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夜万万想不到他花费了巨大代价渴求的天兵没有成功,反而是为真正的苍茫剑洗练出了一个非凡的躯壳,以至于苍茫剑不惜自斩一份意志下来夺取,为他惹下了无法抵挡的杀劫。

    然而,苏夜没有后悔,一丝一毫都没有。

    哪怕重新来过,他认为他也依然会这样选择。只不过如果重来的话,他一定会做更全面的准备,至少得找到让剑之灵性可自修的方法,先让剑修到一定程度,再一鼓作气成就天兵。

    只要成了天兵,有天道庇护,就算是帝者之剑要夺取,恐怕也不是一份意志就可隔空夺取那么简单吧?

    苏夜只是恨,恨自己太弱,若他有足够的实力,可以将帝者意志反杀,那苍茫剑的图谋就只是一个笑话。

    可惜…

    这一切太遗憾。

    苍茫剑的帝者意志对于苏夜临死前的威胁没有丝毫的在意,有的只是轻蔑。对它而言,一个随意可以抹杀的蝼蚁,他的威胁只是一个笑话。

    死!

    苍茫剑帝者意志所化的那口剑直接斩了下来,苍茫世界之中,苏夜的心神虚影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几乎就要溃散了。

    呼~

    就这一瞬间,苏夜忽然感到脑海世界那一座神秘之门动了。两条大门柱散发出悠悠万古之光,其上无数古老的符文爆发出恢弘至力,一道门的虚影竟从中脱胎而出。

    刹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