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辰的手掌悬停在了半空中,转头看向牢房的入口处。【 .】,

    那里,大先知快步而来,见还来得及,脸上明显流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中年男子也一阵心有余悸,他刚刚强烈感受到了顾辰的杀气,若不是有人及时劝阻,今天他这条小命怕是就得交代在这里了!

    一时,看着走过来的大先知,中年男子不自觉的生出好感。

    “随你。”

    顾辰目光闪烁,不清楚大先知想做什么,但知道他不会危害到同盟的利益,干脆利落的收回手掌,走到一旁坐下,静看大先知如何处置对方。

    中年男子见状,心中燃起希望,看来眼前这慈祥的老者在洛水宫地位不低,事情还有转机!

    “敢问道友尊姓大名?”

    想到这,中年男子客气的问道。

    “老夫乃洛门大先知。”大先知微笑着回答。

    “洛门的大先知?洛门不是已经失踪多时?”

    中年男子听闻顿时一脸吃惊,略微思索后,若有所悟的看了看顾辰。

    顾辰面无表情,犹如老僧入定。

    “陈族长大驾光临,本该扫榻相迎,奈何出了点误会,还请陈族长见谅。”

    大先知笑着又道,他这话落下,中年男子脸色变了变,就连顾辰都讶异的抬起了头。

    这一身夜行衣偷偷潜入洛水宫的中年男子,竟然是陈族的一族之长?

    顾辰猜得到此人在陈族内地位不低,但怎么也想不到他是陈族族长!

    “都说洛门大先知料事如神,果然不假,在下佩服。”

    陈族长稍稍沉默后道,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堂堂一族之长沦为阶下囚是十分丢脸的事,加上不希望自己的身份成为洛水宫用来威胁陈族的把柄,所以先前哪怕顾辰动了杀机,他也未曾透露自己的身份。

    如今大先知一口道出,言之凿凿,他却是没有反驳的余地,只能如实承认了。

    “陈族与洛门虽然往日并无交情,但实际上却是同病相怜,老夫想结识陈族长已经有很长的时间了。”

    对方一承认,大先知顿时满脸的唏嘘感慨,席地而坐,一副平等相交的模样。

    “同病相怜?”陈族长有些不解。

    “当年陈圣创出三定圣术,被公认为圣人大道的极致,陈族因此如日中天。”

    “奈何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陈圣太过出色,终究是令各方道祖感受到了威胁,因此下了黑手。”

    “陈圣为何失踪,他究竟去了哪里,在外人眼中始终是个谜团,但陈族内部或许早有共识。”

    大先知侃侃而谈,竟公然指责高高在上的各方道祖,听得陈族长心惊肉跳,意外不已。

    “因为陈圣失踪,陈族丢了天璞道庭的席位,从此避世不出,这与当初的沛朝是何等相似?”

    “众所皆知,我洛门曾握有大预言术,大道术虽已失传,但仍旧免不了一些心怀歹意之人的觊觎。老夫之所以带着洛门弟子仙隐,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一样失去了天璞道庭的席位,一样逼不得已隐世不出,洛门和陈族难道不是同病相怜吗?”

    大先知所言有理,令陈族长一阵心有戚戚焉,不过他不傻,很快反应过来。

    “洛门的遭遇与我陈族的确有相似之处,不过在下必须纠正一点。我陈族当年的确失去了天璞道庭的席位,但并非被人夺走,而是主动放弃。”

    “另外,洛门既然因为大预言术惹上麻烦选择仙隐,又为何在幕后运筹帷幄,颠覆整个大晟?”

    刚开始盯上陈一这个人的时候,陈族长就感到颇为不解。

    这个人的来历非常神秘,他为何要借用陈族的身份更是未解之谜。

    这世上强大的势力多得是,像陈族这样的隐世家族也不止一个,为何偏偏选择陈族?

    再然后大晟七国的一系列震动更让陈族长感到不可思议,一个毫无根基的人是如何掌控的无妄阁,又如何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推翻了烈阳族在大晟漫长岁月的统治,甚至连乾坤会都选择避其锋芒。

    正因为对陈一这人毫无了解,对他的身份感到忌惮和好奇,他才没有直接上门,选择了潜入调查。

    而后被抓,在这里见到了洛门的大先知,他一下子就全都明白了。

    这陈一背后并非没人,洛门便是他最大的靠山!

    因为洛门,他才会选择辅佐沛国刘氏。

    有洛门以及大先知那先知先觉的本领帮忙,他才能合纵连横,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创造改朝换代的奇迹!

    一切都得到了解释,加上顾辰的身份来历最早只能追溯到洛门,所以陈族长一下子就被误导了,还觉得是自己聪明的分析出了真相。

    “因为逃避不是办法,陈族长应该明白,避世不出看似潇洒,但实则是在自断前程。我等身在修道界,又怎么可能真的超然物外?”

    大先知感慨道,没有否认他是沛朝的幕后黑手,无形中让陈族长的观点更加根深蒂固。

    至于隐世不是长久之计的言论,更令陈族长心中产生了更多的共鸣。

    身为一族之长,统领着陈族大大小小的事务,他怎么会不清楚隐世的危害?

    避世不出看似是在保护陈族上下的性命安全,但时间久了,陈族就必然丢失大部分在外的利益,而一旦利益少了,陈族的修炼资源就少了,族里衰弱不可避免。

    自陈圣失踪,陈族一代不如一代,根本原因就在于此。

    虽然他们想了很多办法来保证陈族的延续和强大,例如让陈族子弟入世历练之类的,但没了地盘没了庞大的修炼资源收入,陈族依然是江河日下。

    “人在修界,身不由己。洛门取代了晟朝,固然得到了想要的利益,但如何应付敌人?既然是敢于觊觎大预言术的敌人,必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吧?”

    陈族长好奇的问道,他也想过为陈族开疆拓土寻找生路,但一旦入世情况就会变得很复杂。

    要知道陈圣只是失踪了,没人能确定他的死活,一些大人物至今仍在寻找他的下落。

    因为陈圣可能未死,所以没人敢动陈族,怕遭到陈圣的打击报复。

    但相对的,他们也不乐意见到陈族壮大,陈族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被联想到陈圣身上,从而引来打压和削弱。

    对各方而言,陈族就这么避世不出,一代代衰弱下去是最好的局面!

    洛门拥有一个曾修炼出大预言术的祖师,来头比陈族只大不小。

    在处境相似的情况下,陈族长非常好奇大先知为何敢如此高调,是否有什么破局之策可供借鉴?