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长河资质禀赋本来就不错,在古战场中受苏夜打击而觉醒了一些奇妙的东西之后,更是不得了。哪怕被苏夜搜刮了一切,夺走了天河本源,离开了古战场之后依然是小机缘不断,修为迅速猛增,在水之一道中有了极大的提升,现在已是神通八重巅峰。

    决定窥听苏夜讲道之后,侧耳聆听,很容易就从苏夜的讲道中听出一些非常玄妙的天地至理,那都是他过往所不曾领悟的东西,这些天地至理虽然无法融入他本身大道之中,却可以行之有效拓展他的世界观,帮助他从另外的角度去观参天道,最终再反馈到水之一道的参悟,便能获得更大的提升。

    所以,听着听着,原本还保持着一颗警惕的心的林长河,居然就入迷了。不知不觉竟忘了自己的身份与处境,仿佛就成了雪岛玉宫的弟子一般贪婪的汲取着苏夜的讲道。

    修仙之人渴望了解天道,各种各样的天地至理就是修仙者的营养,林长河沉浸在这些营养的摄入中不可自拔,心里潮起潮落的,简直忘掉了一切。

    不知过了多久。

    反正在林长河的感受中,应该只是过了一点点时间而已,苏夜讲道的声音忽然戛然而止了。

    “怎么没了?”

    林长河从那种忘我的状态中惊醒过来,还有点茫然,眼睛一睁却差点吓得魂飞魄散了。

    不知什么时候,雪岛玉宫七位长老已经围在他的身边,竟以长生之力将他四周的空间给封锁了。沙滩上三万雪岛玉宫的弟子,同时恶狠狠的盯着他,就好像能够透过水气看到他的本尊一般。

    最恐怖的是,苏夜竟然站在巨石上,一脸玩味的看着他。

    “被发现了…”

    “竟然被发现了…”

    林长河有一种惊魂般的感觉,差点叫出声来。第一时间扭动身形,就想逃走。哪知身形方动,四方虚空立即有一股冰寒彻骨的力量狂冒而出,风雪交加,寒气喷薄,刹那间就冻得林长河痛苦哀嚎,仰仗水幻化形术变化的水气再也保持不住直接散了,原本的人形彻底显露出来。

    空气中一道道由风雪凝聚的雪白锁链怒射过来,直接把他手脚躯干捆得严严实实。

    “何方宵小,竟然敢偷入我雪岛玉宫窥视我雪岛玉宫镇宗仙法,当我雪岛玉宫无人不成?”

    殷峮一脸怒色,声音跟炸雷似的,眼神都快冒出霹雳将林长河炸成碎末了。

    才弄死了一群华天宗的高手,又来了一个林长河。而这林长河比华天宗更为诡异,竟然在雪岛玉宫严密封锁了所有入口的情况下,依然悄无声息的潜入雪岛玉宫,藏入冰海之中。

    要不是有苏夜暗中提醒,她们甚至无一人知晓。但凡这林长河想要搞点什么事端,那雪岛玉宫非被这该死的混账搅得一团糟不可。

    林长河已然是触碰到了殷峮的逆鳞,触碰到了雪岛玉宫的逆鳞。

    “想不到啊,真是想不到啊,林长河,我们竟然又见面了,可是这样的见面似乎有些不太好呀…”苏夜笑眯眯的说着,语气是满满的嘲弄与不屑,把林长河气得是七窍生烟满面通红。

    偷入雪岛玉宫,还偷听苏夜讲道,妄图染指飞雪仙经,关键还被人抓到了,而且抓了个现行,这太羞耻了,脸皮再厚的人恐也无法保持镇定,何况再被视作平生大敌的人当面嘲弄,更让林长河恨不得把脑袋埋裤裆里去。

    “苏夜…你个该死的杂碎,你早就发现了我潜入雪岛玉宫了,对不对?”

    羞耻归羞耻,林长河也不傻,反应极快。将前后的事情一对照,立刻就回味过来了,苏夜早就发现了他潜入雪岛玉宫,所以故意设了这么一个局,故意在沙滩边讲道,将他引出来,抓他一个不知不觉。

    可是他想不明白,他能够进入雪岛玉宫,完全是靠着一样冰蛮族留下的宝物,这枚宝物能够让他无声无息的来往于冰海,这怎么可能被苏夜发现呢?

    “放肆!小小的一个神通八重,潜入我雪岛玉宫图谋不轨就罢了,到了这份上竟然还敢如此出言不逊,简直不知死活。”殷峮怒目圆睁,隔空一巴掌扇过来,当即给了林长河一个响亮的耳光。

    林长河痛嚎一声,双眼一下子赤了。

    当着几万个人的面,被扇耳光,这无论如何都是他生平没有过的事,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雪岛玉宫的…你们不要太过份了,你们可知我林长河是什么人,胆敢如此对我,不怕天道震怒,落下天谴吗?”林长河捂着肿胀的右脸嘶吼道。

    话音刚落!

