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影魅族有三王,天魂,地魂以及妖魂。. .

    天魂是最神秘的,无数年来罕有现身的时候,即便有现身那也只是很微妙的一抹意志显化,因此连幽影魅族都不清楚天魂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在许多传说之中,幽影魅族的天魂也是世间最神秘的刺客之一。

    地魂与妖魂则是除开天魂之外,整个幽影魅族最权威的两位王者,实力之强绝对是除天魂之外,整个幽影魅族中的至强。

    可即便妖魂再强,那也不是玄级强者,他还没有达到玄级那种地步啊。为此,感觉到妖魂果然已经被讯符给诱骗过来,幽罗已经是吓得肝胆俱裂,他仿佛已经能看到堂堂幽影魅族的三王之一的妖魂大人,被苏夜轻易镇杀于股掌之间。

    “妖魂大人,快逃,这是陷阱…”

    万分惊恐之间,幽罗猛然大声怒吼,可随即他却震惊的发现,他的怒吼声传不出周围五尺就已经被周围一股澎湃的浪涛声所淹没,他根本无法通知到妖魂,而妖魂的气息却已经出现在了黑风深渊千里之外。

    千里,对于苏夜这种先天真仙委实不算是什么距离。

    他对着惊怒交加的幽罗咧嘴一笑,猛然一挥手,五指间立即化出一道道清风,清风如丝,瞬间穿透层层空间,竟已是直接穿透到了千里之外。

    “风中缠绕,碧丝如锁!”

    “这…混账,这是什么东西,是谁在偷袭…”

    千里之外,阴影之中妖魂愤怒的厉吼一声,整个人立刻被浓浓的惊惧所填满,无数到风儿千丝万缕竟然无视了他的一切神通,将他瞬间捆成了大粽子,下一瞬,妖魂便已经从千里之外被拉扯到了黑风深渊附近,摔在了苏夜面前的地上。

    “妖魂大人…”幽罗满脸绝望,面如死灰。妖魂大人果然不是苏夜的对手,而且居然连一道神通都扛不住,难道幽影魅族要完蛋了吗?

    这时,妖魂也惊骇的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看着苏夜,显然他也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

    “苏夜,竟然是你…”

    妖魂万分震惊,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很难相信苏夜竟然跟天血魔将一样成了超越黄九品的玄级强者。几个月之前,苏夜明明只是一个黄级强者,虽然战力比一般黄级强者要强出许多,但真实修为确确实实就是黄级,天血魔将绝对不会判断错误。

    而且,当时苏夜如果已经是玄级强者,他也不用碰见天血魔将之后,立刻转身逃跑。

    所以,那也就是说,苏夜的玄级修为乃是这短短数个月之间突破的。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电闪之间,妖魂极快的得到了一个结论,黑风深渊。

    黑风深渊乃是阴间有名的绝地之一,存在的时间至少在百亿年以上,古老之极,神秘之极。

    谁也不知道黑风深渊之中到底隐藏着什么,世间唯一一位对黑风深渊有所了解的黑魂老祖也早在多年以前就已经陨落,否则他的风盒子也不至于流落出去。

    现在看来,一定是苏夜带着黑魂老祖的风盒子在神秘的黑风深渊之中得到了某种不可思议的机缘了。

    数月之间从一个黄级强者晋升到玄级强者,这种机缘简直大得不可思议。早在六亿年前,妖魂就已经达到了黄九品的巅峰,距离玄级强者也只有一步之遥,可这一步之遥看似近在咫尺却仿佛天地鸿沟,他无论怎么努力也跨不过去,因此他更加清楚苏夜遇上这种机缘的可贵。

    妖魂心中一阵强烈的羡慕嫉妒恨,特么的,早知道黑风深渊之中有这么强大的机缘,他哪怕拼着一死也要进入黑风深渊去夺下这一份机缘,何至于让这一份机缘沦落到一个阳间来的苏夜手中?

    可不管他心里有多羡慕嫉妒,此时却不得不压下不忿,寻找脱身之策,他可知道黄级与玄级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凭实力他是绝对不可能在苏夜面前脱身的。

    “不错,是我,很意外吧?听说你要找我,还要我给你一个交代,那你说说现在我该给你一个什么样的交代才好呢?”苏夜笑吟吟的,跟春风一样给人一种很和煦的感觉,可妖魂却不觉得有丝毫的温暖,相反,寒意彻骨。

    “误会!苏夜你误会了,切勿被在下那几个愚蠢的手下一些错误的转达所诱导。你是自在仙门门主,乃是天地大宗,我幽影魅族跟你无冤无仇,只不过有几位不长眼的幽影魅族族人招惹到你,被你杀死那也是他们活该,我幽影魅族怎么会迁怒于你,所谓向你索要交代,那根本是无稽之谈,绝对没有的事,你千万不要相信。”

