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

    三个海贼突然之间就朝船外飞掠而去,速度快得跟一道光似的,比起他们来时还要快上三分。

    没办法,保命要紧,求生的*驱使下,他们爆发出了平时无法爆发的力量。

    可是怎么跑得掉?

    半空中一声狮吼响起,金毛已经闪到三位海贼的面前,一人赏了一爪子,将三位海贼同时击落到了甲板上。

    三位海贼惊骇欲绝,以为自己死定了。就凭那金色狮子刚刚显现出来的恐怖威能,那爪子连天空都能撕开,就他们的血肉之躯挨一下还不得飞灰湮灭了?

    三人下意识的惨嚎起来。

    嚎了好几秒钟,他们才发现过来自己根本没有受伤,那恐怖的金色狮子根本就没有抓伤他们,顿时喜不自胜。

    可转眼一看,却发现甲板上的人尽都带着一种嘲讽的表情围观着他们,包括那些弱不禁风的侍女也是一样。

    “真是笑死人了,这三个海贼自己闯到了鬼门关还不知道,刚刚还一个劲的卖狂…”

    “就是,可笑他们后知后觉的,居然还妄想从金毛大人眼皮底下溜走,我也是醉了…”

    不知不觉,金毛在遗仙山庄武者眼中已经不单单只是苏夜的坐骑了,而是一种惊天动地的存在,只能以大人称呼才能表达出对金毛的敬畏了。

    至于对一头狮子称大人有没有什么不妥,则不在遗仙山庄的武者考虑之中了。就算金毛只是一头狮子,可一爪子都能把天空撕破的狮子,那跟神都没什么两样了。

    传闻中海外仙岛的最强者,都无法撕开天空分毫。

    一头神一般超越了海外仙人的恐怖存在的狮子,那就是神狮,就是大人。

    独孤白虹更为惊恐,因为他才是整条船上体会最深的人。

    他以自己的实力为参照,他发觉自己在那头雪白巨兽面前可能连一招都撑不住,可雪白巨兽却在三息之间就被金毛镇压了,基本毫无反抗之力。

    狂霸如金毛,竟然只是苏夜的坐骑,驮着苏夜到处走,毫无怨言,异常驯服,那苏夜究竟得强大到什么地步?

    “莫非苏少已经是超越了神通九重的长生强者?”

    独孤白虹心中闪过了一个可怕的念头,但又有些不敢置信,因为苏夜说过整个古阳大陆规则辖制,最多只能修炼到神通九重,想要超越神通九重只有打破这个世界的束缚,进入更高更辽阔的世界。

    苏夜现在既然在古阳大陆,那就很明显,他没有打破这个世界的束缚,怎么可能超脱于规则之外,成为一个长生强者?

    独孤白虹想不通也想不明白,对于他来说,这事就是一种深邃的玄奥,根本无法参透。

    但有一点,以自己为参照来衡量苏夜的实力之后,他对苏夜充满了敬畏。

    三个海贼面若死灰。

    顾不上周围的嘲笑声,咕咚,齐齐跪在独孤白虹面前,拼命的求饶。

    “这位道友,之前是我们被猪油蒙了心肝,是我们犯蠢才来冲撞道友,求您放我门一马,我们再也不敢了…”

    独孤白虹:“……”

    这三个海贼不死都没天理了。

    胡乱闯入别人的地盘,连对方的底细都没弄清楚之前就卖狂,发现踢到铁板了却连求饶的对象都弄错了,这么蠢的人能活到现在都不容易啊。

    独孤白虹忽然有点可怜这三个海贼了…

    于是摇头道:“你们求错人了!”

    三位海贼闻言一惊,慌乱不已。

    在他们看来,这条船上只有独孤白虹才是个强者,因为唯一有可能跟那只恐怖的金色狮子产生联系的也就是独孤白虹了。

    想要活命当然要求独孤白虹。

    可独孤白虹却说他们求错人了,这不明摆着是计较他们之前的冲撞,不愿意饶了他们吗?

    于是三人相视一眼,磕头磕得更厉害了,咚咚直响。

    独孤白虹干脆不理他们了,直接闪身坐回苏夜身边,一副全都跟我没关系的样子。

    这时候金毛还有那头已经缩小得只剩下两米的雪白巨兽也相继来到苏夜身边。

    金毛直接趴在了苏夜的脚边,一副温驯的样子,倒是那头雪白巨兽似乎对苏夜有着浓浓的警惕又有些好奇,眼睛盯着苏夜滴溜溜直看,竟是颇为灵动。

    三位海贼见状顿时如遭雷殛,当场僵化了,恨不得自己抽自己几耳光。

    此时此刻,他们再傻也反应过来了,这条船上真正的恐怖人物根本不是独孤白虹,而是这个看起来毫无武者气息的白衣青年。

    最看不上最没在意的人,才是真正决定自己生死的人,这种感觉跟日了哈士奇没什么两样。

    三个海贼倒也厚颜,急忙跪着朝苏夜蹭过来,简直是连滚带爬的节奏,“这位大人,饶了我们吧,我们不是故意冲撞您…”

    砰!