    啪!又是一记耳光响起,九长老胡侍茵隔空给他左脸也来了一下。就这一下便让林长河的左脸也肿胀起来了,左右脸算是平衡了,可满脸肿胀却如同猪头。

    林长河彻底暴怒了,气急败坏,连连嘶吼,“雪岛玉宫,你们简直欺人太甚,我林长河乃天命之人,注定要成为天道之臣的天骄,你们竟然敢如此羞辱于我,我林长河发誓,绝对不放过你雪岛玉宫,有朝一日定屠你满门,将你们这些贱婢全部困锁起来,羞辱万年…”

    嘶吼中,林长河身上冒出了一道金色的光芒,竟散发出超乎其本身神通八重巅峰修为的气息,一股金色的波纹荡漾开,看似微弱,却有着惊人的力量,竟隐隐撼动了七大长老以长生之力封锁的虚空。

    “天命之人…”

    七大长老脸色一变,尽都有些心惊。她们只从苏夜那里知道,在她们与华天宗戴玉伦等人大战之时,有个叫林长河的人通过秘宝潜入了雪岛玉宫,却不知道林长河居然是天命之人。

    以七大长老的阅历,对天命之人虽然不算极为了解,但也不是全无所知。

    自古有传说,人皆有命,但绝大多数都是凡命。只有一小撮福泽深厚之辈会得到天道眷顾赐予天命,身具天命的人谓之天命之人,这种人受天道眷顾,是注定要获得天道爵位,成为天道之臣,凌驾于众生,代天管束苍生的。

    这类人极其可怕,不能动不能骂也不能伤,否则就是挑衅天命,对苍天不敬。就不说天命之人彻底成长起来之后,会比一般修仙者强横得多,得罪了会招来巨大的报复。

    单单挑衅天命对苍天不敬,据说就会沾染天道因果,招致天道的惩罚,重则天谴,轻则气运削弱,导致修为不进,命运坎坷,多灾多难。

    总之,得罪天命之人后果极为可怕,为修仙者所忌。

    “笑话,就你个獐头鼠目藏头露尾的混账东西,你说你是天命之人就是天命之人了?”

    陆无双凌空飘起,怒斥道。她的眼神扫过林长河的身躯,眼里露出深深的不屑。

    獐头鼠目?

    藏头露尾?

    林长河羞愤欲死,堂堂天命之人竟然被人如此形容,只怕是普天之下古今之中独一份了。

    “你个贱婢,瞎了你眼,睁开眼睛看清楚,我身上的这一层金光是什么,这就是天位之光。我告诉你,不出十年,我林长河便可凝练天位,成为真正的天道之臣。”

    “我今天来雪岛玉宫,本来就是你们雪岛玉宫的荣幸,你们不跪地欢迎我就罢了,还胆敢与苏夜这个杂碎沆瀣一气对我进行羞辱,那便是弥天大罪,你们想过后果吗?”

    林长河歇斯底里的怒咆,身陷困境他并不害怕,因为他是天命之人,天道眷顾不是那么容易杀死的,一般人也没有那个胆子杀死他,他愤怒是因为他遭到了巨大的羞辱。

    堂堂天命之人被人悬困于虚空,当着数万人的面扇他的耳光,又指他獐头鼠目藏头露尾,如此羞辱,定成为他这一生之中极大的污点,会让他将来面对同样的天命之人时抬不起头来。

    七大长老犹豫了,看样子,这林长河真是天命之人啊,他身上的金光也还真与古籍中记载的天位之光极为相似,这等人可着实真是个刺猬,打不得骂不得更加杀不得,这可怎么办才好呢?

    殷峮不禁朝苏夜看了一眼,难道这家伙要坑雪岛玉宫吗,心中暗恼之下,便给苏夜传音问道:“苏夜,你怎么回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林长河是天命之人了,为何不早告诉我们?”

    殷峮这下是真的恼怒了。

    隐瞒林长河的身份这件事,比起在白雪宫戏弄她更加让她恼怒。在白雪宫里戏弄她,顶多算是一场小恶意的玩笑,可隐瞒林长河天命之人的身份却足以将雪岛玉宫坑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一人之荣辱如何比得上一宗之安危?

    苏夜却是没有半点回应,骤然冷笑一声,“林长河,纵然你是天命之人又如何,哪怕你现在就天位加身了,惹到了小爷,小爷我照样想揍就揍想杀就杀,于我眼中,你与土狗有何不同?”

    话音落!

    元古天门迸发,悬于高空,镇世之威倾泻而下,竟是狠狠的对着林长河的身体砸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