    妖魂矢口否认,一脸坚决,简直掷地有声。

    那无耻的样子,看得幽罗目瞪口呆,他完全想象不出来,在幽影魅族中几乎至高无上的妖魂大人,在苏夜面前竟然如此猥琐,竟然否认了向苏夜要交代的事情,还口称苏夜是天地大宗,这马屁拍得是如此信手拈来。

    “噢,是吗,那你让这几个幽影魅族在黑风深渊外埋伏我又该怎么解释?”苏夜还是笑眯眯的,好像对妖魂的讨好很是受用。

    妖魂立即道:“那其实是为了给您通报消息…苏大宗,您有所不知,您从阳间莅临阴间,踏入九曲血河与天血魔将照面,顺手一击把天血魔将打得屁滚尿流,那天血魔将却不思您手下留情该还您千般福报,反而歇斯底里传讯周围各大族群要索取您的性命,在下听闻此事,心中不忿,生怕您不知就里受了暗算,便特地令人在此等候,为的就是想及时通知于您,谁料想,这几个不成器的手下,竟然误会了在下的意思,实在是罪该万死。苏大宗,您放心,待会儿我便亲自把这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全部镇杀!”

    噗!

    苏夜差点没一口隔夜水喷死这恬不知耻猥琐之极的妖魂,没影的事竟然让这厮说得如此言辞凿凿,谎话连篇更是脸皮都不抽半分。

    “你还真是个无耻的家伙,幽影魅族的高层难道都如你这么猥琐吗?”苏夜啧啧有声的看着妖魂,越看越觉得这妖魂真是个奇葩货,至少,能无耻到这种地步,连苏夜都要觉得佩服。无耻若也是一种修为,这妖魂的无耻之道恐怕算不上天仙道,也得是地仙道了。

    不过,苏夜对这种无耻倒也没什么反感。他修为精深参道极广,对世间之事早就没有了好坏之分。

    他素来相信,人若有才,不分好坏。世上有猛虎,天生森林之王,慑服百兽,威风凛凛,却也有老鼠卑微渺小令人厌恶但也天生会钻洞,能虎之不能。

    妖魂这一份炉火纯青的无耻,能人所不能,谁又敢说在其他地方没有用武之地?

    最妙的是,苏夜暗暗推算了一把妖魂的气数,虽然算不得真切,但也隐隐感觉到这妖魂的气数竟然颇为深厚,起码要比苏夜先前所见大多数黄级强者深厚得多。

    苏夜眼睛一转,也笑了,“我这人最喜欢听好话了,生平最愿意看到别人在我面前如你这么毫无底线的赞颂了。你称我为天地大宗,这话我听得舒万分,所以我可以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

    妖魂闻言心里大骂,妈蛋,这个该死的苏夜竟然比我还无耻,我说他是天地大宗,他竟然还认了。

    不过,终究是换取到了一线生机。

    妖魂哪能错过?

    为了活命,他已经丢掉一切节操,当着幽罗这群幽影魅族的面猥琐到了极点,就差没给苏夜舔鞋子了,也不在乎更无耻一些了。

    妖魂洋洋自得的道:“多谢苏大宗称赞,在苏大宗面前赞颂,那是我辈卑微草芥理所应当的。苏大宗不怪罪我辈才疏学浅说不出更光辉万丈的话,便是我辈卑微草芥的荣幸了。”

    特么的,这都可以?

    苏夜嘴角一抽,忽然有些毛骨悚然。他自觉皮糙肉厚,水火不侵,哪怕世间一等一的先天灵宝现在都很难打穿他的身体,但被妖魂这等无耻的言语阵阵熏陶,都觉得要被腐蚀了。

    “行了,废话少说了。你虽无耻但也是个聪明之人,你应该明白,就凭你这番马屁想要我真的饶了你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我给你一个机会,一个活命的机会。”

    苏夜眯起了眼睛,一脸狡黠,“我给你再说一句话的机会,这一句话你必须打动我,让我彻底消了杀机。记住了,只有一句话,多了,你死,还有你这群手下也要死。”

    一抹杀意骤然涌现,明晃晃的笼罩了妖魂等人,那是仿佛寒冬彻骨的寒意浸透了妖魂这群幽影魅族的骨髓。

    饶是妖魂无耻之尤,也被这刺骨的杀意刺激得连连打起了寒颤,心中更是把苏夜骂了不知多少遍了,骂人如果可以置人于死地的话,苏夜恐怕都已经体无完肤了。

    然而妖魂不管多么愤怒,却是紧咬着牙关,不敢随意开口了,因为他知道这一次苏夜所说给他一句话的机会,乃是真正的杀机凛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