,点头赞同:“说的不错。”

    势力争夺战,可不就是一群吃饱了没事干的白痴折腾出来的吗?苍龙一族之所以不插手,那是嫌弃参与进去会拉低智商和逼格。

    墨无越又对天青说了一句,“空间传承你得了,势力争夺战自个解决去。”

    天青:“哦。”

    “小九儿安心拿着时间宝卷修炼,他们来一个我杀一个,绝不会有机会影响到你。”墨无越转头对君九,语气温柔不可思议,至少听得天青眼睛都瞪圆了。

    这什么区别待遇?

    小五和卿羽看着天青,投以同情的目光。

    接着墨无越给君九他们详细科普了一番势力争夺战。不知道为什么莲华宗会搅合进去,但他们得了时间宝卷和空间之书,必定会成为这些白痴的目标。

    卿羽听了有些担忧,“这么麻烦还有危险,那还修炼吗?”

    “当然要修炼!不仅如此,我看师兄你和小五也应该去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得到适合自己的传承。至于毁灭者,让他放马过来吧,没有人会怕他的威胁。”君九说道。

    “嗯嗯!他敢再来,揍他!”小五握拳挥舞着,猫瞳凶猛,嘴边还露着一颗锋利的虎牙。

    卿羽也笑着点了点头。师妹都这么说了,还管什么毁灭者?

    他本尊都不在这儿,能耐他们如何?

    ……

    接下来,毁灭者是接二连三的降临到死亡绝境。莲华宗的传承火种被人得了不少,小五和卿羽只是其二,还有巫柔、温邪他们。毁灭者想要阻拦抹杀,这边有墨无越,一来残影就被龙鳞切碎,意识被碾碎,亏得他吐血

    。

    另一头,霜帝也不是好对付的,毁灭者人没阻拦着,还吃了大亏。

    一来二去,毁灭者气炸了!!

    留在死亡绝境里的残影又感觉到了新的动静,但毁灭者已经心如死灰,绝对不想再意识降临下去!随他吧,就让残影看着对付。

    虽然说是这么说,但光是念头一想,毁灭者就忍不住气的吐血。

    咳咳!

    抬手擦掉嘴角的鲜血,毁灭者脸色铁青发白。意识被抹去了几次,对他而言也是不轻的伤,尤其是墨无越出手,还有龙气攀附上来棘手不已。

    毁灭者恨得牙痒痒,他改变主意了!

    他忍不了等到君九来神域再动手。因为不止君九一个人,要是每个都等,那得等到什么时候?还是在上三重解决了他们。只是一想到墨无越在上三重,毁灭者犹豫不已,他倒不是惧怕墨无越的身份,他是害怕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他接任务抹杀莲华宗一事并不光彩,所以才白袍遮身,免得被

    熟人对头知道了,抓他把柄。

    墨无越可是苍龙一族的,本尊跟他交手是藏不住身份的。

    毁灭者思索了一会儿,眼眸中闪掠过寒光,他有主意了!

    毁灭者当即闭了闭眼,调息运转一番灵力修复伤势,等脸色好了不少他才睁开眼起身。毁灭者脱去了白袍,露出了他本来的面貌,随后瞬移走进了一座山腹宫殿之中。

    宫殿深处摆放着一座冰棺。

    毁灭者走过去居高临下的盯着冰棺里的男人看了好一会儿,这才起手掐诀开启冰棺,将里面的人唤醒过来。

    眼帘颤了颤,冰棺中的年轻男人睁开双眼,他迷糊了一会儿视野才清晰起来。看到毁灭者,年轻男人激动的想要起身,但沉睡太久身体僵硬,一时半会动不了。毁灭者开口,语气温和安抚:“贤侄不要着急,你先缓一下,我有关于莲华宗的重要情报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