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的,那万宙盟魔将简直是胆大包天,杀掉了绝行魔尊不说,竟然还杀掉了玉墨魔尊,他连连得罪天族与亘古族,他想让自己不容于亘古天地吗……”

    “何止啊,他竟然还想杀掉流商魔尊与夜则魔尊,此等凶狠之徒,若不斩杀,迟早会成为一个祸害…”

    “最可恶是那飘花魔尊,关键时刻,他竟然挡住那两位天族魔尊,他想干什么,他想帮着那该死的魔将对付流商魔尊他们吗?”

    “该死的万宙盟,简直就是恶奴欺主!养不熟的白眼狼,我亘古族压根就不该让万宙盟存在下去…”

    山巅上的大战,让山腰上的近百位半步魔尊都是又惊又怒,尤其是亘古族出身的半步魔尊更是恨得牙痒痒,再也无心破解禁制。『→お℃..

    眼看着苏夜一人独战流商、夜则两位魔尊,居然还大占上风,也是越看越急,不知不觉,凑成一堆。

    忽然,有人大叫了一声:“我们上去帮忙,凭我们百位半步魔尊,就算杀不了那万宙盟魔将,也能给他带去极大的压力,到时候流商夜则两位大人,必能将那该死的万宙盟魔将斩杀…”

    “杀掉那该死的万宙盟魔将,平分天材地宝…”

    “杀!”

    几声大叫,人心晃动。

    骤然,近百位半步魔尊蜂拥而上,一蹿上了山巅,二话不说朝着苏夜挥起了神通,霎时间,攻势犹如狂风暴雨。

    “该死…”

    飘花魔尊脸色大变,这才想起来自己竟然把山下那群半步魔尊给忽略了,他不仅忽略了他们的存在,也忽略了他们的胆子与贪婪。为了苏夜手中那数千株天材地宝,这些半步魔尊竟疯狂的参与进了魔尊级别的战斗。

    他当场就想阻拦。

    苏夜一人对抗流商、夜则两位魔尊已经不容易了,再加上这近百位半步魔尊,如何能敌?

    然而,飘花魔尊同样也是一人独战两位天族魔尊,形势也是极为艰难,两位天族人怎么可能让他离开?

    两位天族魔尊不仅不放飘花魔尊离开,而且也看出了飘花魔尊的急切,更是开始言语打击,试图搅乱飘花魔尊的心神。

    “哈哈,飘花老鬼,这下知道自己作出了多么愚蠢的决定了吧,等着吧,等着那群半步魔尊联手流商夜则将那该死的魔将击杀,接下来就是你的死期了。”

    “不仅仅是你,就连你身后的玉扇天宗也将因为你一个错误的抉择付出的惨痛的代价,以亘古族的贪婪,你们玉扇天宗不拿出三座宝库,都休想平息他们的怒火…”

    “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飘花魔尊脸色顿时一片煞白,两位天族人狡猾无比,言语跟诛心似的直戳他内心中的薄弱之处。

    与此同时,流商、夜则那边看到百位半步魔尊涌上来,也是精神震荡,兴奋无比,气息竟然骤然强大了三分。

    “该死的魔将,竟然想杀我们,谁给你的胆子!今天你必死无疑,待杀你之后,本尊更要遍查亘古天地,将一切与你相关之人找出来全部杀掉,斩断血脉,断绝来世!”

    “呵,就凭他们?”

    苏夜不仅不惊,反而嘴角一勾,流露出了一抹深深的不屑。

    体内魔将神力忽然间激荡。

    一座巨大的古钟骤然浮现于身周,缓缓旋转,周围那猛烈攻伐而至的神通正好击打在这古钟上,撞得咚咚咚的声音传遍八方,可奇妙的一幕却发生了,百位半步魔尊如狂风暴雨般的神通,竟然只有寥寥一小部分威能穿透古钟。

    还不到三成的威能穿透古钟,根本就无法给苏夜造成威胁,呼吸之间,就被身上自然爆发的三色光芒绞碎。

    “什么?防御神通!”

    “这是魔尊级防御神通?”

    “该死!”

    所有的人都震惊了,谁也没想到苏夜除了杀伐恐怖之外,居然还拥有一门强悍无比的魔尊级防御神通。就这份防御神通直接就把近百位半步魔尊的神通大部分威能隔绝在外。

    古钟,正是混元钟。

    此时,混元钟其实并不算魔尊神通,充其量只能算是一品魔将神通,距离魔尊级神通,还差了一线。

    但这门于七八百位超级魔将围攻中承受了无数风吹雨打淬炼出来的防御神通,哪怕只是一品魔将神通,依然展现出了强大的防御能力,以至于让在场的人都震惊,都误以为是魔尊级神通。

    这一下,那近百位半步魔尊胆寒了。

    他们原以为集合他们的力量,即便围杀不了苏夜,也会给苏夜造成极大的危险,眼下出现这种结果,他们不禁后悔自己太过冲动,什么都不了解,就贸然掺入了战圈。

    有些人甚至都萌生了退意,自己的攻击杀不穿苏夜的防御神通,根本无法给苏夜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反倒是苏夜只要找到时机,却随时有可能将他们撕碎。

    只是现在想跑,却已经迟了!

