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恶,皇甫金,南轩于…怎么是他们,他们竟然成了自在仙门的看门狗?”

    远远看着三州之地的血刑忽然一阵暴怒,阴阳两间不过只是一层奇妙的时空间隔,身为血河修罗魔族,血刑费了一些心思窥视到了三州之地的变化,却没有完全窥视所有。

    眼见本来应该是苏夜生死仇敌的八大势力的天君,竟然反过来守护自在仙门,以自在门徒自居,血刑恨得牙痒痒。

    “这些所谓世家仙族,果然都是无耻卑劣之徒,为了利益,竟然玩起了两边下注的把戏!”

    血刑何等眼力,哪怕是在盛怒之中依然也是把八大势力的盘算看得通透。

    那皇甫家族、南州马氏等八大势力,被苏夜强势毁掉了在三州之地的根基之后,不选择跟苏夜死磕,反而让一些人投靠了苏夜的自在仙门,那分明就是在赌苏夜会依旧凶威无限,给自己在大争之世中留一线生机。

    竟想参与大争之世,又害怕死亡。

    血刑无比鄙夷八大势力。

    然而,血刑再怎么脑洞大开也不会想到,八大势力确实是存了两边下注心思,但要说他们相信苏夜的自在仙门一定能在未来的风云变幻中保持住无可匹敌的凶威,那也不尽然。

    起码,在八大势力原来的盘算当中,留守三州之地的种子,并没有彻底投身自在仙门的打算。皆是因为那八大天君在望界之中目睹到了别人没有看到的东西,受不了大道的诱惑,才投身自在仙门的。

    而时至今日,八位天君完全演变之后,彻彻底底的成为苏夜死忠的自在门徒,也没有完全向各自背后的势力透露。

    说起来,还是自在仙门本身拥有着无以伦比的魅力与实力,这点却是血刑无论如何也刺探不到的。

    “皇朝被破,反而投靠苏夜,这些人简直是无耻之尤,迟早有一天横遭天谴!”

    睨虚大帝得知刚刚出手镇压玄古帝朝高手的人,竟然是原本坐镇三州之地八大王朝的天君,顿时又惊又怒,莫名的感到一种羞辱。

    “这个苏夜简直就是当今之世的一颗毒瘤,一颗大毒瘤,血刑统领,朕拜托你们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将这个苏夜杀死,此人不死,便是天道的耻辱!”

    睨虚大帝恨极,同时心底还有一句话没有说,苏夜不死,更是他们这些志在成为天道代言人的天命帝王的耻辱,无法容忍。

    血刑森然一笑,“放心好了,苏夜此人早已经上了我修罗族的必死名单,世上还没有胆敢杀我修罗族还能活在世上的人。”

    血刑同样看不起睨虚大帝,不过在修罗族的计划当中,睨虚大帝也算是一颗不小的棋子了,现在睨虚大帝如此痛恨苏夜,还主动请求修罗族诛杀苏夜,倒也合乎他的心意。

    “就是可惜了了,区区两个玄古帝朝的大臣,并无法给足苏夜足够大的冲击,苏夜连面都不露,单靠那些自在门徒就把他们收拾了,玄古帝朝这回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而我们却没能借机一睹苏夜真正的实力,对我们的进攻计划终究还是有所影响…”

    “咦,血刑统领,既然这样话,我们是不是可以把玄古帝朝引过来呢…”

    睨虚大帝眼中闪着异样的光芒,分明透着阴险与野心。

    他已经从血刑那里知道,玄古帝朝乃是神州西边边缘的一个国度,其实力远远比不上神州内陆那些超级帝朝,但玄古大帝近乎造化仙主的威能,麾下十多位天君级的大臣,强盛程度也不是大古皇朝可比的。

    若是能把玄古帝朝先引来对付苏夜,不仅可以窥视苏夜的深浅,搞不好还能坐山观虎斗,趁着他们两败俱伤,一举夺下玄古帝朝,那样的话,大古皇朝必然可以迅速崛起,并且顺顺利利的入主神州,对玄古帝朝取而代之。

    这是一个一举两得的收益。

    唯一的问题,就是血刑是不是真的能够同意大古皇朝崛起。

    睨虚大帝一脸希冀的看着血刑。

    血刑眯着眼睛看了睨虚大帝一眼,睨虚大帝那点心思根本瞒不过他。

    “说得有道理,倒是个一举两得的好主意。不过…”

    血刑微微一顿。

    睨虚大帝的心不由提了起来,他隐约感觉到,血刑的不过后面要有某种条件了。

    能成为一代帝王,睨虚大帝也不是傻子。他不会相信阴间血河这么巴巴的送上门来,真的只是为了对付苏夜那么简单。修罗族既然能打开通往大古皇朝的阴阳间隔,没理由打不开与三州之地的阴阳间隔。

    阴间血河要对付苏夜,完全没必要通过大古皇朝绕这么一个大圈子。

    要说是为了偷袭,给苏夜一个预想不到的冲击。三州之地那么大,随便挑个偏僻的地方给自在仙门暴袭,不也一样是让自在仙门预想不到吗?

