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咚……”

    被荷尔蒙控制的大脑中传来诡异的敲门声,三个男子顿时惊慌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互看了几眼点点头各自从床头下抽出了一把开刃的砍刀。

    “敲,我敲你老母!”

    猛的拉开木门,三把砍刀带着白练刀光斩向了门前的黑影。

    “嗬……”

    回应他们的是一双狰狞恐怖的鬼手利爪。

    砍刀根本没有落下的机会,鬼爪就已经插入了三人的胸腔之中掏出了猩红的心脏,喷出的鲜血浇了黑影一身,血色的双瞳透出了更加疯狂的意味。

    “死!!!”

    早已失效的声带发出了恶魔般的嘶吼,三个被掏心的男子自口鼻中钻出一道白色烟气,被那黑影一吸而入,随后才噗通一下同时倒地。

    刘世祥冷哼一声捏爆了爪中的三颗心脏,血食对他来说是无用的。

    让这三人被掏心而死是为了发泄自己前段时间被蓝燕出卖与遭受特事部围剿产生的怒火。

    只不过他还没有掌握成为一个称职鬼怪的要领。

    一瞬间杀死三个人渣并没有让他们遭受太大的痛苦,鬼怪除了杀人之外的最大本事是令人产生恐惧!

    老道的恶鬼甚至不需要怎样出手,只是营造恐怖的氛围和偶尔的原身闪现就足以达到吓死人的效果,让人胆裂魂飞而死。

    只能说刘世祥还太嫩,被那三个人渣的脏血污了手。

    低头看了一眼卖相恐怖的僵尸爪。

    之前还觉得没有僵尸爪和獠牙的自己是个残疾僵尸,现在才知道爪牙也是需要时间积累才能长出来的。

    他是被红光雨催生出来的僵尸。

    等级是飞跃式的成长,装备倒来不及跟上。

    而在吸取了三个人渣的精气之后,从未有过感觉的尸身此时却是觉得牙痒痒。

    “昂!”

    仰天长啸一声。

    獠牙自唇下窜出。

    发泄了心中怒火又饱食一顿的僵尸有些得意忘形,这一声长啸将周遭还在睡梦中的所有人通通惊醒了。

    “救命,救……”

    幽幽醒转过来,女子挣扎着从床上爬起。

    破碎的衣衫褴褛的挂在身上暴露出大片春光,期间交错的淤青是那三个人渣留下的罪证。

    女子呆愣的看着地上三具无心的尸体,张了张嘴,喉咙中却是没法吐出任何声响。

    目光对上那獠牙翻出唇外的恶鬼,女子的眼眶中慢慢渗出泪珠滴落。

    “谢谢,谢谢你。”

    刘世祥点点头,双脚离地飘出了屋外。

    对于这张好尸卡,他收的非常称心。

    这代表着他杀人的举动是受到别人赞同的。

    所谓的惩恶锄奸无非如此。

    去他么的超级英雄不能杀人定律,老子不做英雄了又怎么样?!

    只要杀人能够让自己的良心过的去,他连眼皮都不会眨一下。

    猩红的眼瞳中血色更浓。

    成为僵尸后的刘世祥并没有发觉他的心性开始在潜移默化中改变。

    哪怕是恐怖分子在第一次杀人的时候都不会像他这样冷血。

    哦对,他的血本来就是冷的。

    远处楼顶,望着往出租屋处呼啸而去的警车,血色瞳仁渐渐退散回清澈的黑色。

    “没有当初那些人的气息,果然对我不再是原来的态度了吗?”

    三个人渣的死法绝对会让特事部联系到他身上。

    这样的情况下特事部保持沉默,内中含义不问可知。

    顿时,此前一直压在刘世祥胸口的巨石如同被一柄无形的铁锤砸成了粉末。

    “畅快!”

    在吸取了三个人渣的精气之后刘世祥觉得喉头松动了许多。

    虽然发声非常艰难,不过能够与人交流已经是非常巨大的进步了。

    感受着人渣的精气在体内不断消化的舒爽,刘世祥下意识的眯起眼睛心情复杂。

    “生人的精气对于实力的提升较之月光阴气增幅了三倍不止,而且还有这种令僵尸如痴如醉犹如du瘾般的依赖性。

    别说是没有理智的僵尸了,哪怕是我如今都觉得意犹未尽。”

    自身原本是为人,而如今却以人为食。

    “不成,我不能再吸食生人精气了。

    否则我会被僵尸的本能*支配,越陷越深。”

    三天后

    “噗通”

    持刀男子的面色瞬间变得惨白,随后瞳孔放大倒在了地上失去了声息。

    “啊……

    这精气入腹真是浑身舒爽,我还想再吸一个!”

    随着躲在角落瑟瑟发抖的小夫妻二人不断尖叫,刘世祥那双充满杀意的血色瞳仁逐渐回复了清明。

    “我,我这是怎么了?”

    看着落地镜中那个狰狞恐怖的鬼影,他的肩膀不受控制的颤抖,

    “不,这不是我,这不是我!”

    刘世祥语气惊慌无比,“砰”的一下冲破窗户仓皇逃窜。

    “那,那是什么东西?”小夫妻二人被破窗口来的冷风吹了小一刻钟,这才敢从角落里爬出来。

    探了探持刀男子的鼻息,男人赶忙缩手。

    “死了!”

    “报警!”

    警察很快就到了。

    不过与平时不同的是,这次来的警察穿着是时髦值爆表的黑色特战服。

    小夫妻二人结结巴巴的把之前发生的事说清楚后,那两个警察好生安抚一番就带着尸体回去了。

    发生人命的案子连笔录都没做,只是将狼藉的现场拿着照相机拍了个遍。

    “李局的思路是对的,那僵尸保留了生前的思维能力。”

    乌鸦将抢劫犯的尸体往涂着特警二字的改装装甲车里一丢,点燃一根雪茄狠狠的吸了一口。

    “两次杀人都是在罪犯的犯案现场。

    第一次是极度暴力的掏心杀人,第二次却只是吸干精气。

    他这是在实施自己心中的正义吗?

    亦或是……

    为自己吸食人类精气的行为寻找借口!”

    “你觉得呢?幽鬼?”

    “乌鸦,我觉得你很啰嗦。”

    将靠在后车门上抽茄的乌鸦推开,关上车门。

    代号幽鬼的女性特事部战斗员启动了装甲车。

    指着车载小型雷达上不断移动的小点,幽鬼说:“飞僵正在快速离开城市。

    李局让我们躲在暗处观察顺带善后。

    再不走就追不上了。”

    耸了耸肩,乌鸦丢掉雪茄上了副驾驶。

    他最不喜欢和幽鬼搭档了。

    因为幽鬼嫌他的啰嗦。

    而且他打不过幽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