    苏夜本来没打算对付这些半步魔尊,只想干掉山巅上这些魔尊,夺走天戟树就够了。现在既然这些半步魔尊不知死活,自己掺和了进来,那他也不会有什么仁慈之心。

    “森罗镇狱!”

    “黄沙迷城幻之神国!”

    趁着这些半步魔尊还在震惊,苏夜毫不犹豫将困、幻两道神通也催动出来,顿时就把山巅上演变成一个可怕的幻境,幻境与困阵的力量甚至也把周围的魔尊笼罩了进去。

    森罗镇狱、黄沙迷城幻之神国这两门神通,虽然达不到魔尊级神通的标准,都只是一品魔将神通,但双重叠加,却也是威力无穷。

    一时之间,大战中魔尊也都受到了影响。

    高手交战怕的就是受到干扰。

    几位魔尊谁都没有想到,苏夜这厮竟然会同时掌握四门强悍无比的大神通,简直是把杀伐、防御、困、幻四道全部钻研到了炉火纯青之境。

    为搏命,也只能是使出浑身解数,将自己一生所学各种手段拼了命的催动出来,才勉强保证不被苏夜趁虚而入。

    魔尊底蕴深厚,有足够的本事抵御,可那些半步魔尊就没有这个能耐了。困幻两种神通双重叠加起来,这些半步魔尊就遭殃了。一个个轻而易举的迷失在黄沙迷城幻之神国当中,完全忘记了围杀苏夜的事情。

    便在这个时候,苏夜一拳一拳轰出三光破灭神通,三色神光犹如龙蛇在幻境之中,卷住那些半步魔尊,一个一个全部绞碎。

    一时间血雨纷飞。

    短短十息之间,近百位半步魔尊就被苏夜杀了个干干净净,无一漏空。

    如此恐怖的杀戮,对几位魔尊也形成了极大的冲击。

    悔意不禁涌上心头。

    根本没想到苏夜会这么恐怖,早知道苏夜这么恐怖的话,他们疯了才会去攻击苏夜。就算争不过山顶上这株天材地宝,大不了不争,也比丧命强啊。

    “飘花魔尊,我们不打了,到此为止,我们也不争这株天材地宝了,你不要再纠缠我们,我们现在就走,如何?”

    幽玄魔尊有点慌了,感觉这四周的幻境之力似乎越来越强了,对他的意识已经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再不赶紧离开,只怕等苏夜腾出手来,他们就再也走不了,要步绝行魔尊与玉墨魔尊的后尘。

    “呵呵,刚刚不让你们插手,你们偏要插手,现在知道危险了,想跑了,哪有那么容易!”

    飘花魔尊也不是吃素的,作为玉扇天宗的魔尊,他其实也是狠人一个,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怎么可能让这两位天族魔尊逃走?

    在苏夜的幻境神通中,他可没有半分影响,铁了心不让两位天族魔尊逃走的他,不仅没有松懈半分,反而越发疯狂的攻击两位天族魔尊。

    原本飘花魔尊一人对阵两位天族魔尊,还丝毫占不到上风,只有抵抗而无还手之力。这会儿借着苏夜的幻道神通对两位天族魔尊的影响,一通猛烈的反攻之后,反而把颓势扳了回来。

    两位天族魔尊又惊又怒,也拼命催动神通,甚至连生命符文都激发出来,企图爆发,可谁曾想飘花魔尊发起狠来也不落后分毫,居然也把生命符文激发了。

    就在这时,一声凄厉的惨嚎猛然响起。

    两位天族魔尊定眼一看,不由亡魂丧胆,却是那夜则魔尊被苏夜轰出一团三色光芒笼罩绞碎了身躯,当场就陨落了,连真灵都没有落下。

    两人越发疯狂,不顾生命之力的消耗,拼命爆发,这才将飘花魔尊震开,强行撕开苏夜的幻境神通,拼命的往远处逃去。

    可没等两位天族魔尊逃出百里,又是一声惨嚎响起。

    流商魔尊整个人都被苏夜以三光破灭神通震出数十里远,生生撞碎了一座坚硬无比的山峰,可怖的三色光芒笼罩之下,流商魔尊也没能幸免,生生被撕碎了身躯。

    两位天族魔尊只看了一眼,更觉肝胆俱裂,拼命的狂奔。恨不能飞空挪移,可在这神秘的时空里,飞空挪移根本就是一种奢望。

    才没多久,两人就感觉到苏夜与飘花魔尊竟然追到了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