    阴间血河之所以找上大古皇朝,对付苏夜只是一方面,背后肯定还有更大的目的。

    之前,睨虚大帝忌惮阴间血河的实力,也不太相信苏夜真有血刑说的那么强大,心中抱有侥幸心思,一直在虚以委蛇。但此刻,睨虚大帝明白,再继续虚以委蛇下去,对他而言,恐怕没有任何好处。

    “不过什么,血刑统领,朕并非是不明事理之人,你我双方既然选择了合作,我借用你们的实力,必然就该有所回馈,你们究竟需要朕做些什么,还请明言。”

    “好,那本尊就直说了。”

    血刑大笑一声,说道:“当今之世,乃是天命之世,未来的天地万界必然也要复归于一界,届时,天地之间唯有一个皇朝,那就是天庭,天庭之主,谓之天帝,代表至高无上的天道统御苍生,执掌一切秩序。”

    “不错。”睨虚大帝眼睛一亮,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他原本有些担心,九曲血河也会像苏夜那样存有不敬天道的心思,现在看来,阴间血河并没有这方面想法,这就保证了最起码的立场上的一致了。

    “如此大争之世是古往今来最凶险的时候,同样却也是天地之间一切有雄心壮志之人十辈子也遇不上的最好时机。然而,我九曲血河情况有些特殊,我们无法诞生具有帝王命格之人,那就注定我们九曲血河无法成为代替天道执掌一切秩序的天帝。”

    睨虚大帝听得很认真,听到血刑说九曲血河诞生不了具备帝王命格的人,表面上一脸可惜,心中却狂喜不已。

    身为天命帝王最痛恨最警惕的是什么?

    不是苏夜这种不尊天命的逆天狂徒,而是同样具有天命帝王命格的人,这些人才是天道运转之下大争之世中注定的仇敌,而且无可开解。

    九曲血河那么强大的实力,却无法诞生天命帝王命格,那就意味着他们已经从一开始就从帝王争斗的大舞台中出局了。

    出局还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未来大争之世尘埃落定,天地之间的一切秩序都在天帝的掌控之中,九曲血河一样不例外。到那时候,以九曲血河那样那么强大的势力,必然要引起天帝忌惮,八成是要遭天帝清除的,极有可能惨遭灭族。

    九曲血河为了未来不被天帝灭族,必然要早做准备,最好的准备莫过于提前投资,认准一个具有天命帝王命格的人进行投诚。

    观现在血刑统领的所作所为,恐怕就是想在他身上进行投资了,这对他而言绝对是一个大好机会啊。

    睨虚大帝自家人知自家事,他虽然也是出自中州的古世家,背后的家族在九天仙界的也有一定的实力,甚至曾经出现造化仙主级的老祖,要没这个背景,他也难以一统中州。

    可前段时间,他背后的家族九天仙界的大本营不知出了什么变故,不仅在关键时刻,无法派出天君级的高手下凡坐镇,反而是把中州家族中一些高手召集到了九天仙界,整得他心慌慌的,生怕失去了家族的帮助而丧失基业,到现在这种心慌的情绪也没能稳定下来。

    这个时候,若能把阴间九曲血河拖到他的阵营中来,让九曲血河支持他大古皇朝,那即便是没有家族支持,他也无惧一切。

    唯一的问题是,九曲血河对他的支持力度到底有多大,是举全族之力所有血魔族、修罗魔族以及附属九曲血河的所有势力都来帮助他夺取天帝宝座,还是只是投一颗闲棋冷子般的浮于表面的支持。

    “然而,天运人人渴望。我修罗魔族的始祖血河老祖大人却以无上大神通推算到,未来天地之间,除了代表天道执掌一切秩序的天帝能获得天运之外,还将有一个国教代表天道凝聚世间苍生的愿力汇聚信仰,这个国教同样也可以获得天运。所以,我们九曲血河的要求很简单,你立我们血神教为国教,我们九曲血河便支持你夺取天帝宝座…”

    “什么?国教?”睨虚大帝惊呆了,他根本没听说过国教这个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