    三人还没说完,雪白巨兽已经一尾巴扫过去,直接将三位海贼掀飞了出去,这一下直接就让三位海贼五内俱焚一般,感觉体内的脏器都被撞碎了似的,不住的咳嗽,不住的喷血。

    雪白巨兽看都看不他们一眼,在它眼中三位海贼跟蝼蚁没什么两样。

    苏夜同样也没有理会,就玩味看着雪白巨兽,“不错啊,你本是一条很普通的海蛇,但却能够沾染上一丝龙的血脉,蜕变为半蛟,拥有这个世界规则之下最顶峰的修为,也算是福缘不浅了…”

    苏夜的慧眼神通并没有恢复,但区区一头小兽还无法瞒过他的眼力,他早就把雪白巨兽的底细看透了七八分。

    唯一没能看透的两分,则就是这条半蛟的蜕变经历。

    一头普通的海蛇,还生长在古阳大陆这种规则低下的世界里,于诸天万界之中绝对可以说是最低端的一种生命了。

    正常情况,这种低端生命是没法踏上修炼之道的。

    可这条海蛇竟然能够沾染一丝龙族的血脉,而且还是相当精纯的龙族血脉,因此蜕变为半蛟,这就不得不让苏夜产生好奇了。

    这古阳大陆哪来的龙族血脉让这条海蛇去沾染呢?

    “看来这片海域可能还有我不知道的奥妙…”苏夜眼底深处闪过一丝精光,心下已经有了决定。

    “我知道你能听得懂我的话,我不要求你臣服我,我只需要你带我去你生活的海底世界逛上一圈。完事之后,我给你一滴龙血,如何?”

    苏夜说着,拿出了一滴青龙血。

    雪白巨兽看到苏夜手中那一抹绿光,眼睛顿时铮亮,激动得差点又要放大身躯昂昂嘶吼。

    苏夜说得没有错,雪白巨兽果然听懂了苏夜的话,在那一滴青龙血的诱惑下,雪白巨兽低下了高傲的头颅,身躯一闪居然落在苏夜脚边,拿着脑袋蹭了蹭苏夜的脚,表示愿意臣服。

    雪白巨兽愿不愿意臣服在苏夜看来并不重要,只是一头沾染了龙血蜕变成半蛟的海蛇而已,除非能真正进入传说中的龙岛经受化龙池的犀利,否则先天血脉的低级已经决定了它的未来。

    他要的只是这头海蛇带着他逛一圈海底世界而已。

    眼下,这头海蛇已经主动表示了臣服,那就更方便他的行动了,苏夜自然也不会拒绝。

    他跟独孤白虹交代了一声,让独孤白虹继续前进,让金毛留在船上护航,他则打算跟海蛇下一趟海底。

    独孤白虹自然没什么意见。

    三位海贼却恐惧无比,因为苏夜至始至终竟然没有提到他们,也没有说要不要放过他们。

    “那…我们呢?”魁梧大汉壮着胆子喊道。

    “你们?呵呵…”

    苏夜微微一笑。

    “我这个人最讲道理了,也不爱欺负人。因此虽然你们惹怒了我,但我还是愿意给你们一线生机…”

    三位海贼闻言顿时喜出望外,完全没有意识到苏夜刚刚说的只是一线生机,而不是直接放了他们。

    苏夜眼神一扫,突然落在老三身上。

    “你腰间的宝刀不是号称屠龙宝刀吗,嘿嘿,我身边这条半蛟虽然还远远算不上龙,但也算是沾染了一点龙族血脉,已经有了一些龙气了。你就拿着你的屠龙宝刀跟它斗一场,若是赢了,你们自然可以活着离开,若是输了…那就不怪我了,只能说你的屠龙宝刀名不副实。”

    三位海贼闻言顿时肝胆俱裂,一脸如丧考妣的表情。

    开玩笑,所谓屠龙宝刀那只是他们自己吹牛而已,区区一把刀怎么可能屠得了龙?何况他们压根就没见过龙。

    苏夜竟然让老三拿着屠龙宝刀去杀雪白巨兽,这跟让他们送死有什么区别?

    三位海贼根本不敢答应,忙不迭的求饶。

    就在这时候,苏夜边上的半蛟却已经化成一道白光,朝着三位海贼怒射过去,一道白光闪过,三位海贼已经化作了飞灰。

    白光悬浮在船外的半空上,化为了六七十米半蛟的样子,昂昂吼着,苏夜凌空步虚,登上半蛟的背上,一个光圈便从半蛟身上散发出来将苏夜笼罩住,嗖的一下直接蹿入了海中,眨眼消失不见,澎湃的海面也趋于平静,唯有一艘大木船依旧朝着白头岛方向破浪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