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夜闻言顿时就有一种脊梁骨撑天而起气势,充满侵略的眼神上下扫视着苏清雾,狂笑道:“说得好像我这辈子就打不过你了似的,男子汉大丈夫岂能被你小瞧了,好,就三次机会,等着我揍你一顿再把你抱回家。”

    苏清雾淡淡地瞥了苏夜一眼,“我还以为你会说,你不需要三次机会,一次机会就足够了。”

    咳咳咳!

    苏夜一听这话,顿时有一种被呛住的感觉,一身气势当场弱了一半,“笑话,三次机会是你自己说的,你虽然是女人不在乎那些虚名,但总也要言而有信,你是我未来的道侣,我怎么能陷你于无信?”

    苏清雾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但终究没说出来,只是侧过身去平静地看着夜空中的星辰,眸中闪着动人的光彩。夜幕下,烟云中,她遗世独仙。

    苏夜脸颊有些发烫,暗自郁闷,他又如何不想一次就把苏清雾战败,将这个表面冷淡骨子里却比世上任何人都傲的女人收入怀中?可惜他有自知之明,就凭他现在的实力差苏清雾何止十八条街,一百八十条街都不止了。真要自己改三次机会为一次机会,那不是装逼,那是傻逼。

    看着烟云缭绕不似尘世人般的苏清雾,苏夜暗下决定,一定要努力修炼,修仙者毕竟是以实力为尊的。自己没有足够的实力,再狐假虎威哪怕背后站着一尊真正的仙人,也只能装一时之逼,强横不了永久。

    更何况,这苏清雾绝对是说话算话的人,不管她对他有什么目的,他若真的三次挑战她失败,肯定会被她杀死,这点是无需质疑的。

    退一万步说,哪怕苏清雾最终突然不可思议的心软了,不杀他了还真委身成为他的道侣了,他若不如她,这辈子恐怕就真要永远面对一张淡然的脸孔了,跟冰冷石头一样的道侣,岂不憋死?

    “你不要小看了长离恨…”这时候,耳边又传来了苏清雾的声音,她并没有转身,但苏夜知道她在对他说话。

    苏夜心中一咯噔,说心里话,他其实并没把长离恨放在心上,甚至他也没把青云宗放在心上,他觉得自己是有雄心壮志的人,岂能为青云宗这一亩三分地而束缚住了自己的道路。

    然而,苏清雾却突然提起长离恨,这不得不让他提起一丝警惕,他知道苏清雾不会无的放矢。

    “怎么说?”

    “我只能告诉你长离恨是有大气运的人,他身上的气运不比你差,甚至比你还强。他的实力会越来越强,并不会因为被幽禁离恨峰而停下变强的脚步,你与他已经结下死仇,你若不变得更强,未等我杀你,你就会死在他的手中。”

    苏夜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他这已经是第二次听苏清雾提到气运了。就是因为气运,苏清雾才会将他一个本来身份卑微的乡野小子带到青云宗。

    “你又一次提到了气运,这让我很不解。气运不应该是虚无缥缈的吗,你怎么就能断定出别人的气运强弱?”

    “这个只等你境界到了你自然就会懂了,总之,你记住就对了。”

    苏夜再一次郁闷,又一次因为自己实力不够感到恼怒。

    之前实力不足他觉得生命安全没有保障,充满危机感。可他倒也不至于憋屈恼怒,毕竟他修仙时间太短,时间上的短板,这只能怪他穿越得太迟,这没什么好说的。

    可现在他却有一种只因自己实力不够便连跟苏清雾多说话的资格都没有,而他却偏偏被苏清雾的冷淡激起了骨子里的傲气,偏要把苏清雾变成道侣,一个男人连跟未来的老婆多说几句的话的资格都没有,这是何等的憋屈?

    苏夜咬紧了牙齿,心里一遍遍地坚定变强的心思。他坚定的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屹立到巅峰,不再让任何人尤其是自己的老婆与他说话时来上这么一句“你境界不够等你境界到了自然就懂”而单方面中止对话。

    “另外,你这次还要进入魔血幽狱三个月,出来以后宗门大比差不多也要开始了,你到争取名列前十!”

    苏清雾又一次出声,还是那么淡淡然,仿佛在吩咐他必须做什么事情似的,更是把本来就郁闷的苏夜气得心浮气躁。

    苏夜想都不想,恼怒道:“什么宗门大比,我没兴趣,燕都跟周白一都被我杀了,内门中还有什么人是我的对手?”

    苏清雾转过头来,瞥了他一眼,淡声道:“心浮气躁,你心性修为不够。”

    这下可真是把苏夜给说炸毛了,恼怒道:“你这是在调教我吗?”眸中隐隐闪现怒火。

    苏清雾可不知道苏夜口中的调教是什么意思,依然道:“你若真打算做我的道侣,就这点心性修为,你连第二次挑战我的勇气都不会有。”

    “什么…”

    苏夜气炸了,这摆明了在说他第一次挑战之后会输得很惨,输得连第二次挑战的想法都没有,这如何能忍?

    可正当他要发作,他突然一转念,不对啊,这苏清雾的态度虽然让他很不爽,但怎么看都觉得她对于他要做她的道侣有在认真对待,甚至怕他真的没勇气挑战了似的,这是盼着他娶她呀,还是望夫成龙啊?

    突然间,苏夜感觉心中怒火尽消,通体舒泰,他一字一顿地道:“现在不说这个,但你记住,你必然会成为我的道侣。”

    苏清雾没什么表示,淡淡道:“这一次宗门大比有些特殊,你取得前十就可以参加紧随其后的天渊大比,若能在天渊大比中也取得前十,你将可以获得进入天渊朝武库阅览武学秘典一天的机会,同时还会有其他好处,到时候你便知道。”

    苏夜眼前顿时一亮,什么天渊大比他不知道,胜出后还有什么其他好处他也不关心,他只听到能够进入天渊朝武库阅览武学秘典那便足够了,凭借他的底牌只要进入天渊朝武库,那就等于是有机会将天渊朝武库搬空,就冲着这个,说什么也要干他一票啊!

    “好!我明白了,放心吧,我肯定会胜出的。”苏夜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别太自信,燕都与周白一可不是青云宗真正的最强的内门弟子,他们还差得远呢…”

    苏夜一怔,不是吧,燕都不是号称内门首座弟子吗,竟然还不是最强的,难道青云宗还有隐藏的内门弟子?

    没等苏夜开口追问,苏清雾已经起身飘走。身影翩若惊鸿,如风似仙,夜空中只飘来一句:“跟我来…”

    苏夜不知道苏清雾这是什么意思,但横竖苏清雾也不会害他,起码现在不会害他,索性催动身法追了上去,刚掠出一段距离,苏夜猛地停住,一拍脑袋,“不对,这苏清雾可还没告诉我为什么没照顾楚衣,丫的,差点被她激糊涂了,必须得让她给我一个交代,否则我这心里如何能痛快?”

    苏夜神色一片坚定,再次追了上去,将“灵猴身法”催到了极致,身影过处,一条道韵浮生,威压掠过夜空,草木尽折腰。

    眨眼间,消失不见。

    夜空中只剩下一道淡淡消逝的惊鸿妙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